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摄天下 > 第三十九章 上山
 
  叶栖迟有两个秘密,其中一个自是不用多说,另一个秘密是关于她特殊体质的。

  她拥有超出常人的自愈能力与超出常人的五感。

  与之对应的就是超出常人的痛觉感知与灵敏五感所带来的神经疲惫。

  这是有得必有失。

  若她是一个普通人,这很特别,可以但没有必要,更何况这种特别还特别的磨人。好在她不是个普通人,她是一个刺客。

  她是一个刺客,擅长刺杀与伪装。

  叶栖迟拖着腿回了胡儿巷的住处,她的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是在神经上遗留下来的剧烈疼痛让她有一种还没有好的错觉,于是她还是下意识的不敢使力。

  她白着张脸,脱下衣服,然后把衣服放屋内的炭盆上烤干,等收拾好之后,她躺上床闭上眼对自己催眠片刻,转瞬就沉沉的睡去。

  她睡下没多久,屋内的房门就被推开,乾婆轻手轻脚地走到她的床前,听见她熟睡的呼吸声,又探手摸了摸一旁的衣服。

  干的。

  不是她?

  乾婆又去摸了摸鞋底,冷的,看来真的不是她。

  当时在楼内乾婆就看到一个隐约的背影,看起来与叶栖迟有些相像。所以在后来那些鬼吏搜查楼内的房间时,她故意阻挠,没有让他们第一时间赶到发出声响的房间,而到了那间房间时,却只有一具尸体了。

  对于一个九岁的孩子能够杀死一个武功高手这件事,她并不怀疑她的能力,她只是怀疑她的动机。

  难道,她已经怀疑她了?

  所以,在回来之后她第一时间就到了叶栖迟的房间查看,然后当然是一无所获。

  叶栖迟第二天一大早起来,经过一晚上的休息,她的精神状况好了很多。她起床之后,照常出去跑步,这一举彻底打消了乾婆的怀疑。

  而跑完步的叶栖迟,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到了巷口的羊肉汤馆,她进去时,崔晷和孙狸已经在里面了。

  “阿迟。”两人招呼道。

  “如何?”叶栖迟落座,一边拿起个白馍啃,一边问道。

  “我昨天回去跟小叔叔说起那个计划,他也很是赞成,当时就散播出去消息,说是那男人快醒了,还看见了凶手的脸。然后我们就派人在医馆外埋伏,然后……”

  “然后怎样?”叶栖迟喝一口汤接道。

  “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现。”孙狸在一旁道,“其实也不算什么发现都没有,我们昨晚发现有两个身穿黑袍的人来了医馆。但是还不待我们的人有什么动作,那两个人就发现了我们,然后就逃走了。我们也不知道那些人是谁,所以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我可能知道那些人是谁。”叶栖迟突然道。

  “谁?”两人齐声问。

  “这事我还得再调查一下,明日你们再来吧。”叶栖迟思索了一下,“就在这个羊肉汤馆。”

  崔晷与孙狸面面相觑,最后点头答应了。

  叶栖迟抬头看了看这条曲折的上山路,她现在正站在苍山脚下,手中提了一个木箱,里面全是年货。

  她借口给白知送年货,上苍山来,其实是为了询问黑袍人的事情。毕竟她上次就是在白知的院子里遇上的那行人,要说除了乾婆,谁清楚黑袍人的事情,就只能是白知了。

  至于为什么不去问乾婆,当然是因为乾婆是林清那边的人,而林清是这具身体的母亲。她不想让林清知道她的本事,至少不是现在知道。而且她觉得白知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对于她身上的奇怪之处至少不会深究。

  他只看有不有趣。

  上山之后,在观门口,叶栖迟又遇上了小道士惠清,见他丧眉耷眼的,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本来她也没想去搭理他,却被惠清叫住了。

  “最近雪下的太大了。”惠清现在都不是在扫雪,而是在铲雪,“这观前的雪怎么铲也铲不完,很快就会积上很厚一层雪。”

  “恩嗯。”叶栖迟敷衍地应着,只想赶紧打发掉他,好去干自己的正事。

  “这雪大的前几天都发生雪崩了,就在后山。”

  “恩嗯,还有事吗?”叶栖迟忍不住问,这些都关她什么事啊?

  惠清拿着铲子有些扭捏,好一会儿才终于说出了真正的想法,“上次那篮柿子谢谢你了。”

  “哦哦,不用谢。”反正是丢在那里的,想不到最后居然让惠清拿了,还被误会是特意送给他的。

  叶栖迟也懒得解释,“我还有事要办,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说完,不等惠清再说什么,叶栖迟转身就跑了。

  到了白知的院落。

  “白先生。”叶栖迟把木箱放在白知面前,“这是我阿婆备的年货,我冒着风雪特意给你送来的,怎么样,是不是十分感动?!”

  白知的院子十分冷清,平时鲜有人造访,更别提有人特意来送年货了。

  “呵。”白知轻笑一声,声音里没有半点感动的感觉。

  “唉,我也是想要谢谢白先生这几个月来的教导,经过你对我的训练,我感觉自己的身体确实比以前强健了不少,连步子也轻快了很多。”叶栖迟凑上前笑嘻嘻的,“要说白先生定是武功十分高深,连我这体虚多病的身子都有法子改善。”

  “他武功高深,这倒确实是真的。”一旁的傀儡突然发声了。

  “哪里哪里,也就一般罢了。”

  叶栖迟眉脚抽了抽,这一本正经地自卖自夸与一本正经的假意谦虚还真是让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自己为自己的捧哏,什么癖好……

  “先生武功是高深,不过……”叶栖迟笑着道,“不知与上次来找先生的那些黑袍人相比又谁更厉害些呀?”

  白知朝着她的方向略略抬了一下头,不明意味地笑了一声,“原来你的目的是这个。”

  “你想探听他们的消息?”白知有些玩味地道,“你胆子还真是大,这是个隐秘,恐会招来杀身之祸,怎样,你还敢听吗?”

  叶栖迟也不反驳,直接道:“我其他的不大,胆子确实是比一般人。白先生,你若敢说,我就敢听。”

  “好,那我就告诉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