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洪荒之行走诸天的大巫 > 82、两败俱伤,才是我想要的
 
  ……
  犬戎首领身高三米,手里提着重达千斤的狼牙棒,跟没有负重一样,大步流星的向着姬伯安和南宫适冲去。
  来到距离两人还有十米远的时候,犬戎首领一跃而起,对着姬伯安的脑袋就是一棒。
  犬戎首领虽然智力不高,但也知道姬伯安的身份更珍贵。因为他身上的战甲,比南宫适的好看。
  姬伯安举起手中的大刀,就想挡住这一击。旁边战斗经验无比丰富的南宫适看的不由大急,脱口而出的喊到:“不可硬接。”
  南宫适虽然及时提醒了姬伯安,但为时已晚。只听场中一声巨响,姬伯安的战马,就被打得四肢跪地瘫坐在地上。姬伯安也因为大意,而被这一击打的吐血。
  南宫适见自家的三公子,一击就被重创,本就急切的心情更加着急了。
  顾不得多想,南宫适突然把陪伴自己多年的大刀,对着犬戎首领就投了过去。趁着犬戎首领,挥舞狼牙棒,打飞大刀的这短短片刻时间,南宫适纵马抓起瘫坐在地的姬伯安,就往自己阵营跑。
  看着到手的功劳就这么逃了,气的犬戎首领是哇哇大叫,跟着逃跑的南宫适,就大步流星的追了上去。
  犬戎首领每跨一步,都有一米的距离,快速奔跑居然不比南宫适骑着马慢。
  眼看就要被追上的时候,西岐阵营中的散宜生,赶紧指挥几个副将上去接应南宫适,准确的说,应该是接应他们的三公子。
  随后,西岐阵营中抽出了八元大将,八人一起围攻追击而来的犬戎首领。但这些副将怎是犬戎首领的对手,被他一棒一个打落马下,但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南宫适带着姬伯安就已经回到了西岐阵营。
  犬戎部落见首领都快冲到人家阵营中去了,也嗷嗷大叫的冲杀上去。
  散宜生为了掩护姬伯安,也下令全军出击。随后,双方人马60多万大军,就发生了混战。
  西岐因为奔袭了上百里又酷热难当,体力严重不支。犬戎部落却是以逸待劳,两军刚一接触,稀奇的30万大军就被犬戎压着打。
  虽然被犬戎大军压着打,但西岐大军结成军阵,也能勉力支撑着阵型不乱。
  但毕竟奔袭了上百里,现在虽然靠着军政勉强支撑着,但落败也只是早晚的问题。
  就在两军胶着的时候,左右两路大军也赶到了战场。
  魏贲看着自家军队被压着打,二话不说就领军加入了战场。
  虽着魏贲的加入,一时间双方的战场在此焦灼了起来,再次变得势均力敌。但魏贲的兵马,也是奔袭了上百年才赶到了战场。
  中军的30万大军,也只是因为看到了援军的到来,从而导致士气大振,短时间之内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
  而左路军在黄飞虎的带领下,在战场边缘五里处停了下来。这个地方已经是能潜伏的极限,再往前走就会被犬戎的游骑发现了。
  “将军,我军为何在此停留?不加入战场。”一个副将询问道。
  “我军奔袭上百里早已人困马乏,这个时候加入战场,不是送人头吗?
  吩咐下去让兄弟们抓紧时间休息,恢复体力。在派出斥候,严密监视战场的一举一动。”
  “可是将军,我军在跟犬戎大军交战中,已经落入了下风。若我军不快速支援过去,中军迟早会溃败的。”
  “报!”
  就在这时,一个斥候快马加鞭跑过来喊道。
  这个斥候来到黄飞虎身边又翻身下马,说道:“报,将军,右路大军已经加入战场。”
  “很好,再探。”
  “若!”
  黄飞虎转头盯着自己身边的那个副将说道:“有右路大军加入战场,那么中军在短时间内就不会溃败。你还不快下去传令,抓紧时间让兄弟们抓紧时间恢复体力。派出斥候,严密监视战场的动向,等到时机合适,我军在加入其中一战而定乾坤。”
  “若!”
  这个副将应了一声之后,就去安排去了。
  黄飞虎在后面撇了撇嘴,心里暗暗吐槽,“他娘的,这也就是在西岐。要是在我朝哥,敢质统帅的军令,早把你拉下去砍了祭旗。”
  殊不知,这员副将也只是关心则乱而已,因为带领中军的,可是自家侯爷的三公子啊。在他心中哪怕是这50万大军全军覆没,也比不上自家的三公子重要。
  ……
  一个时辰之后。
  “报!启禀将军,我军已有溃败之像,请将军定夺。”
  “通知兄弟们,整军备战,一刻钟之后,我们加入战场,冲击犬戎侧翼。”
  “若!”
  ……
  与此同时,在战场后方十里处的一座高山上。
  “殿下,姬伯安的中军快支撑不住了。”飞廉从山下飞奔而来,开口对着帝武说道。
  “黄飞虎那边是什么情况?有没有动静?”
  “黄飞虎的左路军,在距离战场五里处,修整了一个时辰。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在整军备战了,说不定现在加入了战场。”
  “双方的伤亡如何?”
  “西岐阵亡人数超过了十万,犬戎阵亡的人数不足五万。”
  “双方大战了一个多时辰,伤亡还没有二十万啊。”
  “殿下,中军统帅姬伯安,立功心切,带领大军奔袭百里,早已成疲惫之师,他自己也会犬龙首领打伤。犬戎大军以逸待劳,打败西岐大军是迟早的事。殿下,我们何时出击?”
  “嗯?你在质疑我的决定?”
  “末将不敢,末将也跟是姬伯安一样,立功心切。末将得到殿下传功以来,未立寸功。末将想早日上疆场,为殿下杀敌。末将对殿下的一片忠心,日月可鉴,望殿下明察。”
  听到帝武的质问,吓得飞廉急忙跪倒在地,表明忠心。
  “量你也不敢,很多时候战场杀敌,不光是打仗那么简单。西岐每隔3、5年就会向朝廷要兵要粮,区区犬戎,一个人口不足五百万的部落都镇压不了?你想一想,其中有什么猫腻?”
  “末……末将不知,请殿下教诲。”
  “哼,以后打仗动动脑子,我要光想着打打杀杀战场立功。弱势了,你也只适合做一个冲锋陷阵的猛将,永远成不了一个统帅三军的将帅。”
  “末将惭愧,让殿下失望了。”
  “你们呢?有何不同意见?不用拘谨,可畅所欲言,说错了也没有关系。战场杀敌重在经验,若你们不动脑子去想为什么,那么你们以后也只是一个冲锋陷阵的猛将,永远也不能为我独挡一面,镇守一方。”帝武趁机考验五个千人将。
  飞廉、恶来、方弼、方相、成延五人,都低头沉思。
  一会儿之后,反倒是武力值最差的成延,开口说道:“殿下,末将有一点愚见,请殿下聆听。”
  “说。”
  “末将等人,自从进入以来西岐以来。发现西岐的百姓,安居乐业,生活富足,完全没有受到犬戎的影响。而姬昌又每隔3、5年,又向朝廷要兵要粮,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说道这里,成延不敢继续往下说了,目露担忧的目光看着帝武。
  “只有哪一种可能?继续缩下去。”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西岐有反心。”
  “不错,能看到这里,说明你平时观察入微,有将帅之才。那么再说说,我为何不现在加入战场?”帝武目露赞赏的看着成延,用鼓励的目光,让他说一说自己此战的目的。
  “这……请殿下恕罪,末将实在看不出殿下有何战略目的。”
  “你们以后打仗,不要只顾着冲阵杀敌,要多想想打这一仗的战略目的。这样,你们以后才有可能成为一方的统帅。”
  帝武说教了一番,然后目光看向向战场的方向,悠悠的说道:“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消耗西岐的有生力量。”
  说完这一句之后,帝武停顿了一下,然后又开口说道:“两败俱伤,才是我想要达到的目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