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掌珠令 > 第三百八十四章 杨皇后救人了
 
  女侯彻底承认自己失败,减少寿命等等都是她咎由自取!
  是她活该!
  在身边养了一只白眼狼,脑子似进水一般被江氏母女左右。
  明明知道穆凰舞已经不是自己亲手养大的外孙女了,她一次又一次心软,给穆凰舞接近自己的机会。
  “薇丫头说我蠢,骂我不知体谅你……”
  女侯扯出的笑比哭还难看,“原本我是不服气的,总是认为薇丫头太偏激,非黑既白,不明白我对养大的孩子倾注了心血。
  如今再回头再去看,我不是蠢,是愚蠢透顶!
  天底下最蠢的人非我莫属,我没脸再为自己狡辩,我把穆凰舞当外孙女,她把我当仇人!
  若说对江氏,我年轻时一心都扑在事业复仇上,对她有所疏忽,又因为她在别人家养大的,总是少了几分亲近。
  我对她要求严了一些,她处处讨好我,奉承我,我说了几次,她都不改,好似她不伺候我,我就不要她了。
  弄得我很别扭,尽力给让她富贵,尽力满足她的愿望,哪怕她当时执意嫁给穆地主……
  其实我是看不上穆地主的,看不上他那个老娘……老太后比我更懂得人情世故!
  被我看不起的村妇养大的儿子们一个个都很孝顺,皇上也是个孝子,知道老太后养大他不容易。
  皇上再不满意老太后偏心穆地主,他不会给老太后下毒。”
  说到此处,云薇轻轻挑起眉稍,女侯看人真不行!
  女侯觉得皇上不会做?
  那是利益不够大,好处不过多!
  一旦皇上感觉到老太后同穆地主对自己的威胁,皇上能忍住不动手?
  女侯泪眼婆娑,紧握着拳头,忍住悲伤:
  “没有养大江氏,我吸取了教训,从穆凰舞降生,我便抱在身边养着,她从未离开过我,等她的身体受得住长期旅行。
  我带着她云游四方,体察民情,她不喜欢读书,我也不勉强她,她懂得人情世故就好了。
  对穆凰舞……我倾注了全部的心血,真真拿她当自己半条命在疼。
  真相大白后,我最是放不下穆凰舞。
  薇薇一次又一次说我……不领我的情,我嘴上不说,心里是埋怨薇丫头不曾养过孩子,亲手养大的孩子哪能说放弃就放下了?”
  “可是我用尽心血养大穆凰舞,她拿我当仇人!”
  女侯情绪竭尽崩溃了,受了很大的刺激,哭得不能自已。
  姜氏慢悠悠检查着穆凰舞送过来的物什,眸子闪了闪,说道:”这些物什没有毒!”
  女侯:“……”
  云薇瞧着女侯面色,噗嗤笑出声,“不是所有女人都是合格的母亲,您就不该有女儿。
  稍有一点点异动,你自己最先怀疑你养大的穆凰舞,倘若我娘是您,我被指责下毒害人。
  你信不信,哪怕证据摆在眼前,我娘也不会相信的,她依旧会为我辩解,为我洗脱罪名,还我清白。”
  女侯:“……”
  “在您心里,不要证据,已经给穆凰舞定了罪,把她当做下毒的凶手,你对她从来就没有信任,嘴上说着把她当外孙女,又养大了她……”
  “薇薇。”姜氏又开口了,“让我把话说完,你着急什么?女侯的怀疑并没有错,穆凰舞就是害她中毒的凶手。”
  云薇心说,最坏最腹黑就是姜氏!
  女侯面色一会青一会白,干到开裂的嘴唇蠕动半晌,一句话说不出。
  怎么说都是错,都会被云薇‘教训’。
  女侯的心情上下起伏,似踹了好几只兔子。
  她整个人犹如在不停起伏的波浪的小船,摇摇晃晃的落不到实处。
  姜氏询问老妈妈女侯所用的饭菜,并看了最近几日的药渣子,深思片刻才开口说道:“是个高手!杀人于无行的高手,别说太医看不出女侯中毒,真正的用毒之人怕是一时难以察觉。”
  姜氏伸出手握住女侯的手腕子,手指搭了一下脉,“从脉象上只能看出你患有心疾,精神衰退……以后你还会多一个心疼毛病,一旦睡不好,第二日头会剧烈疼痛。
  下毒的人没想要你的性命,我推测她达到目的后,你的病症会逐渐减轻,太医会觉得是创造了医学奇迹,您又能活下去了。”
  “我觉得不是穆凰舞母女手下留情,有没有一种可能,她们舍不得女侯这么好用的工具人?还没榨干她最后的价值,才不舍得她去死。”云薇说道。
  “……”
  女侯嘴角抽搐,你们礼貌吗?
  姜氏认真点头:“很有可能,女侯保住性命已是很开心了,哪会计较头疼?
  以那对母女的性子,在给女侯治病上也会动一些手脚,比如滴血割肉熬药什么的,哪怕被证明对病情无用,可喝了她的血,吃了她的肉。
  女侯同她就是血脉相连,不是亲生,胜似亲生啊,往后女侯再亏待了她们,外人会说女侯养不熟,不近人情。”
  云薇点头插嘴,”再结合娘对女侯的冷漠,不管女侯,她们可不就是踩着娘扬名立万,占尽好处。
  毕竟娘不在意女侯‘遗产’,您银子比女侯多,可她们一直惦记着呢,为报答救命之恩,财物什么都得留给她们。”
  女侯一口气没上来,揪着自己衣领艰难喘息,老妈妈听傻了,安全忘了帮自己主子顺气。
  云薇抽出随身携带的一针在女侯穴位上扎了两下,女侯顿时脑子清明许多,呼吸顺畅,“你懂医术?”
  “不懂。”云薇翻了个白眼,“随手扎的,你不必感激我,往日我都是给猫猫狗狗扎的,从不敢轻易往人身上扎。”
  女侯:“……”
  姜氏给了云薇一个适可而止的眼神,再次开口道:“老妈妈去准备笔墨,我写几个调理清除毒素的方子,女侯信不过我的话,可以去寻太医问清楚再用。
  至于中毒的事,我猜皇上叫人去查就没查不出的道理。
  太医看不出中毒,江湖上奇人很多,听薇薇说过,悬廷司中就有用毒高手,这种毒虽是难察觉,但我已经给出了方向,悬廷司的大人会查得明明白白。”
  “信,我信你!”女侯连忙说道:“我不信任你,还能去信谁?我知道你……哪怕怨我,恨我,也不想见我被人害死。
  你不屑用手段去针对穆凰舞,只有龌蹉下贱的人才会用下毒的手段。
  你不在我身边长大,没受我的影响,是你去世的亲爹在天之灵保佑你啊。”
  姜氏摇头道:“您说错了,我不怨恨您,不过改日您给您丈夫祭扫时,可以派个人知会我一声,总要给他上一炷香,烧一叠纸钱……”
  突然,房门被重重推开,云薇一下子窜到姜氏面前,身体挡住姜氏,女侯也有几分着急。
  病了多日,她根本没力气从床榻上爬起来去保护姜氏。
  万一姜氏在宫中出现意外,女侯觉得自己还不如死了干脆呢。
  女侯明白自己中毒不过是引姜氏入宫的关键。
  “您怎么来了?”云薇警备心很重,面容却有几分缓和,“皇后娘娘是来看望女侯……”
  “我没空同你废话,你立刻带着你娘同本宫离开。”
  杨皇后一个闪身冲到近前,云薇只来得及感叹一句,有功夫真好!
  她被杨皇后一手扒拉开去,杨皇后看了姜氏一眼,直接弯腰把姜氏打横抱起来,警告道:“你别动,我带你离开更快。”
  姜氏一手护着肚子,一手勾住杨皇后的脖子,“有劳您了。”
  乖巧无比,柔顺无比。
  姜氏根本不用杨皇后浪费唇舌解释一句,冲这一条,杨皇后觉得比云薇乖多了。
  毕竟她若不说清楚讲明白了,云薇断然不肯同她走。
  “您要待我娘去哪?您小心点,别太快了啊。”
  云薇小跑跟着杨皇后,不停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您同我说一说,一下子抱走我娘算是怎么回事?”
  杨皇后轻声嘀咕了一句,“果然躁舌!”
  她足够聪明,带走姜氏,云薇就算知道是坑也会跟着往下跳。
  姜氏轻轻勾起嘴角,走出院子后,见到了捧着盆景,整个人被点了穴道的凰舞。
  云薇有些明白了,跑步速度加快,紧跟上杨皇后,问道:“您点了她的穴道?您想做什么?用不用我帮忙?”
  对有心害人的穆凰舞,云薇没有半点同情心,不管穆凰舞给姜氏挖得坑是怎么样的,云薇无心拉她一把。
  “一会儿皇上同太子都会来,我已经让人去通知江美人了。”
  杨皇后眸子闪了闪,轻笑一声:“你等着看好戏,最好给你继父送个口信,让他有个准备,多找朝臣进宫来。
  横竖本宫已经找了一些人。再加上江美人暗中通知的人……啧啧,惊天丑闻之下,本宫倒要看看皇上会不会直接废了太子!”
  杨皇后快速说了几句,斜睨了云薇一眼,“你有何想法?”
  云薇道:“没有,我唯一想法就是这么多年了,还用迷幻这招?!穆凰舞母女完全就没有创新吗?”
  “别管是不是套路老套,管用就行!你娘同你没有本宫,根本躲不开,纵然你娘能清醒,在失控的皇上面前,能保住你已经不容易了。”
  杨皇后抱着姜氏如同抱了一只猫一般轻松,很快躲到了离着兰溪阁最近的宫殿之中。
  一路上云薇并没有看到一个宫女太监,料想已经被杨皇后提前清除了。
  否则杨皇后抱着姜氏跑的消息很快会传遍后宫。
  江氏也会听到风声的。
  杨皇后进了屋后,把姜氏放下,长出一口气,“本宫听到消息立刻赶过来,薇丫头看明白了吗?”
  “嗯?”云薇扶着姜氏坐下来,挑眉问道:“什么?”
  “关键时刻男人是指望不上,你以后碰见阿阳记得说是本宫最先跑过来,你成亲后看样子会同穆地主住一起了,对他啊,你最多信两分。
  他比以前强得有限,只剩下一张嘴了,平时他把话说得很好听,他都是道理,说得你反省是不是自己错了,可你呀,根本指望不上他。”
  “……”
  云薇不敢多嘴,杨皇后同闵王互相较劲儿,在他们中间,云薇帮谁都是错。
  不过,云薇对杨皇后心存感激。
  杨皇后’居心不良’,借着此事达到目的。
  姜氏长长出了一口气,对杨皇后连连道谢,话语又柔又软。
  杨皇后敷衍摆手道,“不必谢本宫,谁让你养了好女儿迷住阿阳?你这性子……不似玉掌柜说得,本宫很难相信你能把生意做得那么大,赚那么多银子。
  听说你带着不少命妇都赚到了银子?”
  姜氏笑容腼腆,“玉掌柜同娘娘才是女中豪杰,不让须眉的女英雄,我只图安逸,夫妻和美,远不如您。”
  杨皇后上下打量姜氏,颇为意外,“没想到云默会心仪你这性情的女人,心甘情愿化作绕指柔,薇丫头同你不大像。”
  “世上女子都如皇后娘娘,世道也得乱了。”姜氏语气依旧很柔,却带了一丝韧性,“您是坚石美玉,如皓月敢于炙阳争辉,我如同蒲苇,目光所及不过是自己身边的一亩三分地罢了。”
  杨皇后摇摇头,叹道:“你这样也很好,你同万氏会成为知己,本宫虽是皇后,后宫的诸事都是万氏在操持。
  这处宫殿,哎,侧殿准备的软榻同点心茶水等等都是万氏安排的,本宫没她心细,你累得话,就去侧殿歇息,食物很干净,可以先垫垫肚子。
  今儿这事有得闹了,本宫推测穆北玄一时半会完不了。”
  姜氏脸颊不由自主染上红晕,明艳诱人。
  杨皇后又啧啧两声,“真是奇怪,不都说孕妇容貌不好看,脸上长斑?你这相貌没变过,脸色很好,皮肤白皙透红,身姿……等你生完,会更丰满。”
  “皇后娘娘!”云薇提高了一分声音。
  杨皇后摆了摆手,“快扶你娘去歇息,省得你担心本宫这张嘴带坏了你娘。
  本宫心狠一点说动你娘,以后你继父一准头疼,算了,本宫看在你的份上,放过云默。”
  杨皇后揉了揉太阳穴,很奇怪得是,她好像对穆地主都没对云默的’敌意‘大!
  云薇知道都是卷毛造得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