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720.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没关系。”

“我可以等。”

“等到……”

萧薰儿面带微笑,蹲着身,看着被压在阵里的紫妍,以及后面被补充进去的太虚古龙一族女子半圣,语气不急不缓,就是说出的话,让人心底发凉:“等到你们接管云岚宗驻防的指挥官自认为完成任务了,和你们开始联络了,却发现联络不上你们,预感到事情有些不对,一过来查看情况,却发现你们已经变成了我们的阶下囚,这时,不用我着急,我相信,你们太虚古龙一族的指挥官会比我更着急,着急帮我找到那个我想找到的人,哪怕,这个人的联系方式,就在你的手里。”

“你……”

紫妍无能狂怒的吼着,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能骂点什么,气势肉眼可见的一消,最终只能憋屈的挤出了两个字,把旁听的古熏儿都逗笑了:“卑鄙!”

“那好吧。”

“我就是卑鄙了。”

“然后呢?”

“又能怎么样呢?”

古熏儿一脸无所谓的耸耸肩,淡然无比的语气才是最气人的,尽管她的话已经很气人了:“你是个固执的女孩,恰好,我也是个固执的女孩,你想守护的东西,就算放弃一切也要守护,恰好,我想得到的东西,就算放弃一切也要得到,归根结底,还是你给了我这个机会,如果你有足够的耐心,让你们太虚古龙一族的五位斗圣陪着你来办理退学手续,或者说,不着急独立行动,我也抓不到这个机会将你拿下,所以,是你给了我这个机会,而不是我卑鄙。”

说到这方面,紫妍顿时闭嘴了。

虽然很不想承认。

但在这方面,确实是她的责任,是她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如果她能稍稍慎重一点的话,就算不带上五名斗圣,只带其中的一名斗圣,以太虚古龙一族的种族天赋,这位斗圣不说无敌,真想走的话,以古熏儿目前手头上的这点力量,还是拦不住的。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确实是她给机会了。

但是……

“他的态度,还不够明显吗?”

“让我们太虚古龙一族换防。”

“却不通知你们这些古族人。”

紫妍知道自己跑不掉,也就不费力的挣扎了,趴在地上,抬起头,看着古熏儿的眼神里充满了鄙视:“就算是一块死缠烂打的牛皮糖,真想挣脱,也是能挣脱的,既然你非要问为什么,我就跟你说句实话——他不信任你们,起码,和我们太虚古龙相比,他更信任我们,而不是你们。”

“这和你不给我联系方式……”

“有关系吗?”

古熏儿问出了一个看似傻傻的问题。

紫妍还没听出来。

单纯的反问道:“谁说没关系,既然他已经表达出了不愿意见你的态度,我自然不可能给你联系方式,再说了,就算我给了你联系方式,他也会拒绝你,还有见面的必要性吗?”

“好吧。”

“让我们把这个问题简化一下。”

闲着也是闲着。

古熏儿坐在紫妍面前。

像是在打发时间一样。

不急不缓的解释道:

“见不见我,是他的问题。”

“对吧?”

“我联不联系他,是我的问题。”

“对吧?”

“所以,就算是我联系上了他,被他拒绝了,也不能证明我联系他的举动是没有任何作用的,而且,就算是失败了,我也得到了一个答案,不管这个答案能不能让我满意和释怀,但是,我最起码可以通过这个答案放过我自己。”

“也许这只是我的好奇心。”

“也许这只是我的好胜心。”

“但是,哪怕是最后一次好奇,哪怕是最后一次好胜,我也希望给这个故事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就像是给年少阶段的我画上个句号一样。”

古熏儿淡淡的说着。

看着紫妍不信的表情。

笑了笑,揣测道:“当然,你也可以把我想的阴暗一点,比如说,我是个喜欢玩弄人感情的坏女孩,正因为他看清了我的这一点,所以,才避而不见,不希望和我有什么接触,怕我算计他之类的,不过,按照你的想法来说,你认为,他肯定不会这么想就是了,因为你相信,只有他算计我的份,没有我算计他的份,对吧?”

紫妍的表情相当吃惊。

就差没质问古熏儿会不会读心术了。

古熏儿确实不会读心术。

但是,换位思考,在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彼此的身份,得到和标准答案意思大致的答案,总是不难的。

毕竟,两人的身份是敌人。

想象敌人,自然是往坏了去想。

这是每个人的天性。

习惯性把自己当做正义。

希望自己每个举动都是正义的。

而正义这种东西,说白了,也只是个光明正大的借口或理由,一个人总不是十全十美的,想找毛病,也总是能找到的,所以这所谓的正义,也不过是一种能让自己心安理得出手的借口。

这就是真相。

这就是事实。

这就是阴暗面的想法。

一种总是能让人不舒服的想法。

古熏儿面无表情的摸了摸脸上已经消肿但还有痕迹的巴掌印,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看了一眼天焚炼气塔门前的人影,微微一笑。

紫妍也顺着古熏儿的目光看去。

情不自禁的瞪大了双眼。

“你来了?”

古熏儿似乎一点都不意外,放下手,淡淡一笑:“让你看到不好的一面了,实在抱歉。”

“陆渊!”

紫妍充满了委屈的哭诉声也在同一时间响了起来:“她欺负我!”

陆渊能来到这里,其实还要多多感谢陀舍古帝空间,正是因为陀舍古帝空间被他撕开了一道口子,又凝聚出了一柄钥匙交给了紫妍,才给他提供了一个准确的定位,避开了黑湮军封锁空间的大阵,从外界进入陀舍古帝空间,再从陀舍古帝空间里,根据紫妍携带的钥匙,定位,走出来。

整个流程很繁琐。

好在,效果也是很不错的。

黑湮军封锁空间的大阵,也不是能封锁住天下的所有空间,要不然,九星斗圣也就不至于成为至强者了,斗帝也就不至于被公认为无敌了。

说白了,还是要看个人实力。

这座封锁空间的阵法,可以短暂封锁住周边的空间,但是,对于斗圣级别的强者来讲,从中穿过并不难,除非这个阵法的核心是一名同境界的斗圣,要不然,根本拦不住任何的斗圣。

斗圣都拦不住……

就更不用说斗帝了……

陀舍古帝洞府所在的空间,无限接近于八大古族所在的小世界,设想一下,如果黑湮军能把陀舍古帝的空间也给封了,就代表黑湮军有能力,把八大古族任何一族的驻地入口封死。

斗圣可没能力撕开斗帝创造的空间。

太虚古龙一族例外。

如此一来,其他古族怕不是要憋死。

出不来,进不去。

所以,但凡用脑子想一想,都知道黑湮军不可能有这个实力,陆渊的出现也就变的顺理成章了。

当然,只是对陆渊来说的顺理成章。

对于古熏儿身后的几名斗圣、半圣和斗尊来讲,陆渊的突然出现,仿佛是一个个大巴掌抽在了他们的脸上,无声的在嘲讽他们的阵法没用。

更何况……

先前是请他们古族来驻防的……

眼下又一声不吭的把他们赶走……

他们黑湮军确实对古熏儿这个大小姐有点意见,但是,相比之下更有意见的还是对陆渊这个人。

“也不怎么样吗?”

一名九转斗尊歪歪头。

装作很小声。

实际上,声音并不小。

太虚古龙一族的女子半圣,也在打量着刚刚赶到现场的陆渊,从陆渊身上察觉到了那股虽然不纯,但是,部分纯正的血脉又似乎是很高级的样子,只能确认是同族的特殊气息,本来还是审视的目光,不知不觉就柔和了下来,虽然对不听话的紫妍还有点埋怨的心理,但是,看在紫妍的面子上,她还是决定放过陆渊,暂时不再质疑这次和古族开战的正确性。

至于古族斗尊的挑衅……

开玩笑!

这可是她们太虚古龙一族的人!

重点是,不是外族入赘的姑爷!

而是血脉不纯的自己人!

说句难听点的话,有她们太虚古龙一族内部人质疑的资格,但是,绝对没有八大古族指手画脚的份!

更何况……

“在这个年纪,成为斗宗的人,已经是凤毛麟角了。”

“我们龙族的发育时间比较长。”

“信不信,等他长到你们几个这么大的岁数时,能随手捏死你们几个啊,哪怕你们几个一起上?”

“不信的话,可以打个赌。”

“我敢保证。”

“给他一百年的时间,你们古族的族长都打不过他。”

太虚古龙一族的女子半圣使劲的吹捧着陆渊。

当然。

古熏儿并不认为这是吹捧。

紫妍也不认为。

还没等古族的几名斗圣、半圣和斗尊开口,古熏儿充满了认可的回答,就让他们几个被迫闭上了嘴。

“当然。”

“我可从来没质疑过他的潜力。”

古熏儿淡淡的说道。

随后,把话题扔给了陆渊:“甚至完全可以说,就是因为知道他的潜力,所以我才不会放手,就算是放手了,也希望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

陆渊很清楚古熏儿的意思。

点点头。

随后,示意道:“谈一谈可以,就先把她们放出来吧,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虽说你们都动手了,彼此也把对方打的够呛,但是,现在已经不是动手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自然可以。”

古熏儿点点头,毫不迟疑的下达了收起阵法的命令。

这才把紫妍和女子半圣放了出来。

“陆渊,她欺负我!”

紫妍委屈的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

让陆渊看的是哭笑不得。

摸摸紫妍的小脑袋,看着紫妍被烧焦的头发,以及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外加古熏儿脸上还没消散的巴掌印,眼角止不住的抽搐了一下。

手指一点紫妍的额头。

紫色的秀发顿时褪去了焦黑的颜色。

紧接着,疯狂生长。

被陆渊随手斩下去一大截。

把那些烧焦的地方也都一并斩掉了。

最让人吃惊的还不止如此。

附着在紫妍伤口上的金帝焚天炎也好像是收到了什么指令,在黑湮军几人和太虚古龙一族的女子半圣惊讶的目光中,这些细微的火苗也从紫妍的伤口处脱离,汇聚到了陆渊的指尖上,随着陆渊收回手指,紫妍身上的伤口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直到这时。

陆渊才把目光放在了古熏儿身上。

首先,自然是古熏儿的脸蛋。

可以质疑古熏儿的心机。

却不能质疑古薰儿的颜值。

“大胆!”

黑湮军这边自然是向着自家大小姐。

一看陆渊还想动手动脚……

准确说,应该是有动手动脚的意图……

当即就是一声大喝。

旋即,收到了自家大小姐警告的目光。

默默闭上嘴,主打一个听话。

不过,经过这一声大喝,陆渊也停下了想为古熏儿恢复伤势的念头,顺手又揉揉紫妍的小脑袋,这一次,手感好了不少,沉声道:“我们就在这里聊吗?”

“我们单独聊。”

“还有……”

古熏儿指了指脸上的伤痕:“我也要治疗!”

“你可以自己治疗。”

“别跟我说你没丹药了。”

陆渊翻了个白眼。

古熏儿没想到陆渊会有这种回答。

当然。

这和陆渊近期的心里变化也有关。

古熏儿不知道,是很正常的。

不过,虽然是不知道,但古熏儿也敏锐察觉到了陆渊的变化,想了想,试探性的提醒道:“你的变化很大……”

“这是自然的。”

“出去一趟。”

“涨了不少见识。”

“再无后顾之忧。”

“又碰上了一个好老师。”

“有些事,自然而然就想开了。”

“说起来,也是我忘了这件事。”

“按理说,确实该和你商量的。”

“当然。”

“同不同意,你说了不算。”

陆渊动作轻松的耸耸肩。

让古熏儿下意识笑了起来。

“看来,我赶上了一个好时机。”

“也应该多感谢一下你的老师。”

“要不然,今天怕是难以收场。”

古熏儿轻描淡写的,就把刚刚发生的一切归结成了误会,没管气鼓鼓的紫妍,自顾自的发出了邀请:“去一旁聊吧,这里的损失后续会有人来赔偿,外院的环境还没遭到破坏,怎么样?”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