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蛰雷 >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代管
 
  得到代管命令,魏定波还表现的一脸诧异。
  姚筠伯要被宪兵队的人带走,魏定波前去相送,在武汉区门口离别。
  “区长,属下一定等着您回来。”魏定波对姚筠伯说道。
  表明自己无心篡位,会等姚筠伯平安归来。
  “小心望月科长。”姚筠伯提醒说道。
  一方面是提醒,另一方面也是暗示魏定波, 你要对付谁。
  “区长放心,属下明白。”
  姚筠伯没有更多废话,就跟着宪兵队的人离开,去宪兵队会一会森田大悟。
  至于魏定波呢?
  现在武汉区内的人有三部分,第一部分是想要巴结魏定波,毕竟觉得他有可能,会真的管理武汉区。
  那你提前巴结,自然是能赶个好时候。
  第二部分则是, 觉得魏定波没有这个能力, 有资历的人多了,怎么能轮到你。
  现在只是代管,姚筠伯不出事你就什么也不是,就算是姚筠伯出事了,总部肯定也会有其他安排,所以对魏定波是有一定的意见。
  第三部分人是什么?
  是又想要巴结,又不好巴结。
  就是犹犹豫豫的存在。
  不过魏定波表现的很低调,没有觉得自己现在代管武汉区,就如何如何。
  甚至于有人来巴结,他都表现的很谦虚,好像这件事情只是一个过度罢了。
  他相信姚筠伯能平安无事归来。
  甚至于有些人拍马屁拍的有些明显,魏定波还要义正言辞的批评对方几句。
  总之就是现在不是得意忘形的时候。
  至于姚筠伯呢?
  到了宪兵队,见到了森田大悟。
  面对询问,姚筠伯回答的很明白,他不承认自己认识这个暗探。
  这个暗探明明是望月稚子的人,你现在非说和他姚筠伯有关系,那当然不会承认。
  你找望月稚子手下的人来演戏, 那不是故意针对我吗?
  这个暗探说的话,不具备可信性。
  在李士群面前,姚筠伯说的是实话,可是到了宪兵队,这个话是不能说的。
  他拒不承认这件事情。
  反正暗探确实是望月稚子手下的人,你找一个这样的人来说这番话,姚筠伯硬要说是诬陷,也不是不行。
  对于姚筠伯的态度,森田大悟早有准备,也不着急。
  反正暗探什么时候认识的姚筠伯,怎么安排他潜入望月稚子手下,平常如何和姚筠伯通信,以及姚筠伯给他的钱等等,暗探都交代的清清楚楚。
  慢慢查总能找到蛛丝马迹。
  所以今天叫姚筠伯来,只是给他一个下马威,之后森田大悟就让对方离开。
  只是告诉他要随叫随到。
  从宪兵队出来,姚筠伯心里不是很乐观,他知道这一次的事情, 想要善了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李士群的态度模棱两可, 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自救一下。
  其实李士群是想要等到他真的没有办法,再来救他, 可姚筠伯不能将自己的前途甚至于是性命,都放在别人身上,不然到时候岂不是麻烦。
  可是如何自救?
  姚筠伯要细细考虑一下。
  今夜望月稚子和魏定波,在私下见面。
  是庆祝的见面。
  在包间里面,望月稚子非常高兴,举起酒杯说道:“祝贺我们。”
  “祝贺。”
  “谢谢你。”
  “和我无关。”
  “但我还是要谢谢你。”望月稚子说道。
  “你想谢就谢吧。”魏定波无奈的说道。
  对于魏定波代管武汉区,望月稚子一点不满意都没有,甚至于是很开心。
  她认为魏定波掌管,和她掌管没有什么区别。
  她甚至于更希望魏定波掌管,这样会让她觉得自己的眼光没有错,而且自己喜欢的男人,比自己强,这一点望月稚子是悻然接受的。
  “这件事情是你和森田大悟队长弄的吗?”魏定波好奇的问道。
  你必须要装作好奇,之前不知晓,那么现在知晓了,难道还能不问?
  望月稚子解释说道:“这件事情很蹊跷……”
  之前不告诉魏定波,是担心有危险,现在已经差不多算是尘埃落定,望月稚子就全盘托出。
  “居然是有人推波助澜?”魏定波再度吃惊。
  “是,不过现在这些不重要,扳倒区长之后,对我们来说,好处很多。”
  “也是,不过还是要小心一点。”
  “我明白,还有森田大悟队长呢,无妨。”望月稚子说道。
  说完之后,她立马又问道:“你现在代管武汉区,是区长的意思,如果区长真的倒台,李主任会让你接任吗?”
  会吗?
  魏定波觉得会。
  虽然在对付姚筠伯这件事情上面,明面上看魏定波是没有出力的,但李士群应该还是会让他接手。
  毕竟他确实是比较合适的。
  但在望月稚子面前,魏定波说道:“这个不好说,不过我们两个人见面还是要小心,要让李主任觉得我和宪兵队没有关系,到时候也会重用我。”
  宪兵队对付姚筠伯,魏定波和宪兵队没有干系,李士群肯定会挑选一个这样的人,自己用着才放心不是。
  “那就提前恭喜。”望月稚子说道。
  “现在说这些还早。”
  “不早,森田大悟队长,肯定不会放过这一次机会,就算是弄不死区长,这区长的位置也肯定没有了。”望月稚子说道。
  这是最差的结果,姚筠伯都会失去武汉区区长的位置。
  两人吃吃喝喝,心情都不错。
  最后分开离开,避免被人看到,毕竟他们现在的关系,还不能恢复到之前。
  不过望月稚子不怕。
  她想的很明白,那就是之后大不了,等到魏定波做了区长。
  自己主动示弱。
  然后和魏定波重归于好。
  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人家都是区长了,你和人家对着干没有好处。
  所以到时候她示弱,是合情合理的。
  她也不管武汉区的人怎么看她,反正能和魏定波重归于好,不至于这样躲躲藏藏,她都是能接受的。
  而且魏定波还多次救她于水火之中,她还在乎别人的看法干嘛。
  魏定波回到家中之后,就将消息告诉冯娅晴,让冯娅晴和组织汇报一下。
  让组织也知道,他现在的情况,以便之后有什么安排和协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