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穿到八零被反派大佬们团宠了 > 第177章 羞辱1
 
  “嗯,好的。”云芸有些尴尬地把小兔子从笼子里取出来,莫南谦把笼子收走,“我去送还给叶璃。”
  “……好。”云芸的笑容快挂不住了。
  南谦哥哥好过分,怎么可以让她这么尴尬?
  叶璃已经吃完饭在家里休息,莫小蓝和叶小弟得知兔子被姐姐送出去了,两人都有些小不开心。
  莫小蓝道:“为啥要让我哥哥拿去送云芸姐姐啊?”
  叶璃有想和他们说明原因,可是现在八字还没一撇,还是不说为好,省得给莫南谦和云芸造成不必要的困扰。
  然而小人精叶家宇嘴巴快,“我知道,是为了让莫哥哥追媳妇儿。”
  叶璃:“……”你好懂!
  莫小蓝小嘴一噘,一脸不高兴。
  叶璃搂着莫小蓝捏捏她的脸,“咋了,你还不高兴上了?”
  “我哥哥他才不喜欢云……”莫小蓝正说着,莫南谦已经折返了回来,叶璃起身去迎,有些奇怪道:“咋了?”
  “还你笼子。”青年面无表情地说。
  叶璃走过去,压低声音问:“你把兔子送给云芸了?”
  “嗯。”
  “了不起了不起,你可总算是送一回了。”叶璃觉得他终于长进一回了,也不枉费她花费这么多心思。
  青年肃穆着脸保持沉默。
  叶璃见他表情不对劲,有些忐忑地问:“云芸见到是你送的兔子,不开心吗?”
  “不知道。”
  叶璃此刻的表情:ヽ(ー_ー)ノ
  她继续问:“那你……不开心吗?”
  “不开心。”青年闷着表情回答道。
  叶璃皱起眉头道:“咋回事啊?”
  莫南谦木着脸没回答,而是问莫小蓝,“饭吃好了吗?要不要回家?”
  “哦,好。”莫小蓝和叶璃挥手再见,然后就和莫南谦一起回家去了。
  路上,莫小蓝问莫南谦,“哥,你真把兔子送给云芸姐姐啦?”
  “嗯。”
  莫小蓝有点小沮丧,“你不送多好呀,这样我就有兔子啦!”
  “你想要?”
  “嗯,早知道叶璃姐姐准备送人,我就早点和她说我要了。”莫小蓝对可爱的小兔子也很没有抵抗力呢!
  莫南谦道:“下次我有看见人卖兔子的,就给你买一只。”
  “真的?”莫小蓝一脸雀跃。
  “嗯。”
  莫南谦依旧沉着脸,惆怅地看着天边的晚霞。
  莫小蓝看出哥哥不太高兴的样子,便小心问道:“哥,你不高兴吗?”
  “有点。”
  “因为叶璃姐姐?”
  莫南谦表情一滞,抿着唇没有回答。
  “叶家宇说,你送兔子给云芸姐姐是为了追媳妇儿,是真的吗?”
  莫南谦的表情立刻变得难看,“没有的事。”
  莫小蓝背着双手,尽量跟上哥哥的大步伐,说道:“我不喜欢云芸姐姐,我喜欢叶璃姐姐,我希望哥哥你能和叶璃姐姐永远在一起。”
  这话就像一枚重型炸弹,在男人的心里炸开了花,他立刻顿住了脚步,震惊地看向妹妹,迟钝地问道:“你……你说什么?”
  “我喜欢你和叶璃姐姐永远在一起。”莫小蓝说完也觉得自己说这话好奇怪,捂着脸羞涩地跑了。
  青年僵硬地站在暮色沉沉的天空之下,脑子里一直回荡着妹妹的话,好半天晃不过神。
  连不懂事的妹妹都知道他的心事,偏偏那个丫头却总是……
  青年轻轻一叹。
  云芸学校也放假了,她从莫南谦那里得到兔子后就立刻送去了韩卓言家,她还带上了家里的鸭蛋,去给韩卓言的外婆补补身体。
  她知道韩卓言的外婆家,以前特地去拜访过,韩卓言的外婆对她也是格外的友善,只是老人家体弱多病,需要人照顾,而韩卓言就是为了照顾老人才特地回来的。
  正是韩老师身上善良孝顺的品质,才格外的吸引她。
  提了兔子欢欢喜喜来到公社韩卓言的住处,谁知道来开门的竟是一个妙龄的知性女子。
  云芸看着面前漂亮的女同志,表情一时怔住。
  “请问你找哪位?”杜芳琳问道。
  “我……我找韩老师……”云芸羞怯道。
  杜芳琳微不可察眯了眯眼,脸上的笑容依旧是友善的,用温柔的声音喊了一声韩卓言,韩卓言从屋里出来,见是云芸来找,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
  杜芳琳状似不解道:“这位是……”
  “这是我代课班上的学生。”韩卓言解释,又对云芸道:“进屋坐。”
  “韩老师,我是来送你礼物的。”云芸咬着唇,不好意思道,“不过会不会打扰到你们?”
  “怎么会?”韩卓言接过云芸手上的兔笼,一边和她解释道:“这位是我的朋友,叫杜芳琳,是我家世交的女儿,这次和我母亲一起下乡来看我外婆。”
  “啊,伯母也来了?”云芸局促不安起来。
  杜芳琳用眼尾扫了她一眼。
  “是啊……”
  正说着,韩卓言的母亲康惠玉从房间里出来,这是个严肃的女人,齐耳的发,穿着也颇为贵气,她是从这个小镇考上去的文艺兵,经过多年的努力有了一番成就,也因此结识了韩卓言的父亲。
  后来一家子因为工作的原因搬到了沪市,康惠玉就很少回来,家里的母亲都是由妹妹一家照顾。
  云芸礼貌地和康惠玉问好,康惠玉也象征性地点了点头,然后态度和善地问杜芳琳,“药煎好了吗?”
  “煎好了,我去拿。”
  “我去,别烫着你。”
  “没事,我哪有那么娇贵?”
  “你这孩子……”
  两人亲如母女的相处让云芸好生羡慕,同时也生出了隐隐的危机感。
  韩卓言将兔子和鸭蛋安置好,喊云芸喝茶吃点心,那些点心都是母亲从沪市带来的,在这个小镇寻常时候也吃不到。
  “我想去看看外婆,可以吗?”云芸小心翼翼问。
  她也一直是和韩卓言一样跟着喊外婆。
  “当然。”
  外婆躺在屋里休息,她一直很喜欢云芸,见云芸来看自己,便坐起身亲切地握着云芸的手说话。
  康惠玉让杜芳琳端着药汤送到外婆身边,云芸声音清甜道:“芳琳姐姐,我来喂外婆吧!”
  杜芳琳当着老人的面也不好说什么,便把汤药递到了云芸手里,云芸说话好听,哄得外婆直乐呵,顺利地把汤药喝完了。
  康惠玉说道:“妈,你就和我去沪市住吧,我也好方便照顾你,那里有最好的医生能治疗你的病,何必待在这里受罪。”
  外婆道:“我年纪一大把,哪里都不想去,就想守着这里,以后娶见你爸!”
  “别说这么丧气的话。”康惠玉一脸不高兴。
  韩卓言牵着云芸的手出去,云芸有些担心,小声对韩卓言道:“伯母和外婆她……”
  韩卓言微微一笑,“没事的,我母亲是刀子嘴豆腐心,懂得分寸。”
  杜芳琳也跟着从房间里出来,“卓言,我看外婆的身体真的得去医院治疗了,干脆这次就和我们一起回城里吧!毕竟这次我和伯母来,也是为了这件事。”
  韩卓言想了想,说:“我会劝她的。”
  杜芳琳听他这么说,便不再说什么,而是亲切地和云芸说话,“云芸同学,来吃巧克力啊,这些东西你有吃过吗?”
  云芸有些难为情地摇摇头。
  “那一会儿多带一些回去,别客气。”
  云芸腼腆道:“谢谢。”
  “不谢。”杜芳琳笑着对韩卓言道:“你的这位同学可真腼腆,你都要回沪市了,可别让学生们伤心哦!”
  云芸表情僵了僵,“韩老师,你……你要回沪市?”
  不待韩卓言说话,杜芳琳道:“可不是嘛,你的韩老师是研究院的优秀研究员,怎么能一直在待在这里浪费时间呢,多浪费一分时间对国家来说就意味着损失呢!”
  “芳琳,你夸张了。”
  “本来就是,你在我心里一直是很优秀优秀的。”杜芳琳娇俏道。
  云芸再也绷不住,捂着唇跑出了门。
  韩卓言连忙追了出去,一直追到一条河流边,云芸正对着苍劲的榕树哭泣,韩卓言艰难上前安慰,云芸一下子转身扑进他的怀里,“韩老师,你真的要走吗?”
  “……是啊。”韩卓言一直不敢和她说起离别,就是担心柔弱的小姑娘无法承受这份悲伤。
  她还是花样的年华,没有经受过苦,也没有尝过离别的滋味,他真不忍她难过。
  云芸抬起泪汪汪的眼睛望他,“那你……那你……还会回来吗?”
  “当然。”只是不知归期是何日罢了。
  云芸从韩卓言的眼中也看出了不舍,她悲伤地抹着眼泪,韩卓言为她递上帕子,“好好读书,以后争取考个不错的大学,也许我们还是能在别的城市见面的。”
  “不要,不要……”云芸再次捂着脸哭泣,“太久了,你一定会把我忘记的。”
  “不会,我永远记得你。”
  “不,我不相信……”云芸此刻心里的不安只有自己知道。
  韩老师是那样的优秀,身边还有一个美丽知性的杜芳琳陪伴,她都想象他们别离后的一两年时光里,他和别的女人结婚生子。
  云芸发现,自己光是想到那样的画面就痛得无法呼吸。
  “一定要走吗?”
  可不可以不走?
  她泪眼婆娑地望着他,晶莹的泪珠顺着眼角滑下,仿佛烫在韩卓言的心口上。
  他抬手用指腹为她擦拭掉眼泪,他没有想到女孩儿的眼泪会这样灼人。
  韩卓言几乎是不受控制地吻住了她娇粉的唇……
  然而这唯美的一幕落在了不远处杜芳琳的眼中,她的手攥紧,指甲几乎陷入了掌心的肉里,也忘记了疼痛。
  叶璃得知韩卓言即将和家人一起回沪市,虽然她的立场是帮助莫南谦追到云芸,但是她也是从心里把他当成朋友。
  离别之际,她自然要去送送的。
  云芸因为韩卓言要离开,整个人闷闷不乐,人也憔悴了很多,叶璃暗道,莫南谦最后的机会要来了。
  她必须要在韩卓言和云芸下次见面前让莫南谦趁虚而入。
  叶璃送了好多自己炒的瓜子给韩卓言,算是地方特产,让韩卓言带回去慢慢吃,韩卓言礼貌道谢。
  接下去自然是云芸和韩卓言单独道别。
  云芸为韩卓言送上了自己亲手编的同心结,下方缀了两颗银铃,象征着他们同心同德,永不分离。
  云芸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剩满脸的眼泪。
  叶璃站在远处看着,唏嘘直摇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她看过全书,知道云芸一心为了韩卓言,生死不顾,哪怕被误解被伤害,还是忠贞不渝地爱着韩卓言,哪怕莫南谦已经把全世界捧到了她面前,她都不曾动摇过。
  叶璃那时候并不能理解云芸浓烈的爱,直到现在,她能直观看到云芸萌发的爱意正在茁壮生长,叶璃也越发没有自信能帮助莫南谦追到云芸。
  就算她穿书了,似乎也没办法用一己之力去改变整本书的主线剧情。
  女主会至死不渝爱着男主,而男配也会舍生忘死地为女主付出一切。
  一想到莫南谦最终会是众叛亲离的下场,叶璃心里就没由来一痛,她的目光变得坚定。
  绝对不可以!
  韩卓言和云芸再次拥吻在一起,这是个保守的年代,可依然无法阻挡那份浓烈到满溢出来的荷尔蒙。
  叶璃觉得自己正在现场看了一部浪漫的爱情剧。
  不期然,一个人闯入了叶璃的视野。
  只见杜芳琳喊了几声韩卓言的名字,两个忘情的男女正才松开了彼此,云芸脸颊发烫,整个脖子和耳朵都红得不行,后知后觉自己到底和心爱的韩老师做了什么。
  韩卓言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杜芳琳若无其事地走到了两人面前,温言温语道:“卓言哥,伯母正找你呢,咱们也该准备出发了。”
  “好。”韩卓言不舍地看了一眼云芸,便走了。
  云芸嘴唇红艳,想要去追韩卓言而去,却被杜芳琳拉住手臂,“何必要去做一些没有结果的事情呢?”
  云芸愣住,呆怔地看着杜芳琳。
  杜芳琳面上依旧是温柔的微笑,眼睛却没有温度,她丢开云芸的手臂,冷声刻薄道:“到现在还是没认清自己吗?说到底你们可是云泥之别,隔着永远跨不过去的鸿沟,不管是阶级,是家世,还是成长环境,你们是最不相配的。”
  “才不是。”云芸涨红了脸据理力争,“我爱韩老师,韩老师也爱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