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田园戏精 > 第0009章没有白吃的午餐
 
  这个“家政小精灵”1001不是号称和自己心意相通么,那就是说,自己不管在想什么它也知道咯。抓住这一点,她尺素就能让它的所有“知道”都变成“不知道”。

  作为一只戏精,她的自我修养之一就是“欲愚人,先自欺”。所谓“欲愚人,先自欺”,就是说她的心境已经修炼到了可以控制自己所思所想的可怕地步。

  即使现在她是被困于一具肉体凡胎之内,她也依旧是一只修炼千年即将得道的戏精,她依然可以颠倒黑白,混淆视听,控制自己的想法,让人不知真假。

  系统不是可以知她所想么,好啊,她的脑子里可全都是黑白交织的灰色禁地,孰真孰假,就让1001慢慢去猜吧。

  人,阴晴不定,喜怒无常,极静极动,是黑是白,孰真孰假,对她尺素来说,都只是一场戏。

  这就是戏精的自我修养之一【欲愚人,先自欺】。

  自己先信了,且看它信不信。

  也不知是石永昌那事怄到了1001还是这番心思被1001所知,总之那系统1001是许久不再出声了。尺素也不去理它,全程一点都不嫌脏的直接上手刨土挖那扁竹兰,打算至少挖个一半回去。

  这扁竹兰的花与鸢尾花极其相似,她想拿回去在坝子边种点,来年春秋时分开花肯定是极好看的,这东西性喜湿润和阳光,又耐阴耐寒,就种在房子东边的空地那里好了,药用方面,它性苦、寒,主治清热解毒、散淤止血、消肿止痛……

  ——“可用于急性咽喉痛,咳嗽痰喘等症状,治外伤出血,跌打损伤,胃出血等,并解乌头、蕈类食物中毒。”1001在心底突然出声并不徐不疾的给她科普道,“你想找这个是吗,我可以先把这个山头都扫描个遍……”

  “不用了,”尺素兴致缺缺的拒绝它道,“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甩了甩有些麻的手,尺素将指甲缝里的泥巴和腐叶碎屑一一弹了出去,尺素状似不经意地顺口说道:

  “你一个系统,切断了和主神和中心的连接,不接主神和中心派的任务,你要从哪里获取能量和所谓的经验值来升级?接下来是不是你要自己派任务给我?是不是那些我完成的任务中都有个契机可以让你来吸取这个位面的能量好升级完善自己?”

  “这是双赢啊,”1001有些不解,却也并未出言反驳她的猜测,“你也不吃亏,为什么不答应?”

  它没有否定自己的话,那她就应该是推测对了一些。

  尺素这样想到,甩了甩手里刚挖起来的扁竹兰根上的土后才扔到竹背篼里去,道:

  “因为,我就是不想如你的意。”

  “什么!?”1001简直奇了怪了,这简直就是它遇到的最奇怪的一个宿主,“我想不明白,这件事对你我来说是双赢,我们现在还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升级之后你也……”

  “别我们……”尺素在心底打断了它的话,同时将那些刨开的土又盖了回去,她只挖走了一半,还留了许多。

  背好竹背兜站起来,尺素在林子里继续寻找着目标,“1001,你不过是把我和你自己一起都害得被什么联盟通缉罢了,还扯什么我们……另外,你的能量如果是来自这个位面世界的话,那么你获取了之后它又会怎么样?”

  1001察觉她的情绪有异,也打断了她的话:“你还在为那件事生气,修仙的难道就这个心性?”

  “对,就是这样。”尺素语气平淡,但听在1001这里却意味挑衅得只差没叉腰挑眉了——“不服咬我啊”。

  这下子,尺素没料到话包子属性的1001竟然会好半天都没再说过话。

  等它再开口,尺素的竹背篼都被扁竹兰和各种野菜装满一大半了。

  “嘿嘿,不如我的意是吧……”1001机械般冰冷的声音像是裹上了一层格外沙雕而又邪魅狂狷的外衣。

  ——“往前直线距离九百步,有可食用的羊肚菌,营养价值丰厚……”

  ——“西南方直线距离一千五百步,有珍品竹荪……”

  ——“东北直线距离五百步,有高级食材白蘑菇……”

  ——“再往东约一千二百步有鸡油菌……”

  ——“牛肝菌在……”

  按理说,以现在这具身体的素质,尺素是不敢也没能力再往深山里去的,本来已经挖了半竹背篼扁竹兰的她又在山沟沟里摘了点苦麻菜和蕨菜就准备回去,但是1001这么一说,尺素却是一反常态地听它讲的话绕路去采了点蘑菇。

  别说,按照1001说的,还真是一采一个准。直将竹背篼要给装满了才停手停脚的歇下来。

  “不是不如我的意么,本系统看宿主采蘑菇倒是采得挺欢的啊~~”1001在心底出声道,依旧是贱贱的感觉,活力满满。

  尺素“嗯哼”一声,在树林子里摘下好几张不知名的大叶子将背篼里的各种蘑菇都盖好后才在心下应它道:

  “你不如意我乐意,采蘑菇我也乐意,我乐意就乐意呀,我管你乐不乐意!”

  1001:“……”ヘ(__ヘ)

  费一番功夫把背篼装满早天亮了,穿过树叶子缝隙的太阳光直刺人眼睛。尺素早饭还没吃,这会儿肚子饿得咕咕叫,实在是扛不住了便要下山。

  只是这一路爬上来容易,下去可就难了。

  看这路实在是太陡,尺素便决定先往东边走几段再往下绕,结果才走了两刻钟不到就又累得不行。

  走这一阵,路上野菜什么的没有再看到,倒是发现了好几坨野鸡屎。

  看着鸡屎旁那种熟烂了的红果果,尺素立即转头开始巡视周围环境,结果真就在头顶的山崖边上发现了几株茂密的鸡嗉子果树,结了满满一树的红果子吊在枝丫上,密密匝匝的沉得树枝直往下坠。

  就是太高了,她够不着。

  想了想,尺素放下空竹篮去扯了几根看起来比较结实的野藤藤拿在手里,又撇了几根韧劲极好的细竹枝,双手拧巴着就要做个陷阱出来。尽管她已经很小心,但白皙细嫩的手指上没几下就被划了好几道口子,血珠缓慢的往外钻。

  十指连心,尺素咬牙忍着疼,循着前几世的记忆把好几股野藤拧成一簇缠在两截竹枝上,交叉绑住,再拿两根竹枝将另外两端绑好,接着就一层一层的往上叠,不到一柱香功夫一个金字塔样式的竹笼陷阱就弄好了。

  只是手指上结痂的伤口还有些刺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