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武道三国之关山戎马 > 第三百零五章 退兵
 
  “退兵,这个时候怎么能退兵呢?”
  折兰王庭暗怀鬼胎,一退而再退,西幽军逼近龙城,此刻已经稳住阵脚,如同一把利刃悬在胡人三大王庭的头顶,北伐之战, 大魏已经占尽先机!
  桓骑突入西辽腹地,覆灭西辽南苑禁军,让耶律大石下定决心向萧观音出手,迫使萧观音不得不自立为帝,使得西辽北院大王屈出律不得坐镇西辽大都,与萧观音对峙,西辽王朝分身乏术,无暇北伐之战,大魏已经立足不败之地!
  大魏军卒只需要按兵不动,等到秋天水草枯萎,胡人三大王庭便会陷入粮草短缺的状况,届时胡人军心涣散,大魏军卒乘势出击,定然彻底击溃胡人,封狼居胥,饮马瀚北,这可谓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而这个机会,张敬宗足足等了四十年,如今机会就在眼前,他怎么可能轻易放弃呢?
  “西幽侯大人,这是陛下的命令!”朝廷使者说道!
  “将在外,军令有所受,有所不受!”
  西幽侯张敬宗说道:“此事若是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理由, 即便是陛下的旨意, 也恕我难以从命!”
  见西幽侯张敬宗如此顽固, 朝廷使者也是无奈至极, 魏帝嘱咐过他, 等到西幽侯张敬宗与西凉侯萧绝城率大魏主力部队撤入关内,才能将他中毒的事情告诉西幽侯张敬宗与西凉侯萧绝城!
  “等回到静塞关,我自然会告知侯爷理由,此刻还请侯爷退兵,莫要让陛下失望啊!”朝廷使者说道!
  “我等身为大魏军卒,战场之上,从未让陛下失望!”
  张敬宗凝声说道:“陛下是英明神武之君,战场之外,陛下要让我等失望吗?”
  “侯爷,陛下他是有苦衷的啊!”
  朝廷使者苦口婆心的说道,可是在西幽侯张敬宗看来,却是言不由衷!
  “覆灭胡人在即,一统天下就在眼前,陛下能有什么苦衷?”
  西幽侯张敬宗说道:“既然你不肯说,那本侯就派人回许都,问问陛下有什么苦衷?”
  “来人!”
  眼见西幽侯张敬宗将派人前往许都,朝廷使者也顾不得魏帝的嘱咐, 不得不将实情告诉西幽侯张敬宗!
  “侯爷, 我告诉, 你可千万不能生张啊!”
  朝廷使者附耳说道:“侯爷, 陛下中毒了,虽然有两大强者替陛下护住心脉,可是陛下也只有三个月时间了!”
  “轰!”
  西幽侯张敬宗脑袋中一阵争鸣之声,随后一片空白,嘴中呢喃说句怎么可能,随后跌坐在大帐之中!
  身为北伐主将,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魏帝驾崩味着什么!
  魏帝一旦驾崩,大魏军心动荡,北伐之战必然失败,胡人三大王庭若是趁机机会,群追猛打,西幽大军恐怕就全部埋骨草原!
  没有了西幽大军,静塞关在胡人眼中,不过是城墙坚固一些,并非难以逾越的天堑,那时胡人牧马南下,大魏北方必然生灵涂炭!
  大魏北方生乱,吴蜀两国自然不会安分,必然挥师北上,抢夺大魏疆土,到了那个时候,莫说北伐失败,即便是大魏都有覆灭的可能!
  “退兵之事,非同小可,如今我西幽大军在草原腹地,更是不能有丝毫大意,我需要谋划一二!”西幽侯张敬宗失魂落魄的说道!
  “我不懂军事,全凭侯爷做主!”
  朝廷使者说道:“但是陛下所中之毒,分别来自于草原与苗疆,我想侯爷也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草原是胡人的势力范围,苗疆是蜀人的地盘,谋害陛下的幕后主使是胡人与吴蜀两国!”
  西幽侯张敬宗愤怒说道:“这战场上打不过我大魏军卒,就,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真是卑鄙无耻啊!”
  “既然下毒是胡人与吴蜀两国,那么陛下中毒的消息怕是隐瞒不了多久!”
  朝廷使者说道:“一旦胡人与吴蜀两国知道陛下中毒的消息,那么我大魏想撤怕是也撤不了了,所以侯爷,退兵之史一定要快啊!”
  “本侯明白!”
  西幽侯张敬宗说道:“本侯立刻通知大军坐好撤退准备,而后立刻通知桓骑,等桓骑回来之后,西幽军即刻返回静塞关!”
  “侯爷,就不等桓骑了吧?”
  朝廷使者说道:“桓骑留在西辽腹地,可以牵制西辽王朝的力量,为西幽大军撤退争取时间!”
  “再说了,直死军本就是死囚,为了他们让西幽军置身险地,不值得!”
  西幽侯骤然大怒,一把抓住朝廷使者的衣领,怒吼道:“陛下已经恢复他们清白之身,此刻他们在为我大魏浴血奋战,谁给你的胆子,如此污蔑他们?”
  “侯爷息怒,是我失言了!”
  朝廷使臣说道:“可是西辽腹地,不过一个桓骑和八千直死军,大魏可以没有桓骑,可以没有直死军,但是不能没有西幽军啊!”
  “为了一个桓骑,为了八千直死军,侯爷难道要置整个大魏于不顾,让中原生灵涂炭吗?”
  朝廷使者语重心长的说道:“侯爷,孰轻孰重,你可要掂量清楚啊!”
  “这是陛下的意思吗?”张敬宗凝声问道!
  “陛下虽然没有明说,因为有些话陛下不能说,所以陛下说大魏疆土,不容有失,想必也是有这个意思的吧!”朝廷使者回答说道!
  第二天清晨,西幽军营地已经空无一人,巡查的折兰王庭探子立刻禀报折兰桀!
  “西幽军撤了?张敬宗又搞什么鬼?”
  折兰桀也疑惑不解,自从踏入折兰草原,张敬宗便拿出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态度,逼的他步步退让!
  如今西幽军兵临龙城,张敬宗不攻城也就算了,此刻居然率军撤退,这就说不过去了啊!
  “再探!”
  就在折兰桀思索张敬宗为何退兵的时候,折兰天山出现在他的身边!
  “西幽军撤了,那就只有一个原因!”折兰天山说道!
  “什么原因?”
  折兰桀好奇不已,对于张敬宗这样的名将来说,马踏龙城应该是至高无上的原因,既然到了龙城,就没有轻易离开的理由!
  “拓跋洪得手了,曹之轩不行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