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容姝傅景庭 > 第1063章 相信我好吗
 
傅景庭脸色阴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让人看了,心也忍不住跟着收紧。

这件事情,如果不是陆起说,他是真的不知道。

他也没有怀疑陆起在说假话,毕竟只要他想,他随时可以调查。

陆起不怕他调查,那就只能说是真的了。

原本他以为,老师和刘琳琳是这几年才有了品行上的变化。

却原来,他们早在八年前,就已经变了。

不,或许没变。

或许,他们一直都是这样的,只是没有在他面前表现出来过。

所以他一直不知道,原来他们的真实面目,居然如此丑陋。

“抱歉。”傅景庭拉住容姝的手,“我知道老师一贯护短,但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的护短,并且还用我的名号做这些事情。”

容姝垂眸不语。

陆起指着傅景庭,“姝姝你看你看,他自己都承认了刘老无脑护短,所以如果傅景庭非要追究这件事情,找姓刘的老头儿的孙女算账,刘老头儿肯愿意才怪,肯定要拿出自己老师的身份,勒令傅景庭不要追究这件事情呢,我估计着,那个刘琳琳就是因为知道她爷爷会为她这样做,所以才天不怕地不怕呢。”

“这句话,我相信阿起说的。”容姝揉了一下脸颊,“正因为这位刘小姐知道她爷爷很疼她,愿意为了她拉下脸面做任何事,所以才敢如此胆大妄为,包括这次的事情也一样,我相信最终你的老师,肯定会出面让你饶过刘小姐,你......”

“我不会饶过她。”傅景庭立马回复。

容姝心里是开心的,但还是有些担忧,“如果你老师非要你饶过她呢?要知道,他是你老师,是你尊敬的人,他以老师的身份让你绕过他孙女,要是你不愿意,你就不担心,他在外说你不尊师重道吗?”

傅景庭看着她,露出一抹自信的淡笑,“不会的,刘家这两代,出的人全是废物,没有一个拿得出手,所以刘家需要依附我,才能够维持现在的地位跟体面,一旦跟我决裂,以刘家那些废物的能力,要不了多久,就能让刘家消失在豪门行列里面,老师虽然在后代上面很糊涂,但是不至于看不清现实,所以他是绝对不会这样威胁我。”

“真的?”容姝背脊微微挺了挺。

“真的!”傅景庭大手顺势的搂住她的后腰。

她的腰很细,盈盈一握不外如是。

傅景庭的大手张开,刚好是她纤腰的宽度。

搂起来,别提手感多好了。

傅景庭眸色暗了暗,人搂住她纤腰的大手,还忍不住在她腰上揉.捏了起来。

容姝没好气的瞪了男人一眼。

要不是陆起在这里,她就直接把男人的手拿开了。

但陆起在,她就不好这样做了。

动作幅度太大,会被陆起看到的。

到时候自己和傅景庭当着他的面搂搂抱抱,就有些尴尬了。

陆起并不知道,坐在自己对面的男女,居然借着办公桌的阻挡,在他眼皮子底下搂搂抱抱,整会儿正在质疑傅景庭的话呢,“就算他不会用这种方法要挟你,但万一你真的对付了他孙女,他对外将你逐出师门,那你的名声可就臭了,外界都要猜测你到底做了什么,居然让你老师把你逐出师门,你能接受外界的猜测吗?”

陆起觉得傅景庭这种人,肯定是不能。

容姝也看着傅景庭。

倒不是她要逼他。

而是她真的无法忍受害自己的人,居然借着关系,如此轻易的逃脱惩罚。

毕竟她跟那位刘小姐都不认识,凭什么就因为她和傅景庭在一起了,她就要遭受那位刘小姐的欺负?

更何况她发过誓,谁欺负她,她就还击回去,绝对不会以德报怨。

所以,她自然想知道傅景庭的态度,想知道他会站在哪一边,又会不会因为一些什么原因,就避重就轻,轻拿轻放。

反正不管傅景庭选择什么,她都不会这么轻易算了。

傅景庭站在她身边,着重惩罚那位刘小姐,她当然最高兴。

但如果傅景庭选择站在他老师那边,听从他老师的话放过刘小姐,或者因为怕被逐出师门,被人骂忘恩负义而放过刘小姐,她也不怕。

她手里有两段录音,已经足以把那位刘小姐架起来了,让那位刘小姐臭名昭著了。

所以,她一点儿也不担心。

不过现在,她还是想看看傅景庭的选择。

傅景庭自然知道容姝看向自己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他轻叹口气,默默她的头顶,“相信我一些好吗?”

“你拿出确切的答案,我们就相信你。”不等容姝接话,对面的陆起晃了晃二郎腿,就率先开了口。

傅景庭凉飕飕的看他一眼,眼里的意思很明显:就你话多!

陆起翻了个白眼,哼了哼,十分嚣张

我就是这么话多,你能拿我怎么办?

陆起微微抬起下巴,挑衅的看着傅景庭。

傅景庭懒得理他。

要不是这家伙是陆家夫妻的儿子,是小叶子的朋友。

他才不会给这家伙在自己面前嚣张的机会。

傅景庭就当陆起是个空气,很快就把陆起抛到了脑后,看向了容姝,“为什么不能接受外界的猜测?他们猜测又如何?敢真的站在我面前对我说吗?更何况,我在乎外界对我的看法吗?”

容姝摇头,“好像不在乎。”

“当然不在乎。”傅景庭把她的头发又理顺,“现在外界对我的各种看法还少了吗?但我从来不会去理会,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都不会,所以我根本不会在乎被逐出师门,我的地位在这里,无论我会不会被逐出师门,对我来说都不会有什么影响,再者,老师也不会把我逐出师门,逐出师门,那不就意味着跟我决裂,那刘家不照样会急速没落么?”

总之,这就是一个闭环。

无论那种情况,刘家都不会跟他决裂。

除非,刘家不想继续辉煌下去了。

陆起听完傅景庭的话,嘴巴动了动,似乎还想在质疑些什么,但却又说不出来任何质疑的话了。

因为他明白傅景庭话里的意思。

就是刘家,永远不会,也不敢真的得罪傅景庭。

“现在相信我不会因为老师而妥协了吗?”傅景庭看着容姝,薄唇微微勾起。

容姝嗯哼了一声,“还行吧,不过就算你老师不会因为你不答应放过刘小姐,而真的跟你决裂,但心里肯定会责怪你,你跟他的师徒之情......”

“没关系。”傅景庭把玩着她的手。

她的手修长纤细,还又软又白,皮肤十分滑嫩,傅景庭玩的爱不释手,“我和老师多年不见,本来就没多少师徒之情,再加上老师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利用我的名义做了很多别的事情,已经让我心生不满了,再加上这次的事情,如果老师能够公正大义,那我也可以跟他维持表面上的师徒之情,如果不愿意,那就当做陌路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