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贺患无辞 > 第六章 能力移植
 
  经过这次实验,陆辞拥有了预知未来的能力,但这个能力只会在特定的场景触发,不能有意控制。陆远山很明显不满意这个结果,他和那个负责实验的人商量过后,决定进行二次实验。陆辞一直昏睡了三天,再醒来她就只记得陆远山去孤儿院收养了他们,身体里一直有种奇怪的感觉,像是一股热流,一直在小肚子那里环绕。

  一个女人推门进来,端着一碗粥,她看到陆辞醒了,说道:“你醒了?吃点东西吧。”她拉了个椅子坐到床前,用勺子舀起一勺粥,放到嘴边吹了吹才喂给陆辞。

  陆辞喝着粥,问道:“姐姐你是谁?”

  那女人笑了笑,把粥放下:“我啊,我是你爸爸的助理,我姓贺,贺心”

  “咦,我也有一个姓贺的朋友。那我就叫你小贺姐姐吧!”陆辞听到她姓贺,觉得她突然亲切了许多。

  那女人淡淡的笑了下,又端起粥喂陆辞。

  陆辞又问:“周岽行呢?季予羽呢?”

  贺心回答她:“刚刚陆先生带他们出去了,等你病好了就能和他们一起玩儿了。”

  “好,那我要多吃饭,好起来和他们一起玩儿。”陆辞说着自己接过碗,几口就喝完了粥。

  “小贺,出来一下。”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敲了敲门。

  贺心帮陆辞盖好被子,走了出去。陆辞听到门外贺心的声音:“什么,三次实验?她这么小的身体怎么承受得住?”

  那个男人说:“我和远山商量过,不会有生命危险。只是二次实验结果并不理想,预知未来的能力还是无法控制,只有重新移植一种能力。”

  “移植什么能力?”

  “copy,复制。”

  后面的陆辞听不清了,因为睡意渐渐涌了上来。

  与此同时,贺家。

  “小澄,你别再这样了好吗?陆辞要是在,她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啊。”已经一个星期了,贺景澄就那样呆呆地坐着,看着手里和陆辞唯一的一张合照,贺母操碎了心。

  在那天之后,院长把陆辞准备的礼物转送给了贺景澄,里面是一个小羊挂件,还有一张照片,照片后面歪歪扭扭地写了:新年快乐,陆辞和贺景澄要一直在一起。贺景澄记得在快门按下的前一秒,陆辞对着他的耳朵轻轻说:“悄悄告诉你,我最喜欢你啦!”贺景澄红了耳朵,陆辞笑得很开心,画面就定格在这一刻。

  第二天早上,贺景澄早早地从房间里出来,他留下一张纸条就走了。贺母起床没找到他,吓得报了警,警察说失踪没有超过24小时,无法立案。贺母哭了一早上,她去孤儿院找过,去游乐园找过,图书馆也找过,只要是贺景澄常去的地方,她都找了一遍。

  下午四点半,“叮咚”门铃响了,贺母跑去开门,是贺景澄回来了,贺母激动的抱住他,问他去哪了,贺景澄“哒哒哒”跑去把纸条拿来:“我留了纸条呀,我说我去学校上课了。”贺母接过纸条,上面写着:妈妈,我想了一晚上,我要加入特殊管制局,当上局长,自己把陆辞找回来,所以我要好好学习,我现在就去学校上课,别担心。

  贺母看到这些,心里更加难过,蹲下去抱紧了贺景澄:“小澄,妈妈会帮你把陆辞找回来的。”

  贺景澄红着眼,郑重地点点头,答道:“嗯。”

  贺景澄的能力是触知,这不是一种具有攻击性的能力,而历届特管局局长都必须具备很强的战斗力,为了能进入特殊管制局,甚至当上局长,他必须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

  “小澄,吃完饭再看吧,不差这一会儿。”贺母敲响书房的门,对贺景澄说。

  “嗯,我就出去。”贺景澄嘴里应答着,身体却没有动,又看了五分钟,才把书合上。手肘不小心碰到了书架,一摞书倒了下去,贺景澄蹲下去捡书,一张照片从一本书中滑落。照片已经泛黄,甚至有些看不清楚,只模糊看得清两个孩子的身影,贺景澄靠在墙上,看着那张照片:“阿辞呀,我都快要记不清你的样子了……你再不回来,我可就要忘记你了。”

  “小澄,吃饭!”是贺景川的声音,贺景澄回过神来,把那张照片放进钱包里,又把钱包放在衣兜里,才转身下楼。

  “考试准备的怎么样了?”贺景川已经进了a区特管局,最近因为事情太多不经常回家。

  “嗯,还好,应该没什么问题。”贺景澄往碗里夹了点菜,回答道。

  贺父以前是一天不归家,现在退休后,每天都要在家吃完饭才去公司,他把视线从报纸移到贺景澄脸上,说道:“我贺正达的儿子,一定不能输给那些歪瓜裂枣!”

  贺母端了汤出来,对着贺父:“行了吧你,怎么别人的孩子就成歪瓜裂枣了?就你的儿子最厉害,厉害,三个月不回家。”说着用眼睛指了指贺景川。

  “哎呀,妈,我这不是上任不久嘛,得积极一些,你看我今天不是回来看你们了嘛。”贺景川放下碗,朝着贺母撒娇。

  “我吃饱了,先走了。”贺景澄拿了外套朝门口走去,贺母在身后喊他:“小澄,怎么不多吃些,你要去哪?待会儿不是考试了吗?”

  贺景澄边换鞋边答道:“出去一趟,待会儿直接去考试,不用给我留晚饭。”

  “师傅,去花溪路134号,云景孤儿院。”贺景澄上了出租车,他想去一趟孤儿院,这些年来,只要心烦意乱时,去孤儿院看看总是能平静下来。

  贺景澄站在孤儿院门口,眼睛没有聚焦,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澄?是小澄吧,快进去呀,站这干嘛。”小张老师带着一群孤儿院的孩子刚要做早操,隔着大门看到贺景澄,正准备去把大门打开。

  贺景澄回过神来,连忙说道:“小张老师,不用了,我就在这看看,待会儿还有事情,就不进去了,您先忙。”

  “好,那我先带孩子们做操,你随意。”小张老师转身放了音乐,孩子们跟着跳了起来。有一个小女孩一蹦一蹦的,每个动作都做得很用力,贺景澄眼里含了笑,眼前的身影和记忆里的那个身影渐渐重叠。他喃喃道:“阿辞,十三年未见,你还好吗?”

  进入特管局需要进行两次考试,第一次是笔试,考的是对所有犯罪能力者能力及弱点的掌握和处理案件的常识,这是贺景澄最擅长的,所以他以满分拿到了第二场考试的资格。

  第二场就没有那么容易了,考的是实战。考试在一座山里进行,考生需要在三天内活着从插了旗的小路出来,最先出来的十人获得成为特管局成员的资格。因为工厂里都是D市关押的死刑犯,所以在考试前每个考生都要签一份生死状,虽然历年都没出过人命,但也不能保证一定的安全。当初贺景川参加时,贺母极力反对,现在到了贺景澄,她反倒支持起来:“小澄,这些吃的带上,注意安全,早日回来。”

  “哎呀,你懂什么,带什么吃的,不让带进去,小川考时候不告诉过你嘛。”贺父在一旁插嘴。

  “爸,妈,你们就别操心了,小澄厉害着呢。”贺景川搂住贺景澄,接着说:“哥等你好消息。”

  贺父又道:“记得活着回来就行。”

  贺景澄的眼神从他们脸上一一扫过,把贺景川搭在他肩上的手推下去,道:“不用三天,明天记得给我留晚饭。”

  贺母和贺父相视一笑,贺母又道:“小川长大了,小澄也长大了。”

  贺父道:“是啊,他们长大了,我们可老喽,现在呀,是他们年轻人的天下啦!”

  一家人都笑了起来,贺母又嘱咐了几句,直到时针指到七点才放贺景澄离开。

  刚刚出门,贺景川又追了上来:“小澄,等等。”

  “怎么了?”贺景澄停住脚步。

  贺景川道:“我遗传了爸爸的念动力,而你却是遗传的妈妈的,你的能力……”

  贺景澄打断他:“放心吧,即使不用能力,我也能取胜。”

  贺景川叹了口气,右手握拳向前抬起,道:“加油,等你消息。”

  “嗯。”贺景澄也抬起手和他碰拳,微笑道:“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