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四合院:从开大车开始 > 第666章 刘海中在行动
 
刘海中拿着钱回到家,二大妈看的特兴奋的样子,连忙问道:“老头子,你真把收音机卖掉了!”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二大妈不满的说道:“你啊你啊,怎么能卖五件呢?咱们家就算是再穷也不能卖啊!”
在这个年月里,人们普遍有一种老思想,那就是说一旦买了大件的东西就绝对不会出售。
在他们看来,如果他们将大件的东西卖出去的话,就意味着家道中落,就会被邻居们耻笑。
如果让大院的邻居们知道了,刘海中把收音机卖掉了,那么刘家以后在大院邻居们面前就抬不起头了。
在这个年月人们普遍把面子看得很重,有的时候看的甚至比生命还要宝贵。
听到二大妈的话,刘海中气愤的说道:“你知道什么?等我当了领导,那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昨天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你这老婆子怎么一点都不懂事呢!”
没有得到二大妈的支持,刘海中气呼呼的拿着钱,来到了信托商店。
这一次他不敢再像上次那样去黑市上买古董了,要是再被人抢了的话,那事情就麻烦了。
刘海忠刚进到信托商店里面走到古董的柜台。
那个售货员就抬起头冷声说道:“老同志,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赶紧走,少耽误我休息!”
这年月售货员的态度普遍不好,刘海东在京城生活了几十年也早就习惯了,但是这个售货员的态度格外恶劣。
刘海中本来就一肚子气,听到这话冷声说道:“你这位同志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是来卖古董的!你就这么对待我吗?你们领导在哪里?让你们领导出来见我!”
那个售货员抬起头看了看刘海中哼了一声说道:“你这老同志就你这样的还要买古董,你开什么玩笑啊?”
其实也不能怪这售货员态度差,毕竟在这个年月舍得花钱买古董的人,都是那些工资高的领导或者是家里有钱的人。
刘海东今天身上穿了一身旧工装,领子口已经磨得有些白了。
在那个售货员看来,他就是一个老工人,哪里可能有钱买古董啊。
刘海中取出八十块钱,拍到桌子上大声说道:“看到了吗,我有的是钱!”
看到那八十块钱售货员的脸色顿时变了,脸上连忙浮现出笑容说道:“哎哟,老同志,我真的是瞎了眼啊,我永远不识金镶玉,我该打!”
那个售货员说着话还装模作样的往自己的脸上打了几下。
毕竟。
这年月古董是利润很大的东西,按照信托商店的规定,如果古董能够顺利卖出去的话,售货员也能够得到抽成。
售货员也要吃饭呢,在金钱利益的驱使下,他当然要恭维。刘海东。
刘海中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待遇。
这种感觉就像是当了领导一样,他感觉到即使没有买到古董,这八十块钱也没有白花。
那个售货员看到刘海中这个样子就明白了,今天肯定是来了一头大肥羊。
像这种大肥羊,如果不狠狠的宰他一刀的话,那就太可惜了。
售货员最近刚处了一个女朋友,无论是请女朋友吃饭还是看电影都需要不少的花销。
他决定要从刘海忠身上把这些钱全都捞回来。
但是刘海中在这个时候完全不知道,他已经被别人盯上了,他现在正在画架上看那些古董的。
别看刘海中装模作样的点点头,拿起这个放下那个,还仔细的看了看,甚至还拿出了放大镜,仔细观察。
但是他对古董却一窍不通,压根就看不出好坏来。
花费了半个小时,刘海中终于拿了一个非常漂亮的瓷器举在手中说道:“同志,这个瓷碗多少钱呀!”
那个售货员看到刘海中那几次碗脸上顿时充满了笑意,他快步走过去,冲着刘海东竖起了大拇指:“这位大爷一看你就是个行家,你挑的这个古董是绝世珍宝啊!”
听到这话,刘海中骄傲的扬起了脑袋,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是觉得这玩意儿好看,竟然就挑了一个好东西,看来收藏古董也不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只不过现在刘海中是鉴定古董的大专家,他自然要表现出自己的专业水平。
刘海中将古董拿在手里面。看着售货员说道:“小同志,我考一考你,你这个瓷器是哪个朝代的?距离现在有多少年了?
当然了,我已经看出来了,只不过是要考验一下你的水平罢了,毕竟像你这样的售货员,责任还是很重大的,要有一定的专业知识,要不然的话顾客岂不是要买到假货了!”
刘海中的小心思,压根就瞒不过售货员。
不过售货员现在为了宰了刘海中这头大肥羊,还是决定配合他。
售货员指着那个陶瓷说道“老师傅这个陶瓷是前朝的。距离现在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
听到这话,刘海忠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了。
他虽然不懂古董,但是也知道古董是年份越久越值钱,像解放前的古董,现在压根就卖不上价格。

“小同志你是不是在忽悠我啊?我们隔壁大院的老王买了一件前朝的古董,才花了五块钱。前朝的古董压根就不值钱。”
其实售货员也不想把年份说出来,但是这是信托商店的规定。
信托商店可以忽悠顾客,但是不能够故意说假话。
如果说,他故意将这件古董说成是远古时期的,到时候刘海总觉得上当了,来找他的麻烦的话,信托商店会处罚他的。
这就是信托商店跟黑市最大的区别。
当然了,售货员之所以直接敢把古董的年代讲出来,是因为他自有把握。
售货员笑着说道:“老同志,我看你也是个懂行的,你难道忘记了一点吗?
古董不但要看年代,还要看珍贵的程度,这件陶瓷在前朝的时候可是一位王爷的挚爱。
比那些宫廷瓷器一点都不差,所以价格自然要高昂一点。”
听说这件瓷器跟宫廷瓷器差不多,刘海中顿时来了精神,他问道:“同志,这件瓷器需要多少钱呢?”
那个售货员说:“不多不少,正好八十块钱。”
开玩笑,刚才刘海中虽然将钱攥在手里面拍在桌子上面,并没有清点钱数,但是售货员卖了十多年的东西,眼睛多尖呢,已经看出来了刘海东这一次只带了八十块钱。
听到这个价格,刘海中有一点犹豫了。
他原本还打算买一个稍微便宜一点的,然后能够省下一点钱,去买两瓶酒呢。
只不过想到能够通过这个古董将李卫东扳倒,刘海中顿时来了精神.
他咬了咬牙,从兜里将那八十块钱全部取了出来拍在售货员的手中说道:“同志不就是八十块钱吗?我刘海中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
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刘海中是高级工人,一个月的工资就有七八十块钱的,这么一点钱对我来说压根就不算什么,你现在把这个古董用盒子给我包起来!”
在刘海中看来,他花了这么多钱就应该受到非常好的待遇。
但是那个售货员在接过钱之后给刘海忠开了一张条子,然后径直回到了柜台前继续睡觉了。
刘海中还等着盒子呢,看到这一幕他顿时不干了,站起身大声嚷嚷道:“喂,你这小同志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你不是答应给我拿一个纸盒子把古董包起来吗?你怎么不拿呢?”
那个售货员抬起头看着刘海中,脸上全然没有刚才的笑容:“你这老头子是怎么回事,你懂不懂得规矩啊!我们信托商店压根就不提供包装盒子,再说了你买的是古董又不是包装盒子,我凭什么给你啊!”
这话一出,刘海中的脸色顿时变了:“你这小同志是怎么回事?我不买了,我不买了还不行吗!”
刘海中感觉受到了侮辱,当时就要把古董退掉,但是那个售货员却告诉他:“老同志我看啊,你就是一个傻帽,你压根就不懂得一点规矩,我们信托商店的东西,手术之后压根就不退换。”
他冷眼看着刘海中说道:“刘海忠,你现在马上给我滚蛋,你要是再在这里闹事,我马上就喊人来把你撵出去!”
开玩笑,他已经把提成拿到手里面了,压根就不需要再顾及刘海中的心情.
刘海中气的不行,却没有一点办法。
因为他清楚这个售货员还真敢喊人把他赶出去,到时候的话那就麻烦了。
不过刘海中出了信托商店之后还是自我安慰。
“好小子,我把你记住了,等我搬到了李卫东当上了领导,我有你好瞧的,到时候我当上了大领导,第一时间把你开除掉,让你去收废品!”
这样想着刘海中的心情,顿时舒服了起来,他一路小跑回到了四合院里面。
刘海中很谨慎,他并没有直接凑到李卫东的家门口,而是敲开了傻柱家的门,笑着说道:“傻柱啊,我跟你打听一件事情吧。”
傻柱看到刘海忠过来,顿时皱起了眉头。
因为他跟刘海中的关系最近闹得非常僵,两个人甚至差一点打起来,在这个时候刘海中为什么要找他呢?
只不过刘海中毕竟是四合院里面的住户。
傻柱也不能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头淡淡的说道:“刘海中,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
“傻柱,最近我怎么没有看到咱们大院的一大爷呢”
听到这话,傻柱皱起了眉头:“刘海中,你是不是要干什么坏事了啊?所以才打听一大爷的踪迹?”
傻柱的本意是有很重要在四合院里闹事,所以说要趁着李卫东不在。
但是他没有想到竟然无意中窥探到了刘海中的真实想法。
刘海中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傻柱你别胡扯了,我上一次被咱们大院的一大爷教训了之后,我一定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这一阵子我努力学习,提高自己的思想觉悟,我怎么可能会干坏事呢!
我只不过是因为最近没有看到李卫东,感觉到心中空落落的,所以来给你打听一下。”

听到这话,傻柱也没有继续追问,笑着说道:“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可以告诉你了,最近李卫东正在实验室里面忙活呢,特别的忙碌,而他的媳妇儿最近街道办也有很多任务,所以他们两个经常不在家。”
听说李卫东经常不在家,刘海中放下了心。
他从傻柱家里面走出来,这个时候正值上午十点多,工人们大部分去上班了,而那些家属们在家里面忙活,所以大院里面压根就没有人。
刘海中左右看看,发现没有人注意到他,然后他悄悄的来到了李卫东的家门口。
自从易中海被从一大爷的位置上演下去之后,大院里面的住户都买了门锁将锁锁上了,李卫东家也是如此。
只不过门锁也拦不住刘海中。
刘海中是高级师傅,只见他从兜里摸出一根铁丝,随便弯了两下,然后伸进铁锁里面。
刘海中的手腕轻轻抖动了两下,大铁锁一下子就打开了。
刘海中轻轻的推开门,然后走进了屋内,迅速将门关上。
这一切都没有人看到,等到刘海中再次出来的时候,他手里面的古董已经不见了。
刘海忠当时就想去派出所打报告,但是他仔细一想又觉得这样嫌疑太大了。
他刚跟傻柱打听了李卫东的消息,李卫东就因为偷盗古董被抓,到时候傻柱肯定会把这件事情说出来。
派出所的同志肯定会仔细调查,到时候他所做的事情说不定会败露。所以刘海忠打算等到明天再去报案。
刘海中喜滋滋的回到家,二大妈看到他这副样子,就知道他已经得手了。
“刘海中不是我想要说你,你这么害人,将来是要倒大霉的!”
二大妈虽然算不上什么好人,但是也绝不是坏人。
她这一辈子虽然喜欢占便宜,但是绝对没有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现在看到刘海中要害人,她再也忍不住了。
刘海中恶狠狠的说道:“老婆子,这件事情关系到我的前途,你要是敢说出去的话,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你应该知道,如果这一次搬不倒李卫东,我的麻烦就大了,你也不想看到,我被人抓起来吧!”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