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田园戏精 > 第0012章我保证
 
  “啵!”

  一旁吹着鼻涕泡的小屁孩可算是把他那鼻涕泡给吹破了,一干人就这么回了神。

  “你,你不是老虎,”扎冲天辫儿的小孩儿突然就结巴起来,“你,好看,不是老虎……”

  尺素“嗤嗤”的笑了两声,摸摸他的冲天辫道:“好看就不是了呀?那妖精呢?”

  “啊?”‘鼻涕泡’身边活了门牙的小孩张大了嘴,“原来妖精那么好看呐!”

  “鼻涕泡”一把推得他趔趄了一下:“傻了吧你!斗哥说长得好看的叫仙女。我知道!”

  “就是就是!”冲天辫儿连忙应和道,狗腿的很。

  这番场面,但见尺素拿手遮着嘴直笑,露出粗布下的一截玉腕来,凝霜赛雪,且巧笑倩兮,眉眼弯弯有如新月。

  石奕在一旁直咧嘴,摸着“冲天辫”的头就向尺素介绍道,“这是我二哥的孩子,文栋,快叫婶婶。”

  “婶婶!”石文栋摇头晃脑的大声喊道,头上的冲天辫也跟着他的动作直晃悠。

  尺素觉着有趣,又笑道:“这孩子怪有趣的,看着就是个鬼灵精,平时肯定没少调皮捣蛋吧?”

  石文栋晃晃脑袋,结果还没张嘴狡辩,“鼻涕泡”就开始举报他了:“婶婶婶婶,就是他,上次吓七舅爷家的老母鸡就是他出的主意!”

  “那还不是因为他家鸡啄你么?”豁门牙的小孩儿替文栋说了句话,立马收到一记眼刀,委屈巴巴的去看石文栋要撑腰。

  这一场灵动的眼神戏,又是逗的尺素发笑。

  其他小豆丁看着,突然争先恐后的开始自我介绍起来,生怕自己落了后。嗐,谁不想让漂亮姐姐记住自己呢?

  尺素与石奕还有几个小豆丁聊了会儿,将鸡嗉子果分给他们吃了些,知道了“鼻涕泡”叫董小年,是村口董秀才亲弟弟的老来子,素来被董二娘子吴氏给惯着,活脱脱的小霸王一枚;而缺门牙的小孩儿叫石文金,是石奕大哥石远平的幺子;另外默默凑热闹的是里正家的独苗苗——大宝。

  时间不早,也该回去做饭了。尺素跟石奕和一帮小豆丁告别完,一直沉默的大宝却拉了拉她的裤腿:

  “郭婶婶,你这么好,能不能把毓文他们接回家去?”

  尺素突然有点想摸摸他的圆脑袋,最终克制住忍下了,只是双手有些紧张的提着竹篮子,语气郑重的笑着对他说了声好。

  “你保证。”大宝依旧不肯放手地紧紧拉着尺素。

  “我保证。”

  尺素蹲下拍了拍大宝的小肩膀,和他拉了勾,这才脱身上路。

  看来,石家大嫂那里对几个孩子不是很好啊……也是该早点把三个孩子接回来了。

  不过还是要先填饱肚子再说!

  好!下午再去!

  心里这样想着,盘算着准备做什么菜怎么做的尺素快步的走到了村尾。

  突地,一盆脏水兜头泼来!

  尺素骇得往边上一跳,脚踝疼得差点直接坐倒在地,心神未宁的定睛一看,只见一个细竹竿瘦似的妇人倚着柴门不怀好意的冲她直笑。

  那妇人约摸二十岁的年纪,穿着一身土布衣裳和蓝碎花裤子,腰上并系一条粗布红裙。这般打扮极为爽利,裙子往腰上一别便好下地干活。

  尺素见她身板极扁瘦,个子却又偏矮,衣裙罩在她身上空荡荡的活像糊灯笼的纸,五官虽长得不差却是晒得面色发黄,独有一颗米粒大的黑痣钉在人中上。

  仔细想想,原主是记得她的。不过只知这妇人娘家姓唐,是去年夏天和原主一同嫁到这石家村的,还都嫁的石家人。原主嫁的是族中永字辈排行十三的石永昌,她嫁的则是族中老幺——十九郎石永寿。

  同住村尾,二人年龄相近,是邻居也是妯娌,可算是有缘,但这唐氏可从来就不怎么待见原主,经常在村里河边碰上都要说些闲话来刺上一刺。

  原因么……可多了去了。原主以前觉得莫名其妙,尺素此番心里可跟明镜似的。

  眼见着没有泼着尺素,唐氏倚门冷笑一声,半句话也不说的拿爪子“咣当”敲一下铜盆,弄了个震天响儿,转身又“嘭”地关上了柴门。

  尺素还保持着站在路边木呆呆的状态,半晌伸手来揉揉发疼的耳朵,只感叹唐氏真个生了副刻薄早死的相!

  咬了下有些发干的唇,摸摸饿得又叫了起来的肚子。

  哼,暂时不跟她计较。

  填饱肚子要紧!

  尺素忍着脚踝疼快步赶回去,爬上了小山包赫然发现院坝里多了两桶水。

  两木桶装的满满的水。

  嘶,这水是谁挑的啊?

  “反正不会是那石永昌。”1001闷闷的在心底出声。

  “你少阴阳怪气的啊,”尺素话里头有些警告的意味,“总不会有人要在里面放毒害我吧?”

  1001立马吐槽道:“你戏还真多。”

  要泥寡啊!

  “咯咯咯!咯咯咯……”

  东南角的鸡圈里,鸡饿得直叫唤,尺素当它们是在为自己和1001辩解,心下也记着了待会儿可不止她自己一个要吃饭。

  嘴上那么多戏,但水究竟是谁挑的,尺素心里多少已经有一个谱了。

  兀自拿钥匙开了锁,进灶屋放下东西她便又绕到土屋后头去挖扯了点葱姜蒜来当调料。

  才回灶屋系上旧衣改的围裙后,尺素手也不拍一下的拿着火钳和柴棍就将灶里的柴灰拨了出来,将灶清空了,把柴塞进去,又挽一把脚边的秸秆干草啥的握在手里。这些东西是极好点火的。

  这不,火折子一掏出来,“轰”的一下就给点燃了嘛。

  橘红的火光暖暖的照亮着脸庞,尺素忍着流口水的同时把燃烧的干草团塞到了冷冷的灶里,然后才不徐不疾的拍拍手上的土,拿瓢把水缸里的水舀到锅里去。

  虽然昨晚她已经把锅洗过一道了,但不知道那之后还有没有老鼠之类的脏东西爬过,而且就目前看来就算地府不收她,她也不想因为吃的不干净而染上什么病。

  这些水是原主前天一大早从溪沟里担回来的。

  原主虽说手看着挺细嫩的,可嫁到这石家村近一年的时光也不是吃干饭的。这家里做饭洗衣的杂事她都尽了力去学去做,包括后来种地插秧挑水那些个活,慢慢的也就这么活过来了。

  而尺素好歹也转生九世历九难尝八苦,属实是个身经百战的戏精,特别她九世中的其中一世还是个厨子——虽然最后是被饿死的。

  但反正生个火做个饭对她来说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