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从超神机械师开始的无限 > 091 勇者鲁卡
 
  年轻人还不知道,从他接过铭牌的那一刻起,他的身份就已经变了。用玩家的那一套来说,原本他只是游荡者,算是黄名,但是有铭牌的他现在是红名。

  他此时还在森林里游荡,拿着树木制成的木弓,木箭防身。

  他看见一只肥美的兔子从眼前跳过。那只兔子面对他却毫无反应,就好像他只是一棵大树,一般没有任何威胁。

  也许是因为太久没有来自天敌的捕杀,它们已经忘记了如何逃跑。年轻人走过去,捏住它的后颈,用绳子将他的四肢捆绑起来,扔到背包里。

  “又是一只笨兔子,我都快吃腻了。”

  年轻人在这森林里待了四五天,不是他不想出去,而是发现自己好像已经迷路了。森林里这种笨兔子到处都是。每每对猎食者,它们毫无反手之力,也不知道逃跑,变成盘中餐也是情有可原。

  “早知道当初就应该把地图给带上的,你没事装什么逼呀,现在迷路了吧?”

  年轻人扇了自己一巴掌说道,后悔莫及。

  现在抱怨也毫无用处,他打算按照那些老游荡者教的丛林知识来走出这里。

  在森林里面找不到出路了怎么办?沿着水流走。因为大多数游荡者营地都建立在水旁边,你跟这水走无论是向上还是往下,迟早都能走出去的。

  怎么在森林里找到水源?找一只弱小的野生动物,撵它,直到它筋疲力尽。它会自己主动去寻找水源的,你只需要在背后跟着就行。

  在森林里,那些弱小的动物可比你要熟悉的多。

  年轻人在尝试之后发现了一个问题,撵这些笨兔子毫无用处。它们虽然也会跑,但没有之前那种迅捷如风的感觉。而且森林这几天下过雨,地上到处都是水塘,它们跑渴的时候会随便找一处就直接喝了。

  这个方法还是失败。

  他没有办法,只能凭着感觉走,走一步算一步,说不定能出去。

  就这样走了几天之后,他来到了一处山谷附近。迷失方向的他想穿越山谷,看看对面有没有出路。

  “警告有人形生物靠近血肉工厂。”

  听到这声音的诺楠马上放下了手中的实验报告。

  “在什么位置?”

  “血肉工厂东面30度方向。”

  “塔灵听到了吗?瞄准那里,充能毁灭射线。”

  灯塔外面冒出了红光,有无穷的热量在聚集在塔顶,随时准备射击。

  “毁灭射线充能完毕。”

  诺楠使用感知共享的法术,选定生物是在工厂附近的一只鸟。

  透过鸟的视觉观察山谷情况,果不其然有一个身着破烂,衣衫褴褛。头发乱糟糟,打结的游荡者。此刻他正一步步的走向山谷。

  诺楠用了一个侦查。

  令他感到惊讶的是,这个流浪者显示的竟然不是黄色,而是红色,这意味着他是敌对的。能够与一向喜爱和平的诺楠为敌对的,那么就只有萌芽了。

  “是萌芽的人?”

  “只是为什么他的那个红标颜色这么淡?”

  他看过的标要么是黄、绿、红,像这种淡红色的还是第一次见。但他还有要事需要做,这人就随便处理一下。

  “这是啥意思啊?算了不管了,把他圈在森林里,让玩家去调查这件事情。”

  “又给玩家设置一个独立的隐藏任务,奖励还是如此丰富。唉我真是太善良了。”

  诺楠借助这只傀儡鸟施展法术。

  【认知改写】

  用鸟来使用法术的好处在于安全隐蔽,坏处就是只能使用一级以下的法术。而且伤害削弱,施展法术所消耗的法力值,也会增多。对一只鸟来说,这一次的法术的消耗就是让它生命消失殆尽。

  强行施展法术,在魔力不够的情况下就会消耗生命值。

  于是这只鸟就死了,不过它的牺牲是值得的。

  一团透红的法术灵光出现在鸟的尸体上,它笔直的向着年轻人的方向飞去。因为年轻人现在只是普通人而已,所以他根本看不见这团法术灵光。

  红色的法术灵光击中他的脑部,然后融入进去。此时年轻人前进的方向就与之前恰恰相反,原路返回。现在他无论再怎么如何,都走不出这片森林了。

  他在森林里远无边际的游荡着,就像一只没有意识的丧尸。直到他脑袋撞到了一根树枝,这才清醒过来。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这是来自哲学的灵魂三问。

  我是鲁卡,在森林里,寻找出口。

  他记得他好像是要根据水源来找出口来着,但是找的太累了,就在附近睡着了?虽然感觉哪里好像有些奇怪,但他相信他的记忆不会出问题。

  从现在起,他每天的经历就开始日复一日重复相同。就像是真的一个由程序设定过的NPC一样。他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出口,在找寻出口期间,饿了渴了都需要自己去捕猎寻找水。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森林里面搭建一座丛林小屋,也不清楚自己明明感觉离出口仅有几步之遥,但他却原路返回。

  仿佛这片森林才是他的家乡,只有到了这里,他才会感受到真正的宁静与安心。

  长时间重复枯燥乏味的生活,极其容易让人产生时间的误判,再加上法术的影响。(变成秃头)年轻人觉得自己在森林里面已经生活了四五年之久。

  他已经把这里当作是自己的家,而他则是维护这片森林和谐的守林人。

  无所事事的他会整理附近的野花,使他们生长的更加旺盛。或者,抓住一些笨蛋兔,让它们的数量不要太多,以免破坏食物链的平衡。

  诺楠担心他无聊,还特意叫了几两只变异熊娘陪他玩。一只黄色,一只棕色。

  对,你没有听错,是变异熊娘。这也是诺楠的一个小实验,他想看看血肉傀儡改造的生物究竟能否繁衍后代。

  “好啊,熊大,熊二。你们又来偷蜂蜜了。”

  之后便是年轻人与这两头熊的斗智斗勇,看起来好像无论是哪方都乐在其中。

  诺楠在塔中观察到他几天的动作之后,就不再去管他了,主要原因是因为动画片看腻了。

  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准备,那就是玩家的公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