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贺患无辞 > 第二十章 做饭
 
  在听了张妍妍的话后,陆辞励志向温婉居家转变,她觉得最重要的是学会做饭,她其实也会做,不过只能勉强入口。于是每天不归家的陆辞把车开到了郊区,决定回家住几天,向家里的林嫂请教请教。

  刚进门,湾湾就迎上来,嘴里喊着:“哎,四小姐回来啦,四小姐回来啦!”

  “湾湾~”陆辞把行李往地上一扔,伸手抱住眼前的人,“哎呀,来让我看看,小丫头变瘦没有啊!”

  “四小姐,你都多久不回来啦,你是不是不想见湾湾。”湾湾说着就洒下几点泪来。

  陆辞最见不得湾湾哭,以前季予羽欺负湾湾时,每次她都要把季予羽揍得好几天不敢和湾湾说话,现在倒是自己把湾湾给弄哭了,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只笨拙的用袖子给湾湾擦擦眼泪:“哎呀,我这不是忙嘛,这不一有时间就回来看你们了嘛!”

  港港也跑过来,一把拉住湾湾:“湾湾,四小姐回来高兴还来不及呢,哭什么,丢人现眼的。”

  “四小姐,你看,港港又骂我,你不在这些天,她没少欺负我。”湾湾说着又落下几点泪来。

  “哎呀,好了好了,你们两姐妹就别吵了。”陆辞一只手搂一个,港港帮她提上行李,“走吧,小妞们,让我们去看看兄弟姐妹们在干嘛。”

  没走两步,就看到季予羽在长廊上摆弄着一个冰制的小玩意儿,湾湾突然红了脸,陆辞扭头凑到她耳边:“怎么,看着我们七弟的侧脸,心动了吗?”

  湾湾脸更红了,娇羞地打陆辞一巴掌:“讨厌!”

  陆辞突然觉得自己像个流氓,然而她的内心想法被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眼前的季予羽说了出来:“我说四姐,你怎么像个流氓似地,左右各搂一个女人,怎么美人……唔唔唔……”

  后面的话被陆辞一巴掌蒙了回去:“季予羽,你敢多嘴我打死你!”

  湾湾和港港面面相觑:“美人什么?”

  陆辞换上一个自认为十分灿烂的笑容:“没什么,小孩子知道太多可不好哦!”

  “可我们不是小孩子了,我已经十五岁啦!”湾湾还在喋喋不休着,港港一把将人给拖走了。

  看着他们走远,陆辞才放开季予羽:“你给我小心点,不然我就告诉湾湾你做过的糗事,别以为我看不出你的那点小心思!”

  “别啊,你让我别把美人计说出去,那你自己不是也告诉其他人了嘛。”

  “我告诉谁了,除了你,就只有祝秦之、张妍妍、周岽行知道,哦,好像还有蒋川柏。”陆辞扳着指头算了半天。

  季予羽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你这不等于告诉所有人了嘛”

  陆辞并不觉得自己告诉了所有人:“没有啊,我没告诉林乐。”

  “什么?什么没告诉我?”林乐突然从陆辞和季予羽中间冒出来,把他们两人都吓了一跳。

  陆辞把林乐的头按回去:“干嘛啊,吓我一跳。”

  “四姐,你刚刚说什么呢,瞒着我什么?”林乐一脸期待,“不会是你谈恋爱了吧?”

  “没有!”

  “没有吗,那你脸怎么红了?你看,季予羽还在偷笑!”今天是修整花园的日子,长廊外有一些园丁在工作,林乐的声音越来越大,为了避免引来更多的人,陆辞只得把美人计再跟林乐描述一遍,至此,算是全世界都知道这件事了。

  正打闹着,孙管家过来,恭恭敬敬道:“四小姐,先生请你过去。”

  陆辞止住笑,把行李扔给林乐:“给我拿到我楼上去!”

  陆远山住的别墅是陆家的主楼,平常八个人各住一栋楼,但吃饭都要到这里一起吃。陆辞轻车熟路地打开陆远山的书房门:“父亲,您找我?”

  陆远山一拍桌子:“你还知道回来!”

  陆辞翻了个白眼:“这里是我家,我自然会回来。”

  “你这些天都去哪了?”

  “就在d区啊,我买的房子里。”

  “闵毓说你去了医院。”

  “哦,江叔叔还真是大嘴巴。”

  陆远山又气道:“不许这么说江叔叔!”

  “知道了。”陆远山肯定也已经知道是贺景澄送她去的医院,陆辞想想又解释到:“我不过就是坐电梯时突然晕倒了,然后就去了一趟医院,是当时在电梯里的人送我去的。”

  “算了,你先出去吧。”陆远山摆手让她出去,陆辞刚迈出一步,他又叫住她:“等等,有没有按时吃药?”

  “吃着呢,每天早饭前吃一次,一次都没有少。”再说了,能少吗,那贺姐姐非盯着她吃完才行,就算陆辞住在外面,也要每天早上打电话查岗。

  陆远山点点头,又叮嘱她:“不管你再怎么任性,那药一定不能不吃。”

  “知道啦,知道啦,我走了,您早点休息吧,晚安!”

  看着陆辞关上门,陆远山喃喃道:“小慈,你说这女儿到底是像谁啊?”

  陆辞出去后并没有着急回房,她直奔厨房:“林嫂啊,林嫂!”

  “在呢在呢,四小姐不用这么大声!”一个瘦弱的中年妇女洗洗手走出来,“我早听湾湾说了,你想学做饭,有什么要求尽管说!”

  “林嫂,还是你好!”陆辞亲热地挽起林嫂的胳膊,“我也没什么要求,教会我就行。”

  林嫂笑道:“那有没有什么想学的菜?”

  陆辞摸着下巴:“这……我也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呀。”

  林嫂没有听清:“什么?”

  陆辞摆摆手:“哦,没什么,不管了,您就随便教我几招就行!”

  然后陆辞和林嫂在厨房乒呤乓啷半天,从晚上九点一直到十一点,林嫂实在困得不行了陆辞才放她走。

  第二天一大早,孙管家说陆远山要出门一趟,不在家吃早饭,陆辞心想正好到她发挥厨艺的时候了,于是她带着一晚上的学习成果,自信满满地踏进了厨房。又是乒呤乓啷一阵,陆辞做了一堆让众人惊掉下巴的完美菜肴。

  “好吃,真的好吃,不比林嫂差!”这是林乐满嘴塞满食物时给出的最高评价。

  “四小姐是真的聪明,才学了那么一会儿就做出了这种水平,厉害!”林嫂朝陆辞竖起大拇指。

  其他人无一例外都夸了陆辞,陆辞一时开心的尾巴都快翘上天了。

  张妍妍神秘兮兮地凑过来:“你不会为了那个贺景澄,真打算往贤妻良母、温婉居家靠拢吧?”

  “说什么呢,才不是为了他!”陆辞瞪她一眼,“好吃吗?”

  “别说,还真好吃。”

  其实陆辞知道她做的并没有很好吃,不过是寻常的味道,可能是家的味道吧。家?陆辞突然想起来路远山,“林嫂,家里有虾仁吗?”

  “应该还有,前些天江先生托人拿了一些来。”

  “您帮我拿一些吧,我想熬粥。”

  陆远山快中午了才回来,刚刚进客厅,虾仁的香气就飘出来,他把外套递给孙傲:“林嫂,今天吃虾了吗?”

  陆辞走出来:“林嫂不在,是我。”

  “你怎么在这?”

  陆辞把粥放到桌上,揭开盖子,又转身去厨房拿了两个碗,把粥盛进去:“我给你做了好吃的,孙傲,你也过来尝尝。”

  陆远山一脸震惊地看着陆辞,一时间不知道该坐哪,陆辞端一碗给他:“爸,尝尝。”

  “哦……哦。”路远山接过去,坐到桌前,孙傲也被陆辞递了粥强行按下去坐着。

  陆远山拿起勺子喝一口,陆辞忙问:“怎么样?”

  陆远山意识到刚刚自己的失态,他把粥放到桌上,端起架子:“嗯,和林嫂比还是差了些。”

  孙傲在旁边轻笑一声:“我觉得四小姐做的很好。”

  陆辞看陆远山边说不好喝,边又偷偷喝几口,知道陆远山是别扭,决定给他找个台阶:“那这些就都留给你们了,今天起得太早,我得去睡个午觉,我先走了。”

  陆辞走后,陆远山又盛一碗:“孙傲,你说她这突然是怎么了?”

  孙傲笑道:“小姐这样,先生不该高兴吗?”

  “高兴是高兴,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陆远山喝一口粥,“孙傲,你说这些年我尽力补偿阿辞,她是不是也被我感动了?”

  “先生做的这么多,相信小姐会明白您的苦心的。”孙傲喝完粥,起身立到一旁。

  陆远山也站起来:“那边怎么样了?”

  “江先生最近和他走的很近。”

  “看来我们的计划要提前了。”陆远山往书房走去,孙傲也跟上去,陆远山又问:“盛骋呢?”

  “出去执行任务还没有回来。”

  “让他离阿辞远点。”

  盛骋刚刚回来,就撞见陆辞一个人坐在亭子里朝着喷泉扔石头,那天和陆辞告白之后,两个人一直很尴尬,他想了想还是走过去:“你一个人在这干嘛?”

  陆辞被吓了一跳:“哦,没什么,就想想事情。”

  “想什么?”

  他走到陆辞旁边坐下,陆辞马上站起来:“没……没什么。”

  盛骋也站起来:“你其实不用这么在意的。”

  “我……我没有在意啊,我只是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我先走了。”陆辞说完就脚下生风一溜烟儿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