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摄天下 > 第十一章 不可貌相
 
  兰陵郡地处青州,毗邻琅琊,数百年来都是关内最为繁荣的宝地之一。当地权势最盛的望族,是“四世三公”的崔氏,传承了几百年的天下门阀,期间出过数不清的贤人忠良,祖上更是有“十一宰相”的美名。

  现任家主崔寅年四十有余,素有才名,如今已官拜御史中丞,所出五子中有三子入朝为官,俱是前途无量。

  与崔氏平分秋色的是兰陵王氏,起源于太原王氏。百年之前,应五世而迁的传统,迁出了太原郡,转而到了兰陵,并落地生根。一门之中,在朝为官的足有百人,势力不可小觑。不仅于此,王氏还奉皇命掌管苍山的两条矿脉,铁玉之脉,其中的油水可想而知。

  老话说的好,一山不容二虎。

  兰陵的地盘也不算大,容下两只猛虎实在是有些勉强。两家都是表面上和气,私下里斗气,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大人们的勾心斗角,也或多或少的影响了孩子。崔王这一代里几个出挑的小辈,平日里也是互相的不对付,因着些少年意气,总想要压对方一头,逞个威风,争个面子。

  这次也不例外。

  苍山望丘的清虚观有法师设坛做阳事道场,旨在为百姓祛病延寿、顺星转运,总共为期三天。这三天内,每一天观内都会随机散发些画了八宝样的木牌,集齐一套就可兑换一样真正的道家八宝。

  两家的孩子都知道此事,当在茶楼里狭路相逢,不意外地起了争执时,就以此做赌,看看谁能够集齐一套,夺得那道家八宝之一。

  就算不是为了争意气,清虚观里的宝贝也是很值得争一争的,拿回去献给家中长辈也算个讨巧事情。

  今日已经是第三天了,有的孩子一大早就聚集在了山门口。

  山门前有个照壁,上镌“第八洞天,第一福地”的字样。清晨的风呼啦的吹,较之其他时辰还要来得寒凉。于是来早了的人就都等在照壁后面,分做了两堆,泾渭分明,互相不搭理对方。

  王琪是王家来早了的人之一,来得早说明不重要,重要的人都是在最后登场的,他们只是探路先锋,先整个气势出来,这也算是彼此较劲儿的一环。

  他是王氏二房的人,亲爹就是府里的管事王鹳,此次主要就是做家里娘子郎君的跟班,难听点也可以叫做走狗。

  这二字不辱没他家主人,也不辱没他,因为他们确实是一副小人做派。而且他的年纪是几个孩子中最大的,都十八了,还跟孩子们混在一起,没个根骨,不怪乎别人骂他走狗。

  此次二房来的是一个小娘子并个小郎君,大房那里也来了两个郎君,他走的时候几人还未起呢。

  吸溜着鼻涕,王琪抓着个包子吃得香,跟他爹一样细长的手脚有些委屈地蜷在一起,蹲在地上跟个大耗子似得。

  对面的那些人跟他差不多,要么是下仆之子,要么就是想要巴结上来的小门户,林林总总都有十几人了。

  随着时光推移,阳光刺透了云层,普照大地,散发着淡淡的暖意,总算是让冻僵的身子渐渐活泛起来。

  明黄的阳光下,山路上接连驶来了几辆马车。

  打头的那辆挂了个幡子,上面是崔氏的族徽,接着后面的是王氏的马车,再后面的就不认识了,看起来很普通,也没挂个象征身份的标志。

  崔王两家的马车一前一后的停下,从上面下来了几个年纪不大的少年少女。

  男的俊秀,女的娇美,都是一副好颜色。

  果真是贵人啊,都长得这般好看。

  其他来参加法会的普通百姓都围在一旁驻足观望,好像多看几眼自己也会变得不凡似得。

  一众容貌出彩的少年儿女之中,有一人长得最是好看,是个小娘子,穿一身水红色绣金线的广袖衣裙,裙摆的褶子估计有上百个,加上外披的红纱,行走间如云如雾,一派缥缈奢华之感。

  衣服再好看,那也只是个配件儿,关键还是得看人,而穿着这件配件儿的人虽然年纪尚幼,却已然是个美人胚子。小小年纪就可窥见其长大后的倾城之姿,身量未成,看起来有些娇弱,也更添一份娇态。

  就是如此娇弱的小娘子,却干着与娇弱极不相称之事。她葱白细嫩的手上牵着一根软皮做的绳子,而绳子的另一端却连着条狗。

  还是一条威猛凶恶的狼狗!

  就算是不怕狗的人,见了那立起来估计有人般高的狼狗都会犯怵,更别提本来就怕的人了。

  “啊!”有人惊恐地叫了一声,音调都吓得变了形。

  少年中最高挑的那个往后退了两步,脸色发青,两股战战,看来他就是那个极怕狗的人。

  “哈哈,崔晷,你个胆小鬼,连狗都怕。”少女指着高个少年哈哈大笑,声音又尖又细,听起来有些刺耳。

  怕狗怎么了?是这狗不值得怕吗?

  “王芸!你是故意带狗来的是不是?!”站在崔晷旁边矮一些的少年怒道。

  少女脸上一派骄横之色,“我就是故意的又怎么了?”她做了个鬼脸,“孙狸,有本事你咬我啊。”

  “你!”孙狸怒目而视,心中恼恨,却也不可能真去咬她。

  围观众人见此,都有些失望,初见少女时观其风姿容色以为是个和婉的,却不想是这个做派。

  果真是人不可貌相吗?

  见高个少年抖抖索索的害怕样子,少女又笑得弯了腰,手中的皮绳一时松脱,不懂事的畜生见主人如此开心,以为有个什么高兴事儿,瞬时跳脱起来,兴奋地左右蹦跳,接着冲入了人群。

  “啊!”

  “天啊……”

  “狗!”

  人群顿时乱了起来,跟个小牛犊大的狼狗,横冲直撞,抓住人就流着涎水,亮出尖锐的利齿。有好几人都被抓伤了,本来是祈福来着,现在这样,还真是飞来横祸。

  少女见此更是咯咯咯笑个不停。

  狼狗听见主人的笑声,受了鼓励,更是疯狂,见前面有个细瘦高挑的少年不像其他人一样退避,当下拖着长长的舌头就扑了过去。

  看到那扑过来的大狗,崔晷定在原地,他不是不想动,而是动不了,如今他脑中一片空白,右手短了一截的小指颤抖个不停。

  被挤开的孙狸回转头,见到那狼狗发疯似的扑过去,而崔晷却好似愣住了,当下大喝一声。

  “阿晷!”

  “啊!”

  崔晷感受到一股力量扯住了他的衣角,他僵硬的身体瞬时就往后跌去,倒在了地上。

  而狗落在了身前一步远的地方,嘴里却发出嗷呜嗷呜声,有些畏缩地慢慢后退。

  他后知后觉的往后看去,一个身形高大健壮的男人站在他的身后,气势惊人,旁边还跟着个瘦弱孩子。

  俨然就是叶征父女。

  刚刚跟在最后的马车就是他们的,父女两个在一边旁观了全程。叶征见少年被吓得一动不动,想着以后小子还要在这里待个几年,有同龄人帮扶总是好的,就想帮少年一把。

  至于那体型威猛的狼狗,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一只狗而已,从尸山血海里过来的人,还怕镇不住一只畜生?

  果然,等他放开气势,往少年的身后一站,都不用多动作,那只刚刚还威风凛凛的狼狗瞬时不敢造次,甚至在他上前一步的时候,嗷呜着后退几步后更是转身落荒而逃。

  站在旁边的叶栖迟看着那畏畏缩缩跑远的狗影,有些无语

  还真是没什么可怕的,她想。

  毕竟狗也是不可貌相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