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吃瓜爆料哪家强,七零年代找晓蔷 > 第170章 胡言乱语
 
“这就是你在外面生的儿子?都已经这么大了?”
村长看着一直被陈倩爹护在怀里的孩子有些不是滋味。
陈倩什么时候被这样护着过?
她永远都是被她的父亲用来交换利益的存在,他以为陈倩爹就是一个冷心冷情的人,结果现在看着他护着这个男孩的样子,他还真是为陈倩感到悲哀。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那些人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难道你就打算一直让他们骚扰陈倩吗?我知道你对儿子的渴望,但是也不能忘记女儿也是你的吧?就算不喜欢也不能这样赶尽杀绝吧?”
逼着陈倩嫁给一个没有前途还可能没有未来的人,嫁进李钱那样的家庭,不是赶尽杀绝是什么?
陈倩爹很不爽,他觉得村长把话说的太重。
他明明就是在为陈倩找后路,让她以后的生活完全后顾之忧,怎么就赶尽杀绝这么严重?
他满脸的不赞同,反驳道:“村长,你不能这样说吧,我对她难道还不够好?我为她着急结婚的事情,为她找好后路难道还不好?我还要怎么做才算喜欢这个孩子?你说话要摸着良心。”
“我看你才是没有良心。”
村长捂着胸口移开视线,他不想再和陈倩爹这个冥顽不灵的人说话,多说一句他都觉得心里堵得慌。
村长的表现让他觉得村长也是赞同他说的话,他低头和他的儿子轻声细语的说着话,神色温柔,父慈子孝的场面让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皱眉。
他们还没有见过陈倩爹这种嚣张的人,明目张胆的将自己的孩子带过来,他和陈倩爹还没有撇清关系,他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人家。
“你们围在这里干什么?这里的事情结束了?”
莫简的声音突然响起,云晓蔷转身看去,第一眼看见的是陈倩复杂的眼神。
她扒拉开人群走进去,站在她爹的对面。
“这就是你在外面的孩子?我还没去找他,他倒是自己来了,不过也好,省得我专门跑一趟。”
陈倩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陈倩爹直觉不对劲,他将他的儿子护在怀里抱紧。
陈倩嗤笑出声,“你以为我是你,会对一个小孩子撒气,不过我要做的也差不多,你的儿子既然已经到了我们的地盘,他想要离开就不是那么简单的。”
“你想做什么?”
陈倩爹目光警惕,他对陈倩已经没有父女之情,也担心她会伤害这个唯一的儿子,他想要儿子都想的快疯,这次终于得到一个儿子,绝对不能出意外。
“你只要答应我的要求,我就不会对他做什么,不过你拒绝的话,我还真可能会对他做些什么,毕竟我算是一个不受待见的姐姐,既然这样,我还在意那些血缘干什么呢?我直接用他威胁你呗。”
陈倩脸上挂着笑容,可陈倩爹却觉得她的笑容很违和,她也不是在说笑,而是真的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你一定要用他威胁我?”
“说什么呢?什么叫我威胁你?你自己干的那些事情你就自己去解决啊,收了李钱家的钱你就自己还,要不就你去伺候他,我凭什么为你的错误买单,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工具,你想把我推入火坑,做梦,反正你想要我进去,我一定也会把他给带走,你唯一的儿子没有了,我看你怎么办?又去找人生?谁乐意啊?你又不是什么香饽饽。”
“她什么时候战斗力这么强了?”
云晓蔷觉得她还是低估了她,之前没看出陈倩的攻击力这么强,怎么突然离开了一会儿就使劲的攻击,一点面子都不留。
云晓蔷并没有疑惑太久,莫简在下一秒为她解答。
“我刚刚和她谈了谈,可能是刚刚的谈话让她有所改变吧。”
“你们谈的就是关于性格方面的事儿?没有其他方面的?”
莫简的脸在云晓蔷的问话下“唰”的变红,顾淮瑾和陈澄直觉有情况,他们分纷纷看向莫简,追问。
“你们刚刚怎么说的?你不会和她表明心意了吧?”
“她同意了?”
莫简扭捏的模样让顾淮瑾和陈澄简直没眼看,他们一人拍了一下莫简的脑袋,语气也变得严肃。
“别在这里恶心人,赶紧说你们的情况。”
莫简被打也不恼,他嘿嘿一笑,肉眼可见的愉悦,“她答应我可以试一试,但是得看见我的诚意,我现在的确并没有什么可以给她的,存的那些钱也不能坚持太久,真要和她结婚还得准备很多很多的东西,那些东西没有一样是不需要钱的,所以我得努力,我得让她看见我的努力,不能让她觉得我是一个没有上进心的人,你们能给我什么好的建议吗?”
莫简期待的目光看向顾对面的三个人,云晓蔷直接放弃,“你别看着我,我是知青,对你们这里根本就不熟悉,不知道哪里能赚钱。”
“行吧。”
莫简又将目光集中在顾淮瑾和陈澄身上,得到两个人同频的白眼。
“我们也不知道。”

顾淮瑾不想搭理莫简,他担心会嫉妒,他现在就是处于一个羡慕的状态。
陈澄是觉得自己的妹妹被莫简这头猪拱了,单纯的不开心,不想搭理莫简。
“你们两人现在心情还好吗?那个还有空闲时间送我回去吗?如果没有,我就自己先走了?”
云晓蔷都能猜到后面的走向,肯定是陈倩她爹为了儿子的安全妥协,陈倩如愿将李家这个包袱甩了出去,皆大欢喜。
她见天色也稍微暗了,不想继续在这里逗留。
陈澄和顾淮瑾虽然心情不是很好,但是云晓蔷说的话他们还是听见了的,也表示非常方便。
本来云晓蔷是让陈澄送她的,可是陈澄最后被留下来帮助陈倩处理之后的爱情,只能是顾淮瑾送她。
他们这个组合已经在村子里出现过很多次,那些村民都免疫了,实在是两人之间表现的很是太正常,完全没有一点有苗头的氛围,他们都没什么探究的心思。
他们走在乡间的田野上,夕阳照耀下,顾淮瑾发现云晓蔷的身上就好像镀了一层光,她就像是下凡的仙女,那束光进入他的心底,能珍藏一辈子。
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和云晓蔷有接触,他虽然并不是单独的,但每次他们都配合默契,就好像是合作多年的老朋友一样。
可他并不想要老朋友这个身份,他想要更近一步,贪婪的欲望在他心中滋长,他快抑制不住。
“你怎么了?”
云晓蔷听见身旁人传来的一道闷哼,以及他打自己巴掌的声音,她吓了一跳,还以为他受什么刺激了。
“你好端端的打自己干什么?”
抽了自己一巴掌的顾淮瑾心情稍稍平复一些,他直起身子缓缓摇头,“我没事,就是有些不舒服,我……”
“你不舒服就打自己?你不会有什么不对劲的病吧?”
云晓蔷有些怀疑,她还真在心里猜测顾淮瑾是不是有那种暴力狂的症状。
顾淮瑾:“!!!”
他不是想说这个,怎么嘴巴又开始胡言乱语,这不是逼着她逃离自己吗?
顾淮瑾又想抽自己一巴掌,让你乱说。
他连忙解释:“我没有病,我刚刚也不是说不舒服就打自己,反正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千万别乱想,我绝对没有什么会对人随意使用暴力的病,我很正常。”
“我怎么相信?你的话根本解释不通。”
顾淮瑾也觉得根本解释不通,可是再解释不通也得解释,都怪他这张会胡言乱语的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