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田园戏精 > 第0014章不正经的
 
  “你是想通过我来借他的运?”

  在山上时,尺素就清楚的看到石奕有武库伏犀骨。

  所谓武库伏犀骨,是伏犀骨的一种,凡间相术师有“伏犀贯顶,一品王侯”的说法。

  石奕的伏犀骨,她今早观之算不得上贵,但勿论盛衰时代,有此相者大多为国家屏藩柱石之臣,最次,亦为州伯邑候之列,有政治之盛名,亦可流芳身后也。这种人天性诚中有机智,厚中有巧诈,有迫于事实之奸险行为,有武权者,更是刚决勇为,贪妄走险。

  要是和这种人打交道,以她如今的身份,也不知道今后是福是祸。

  而所谓的“借运“”,有人以为是把别人的好运气转给自己,或把自己的衰运转嫁給别人,但其实“借运”是指借其它万物生灵的运或神灵等气运的庇佑来挡掉人本当发生的灾祸。

  借运分为三种,向别人借、向自己借和向上天借。

  这三种方法的最后一种是一定要还的,前两种可以不还。向别人借运虽然不用还,但只能借一点点,所以可以说成“沾光”也更为贴切。向自己借,实际上就是用自己未来的运程来换,比如将自己晚年的好运先借来现在用。而奉礼拜神、信仰求运等都是向上天借运的方法,这个待事成之后也是要还愿的。

  因天下万物同性相斥阴阳互补,所以总的说来,“借运”也仅仅只是一种互相增补运气的方法而已,属于一种互相辅助、阴阳互补的方法,并不是取某人好运来替换掉自己衰运的“换命”。

  但是,尺素觉得,这个系统小精灵的“借运”就不那么一定了……

  “不要把本系统想的那么坏嘛,”1001赶紧开始狡辩,“借运势又不是什么坏事……”

  “对你不是坏事吧,”尺素端起晾凉了些的汤,咽了一小口(啊,有种莫名感动的味道(๑>ڡ<)☆)心情顿时好了不少,“我劝你别在我身上打主意,我现在的身份是个寡妇,论辈分也能让他管我叫婶婶了……”

  “宿主不要妄自菲薄,要相信这具身体的魅力!”

  “这具身体的魅力?”尺素质疑,“难道我就没有人格魅力了么?”

  “这个,”1001竟然有胆子迟疑了,“你有人格吗?至于魅力值,这个有待系统检查完之后根据准确的数据再进行科学计算……”

  “慢!”尺素赶紧打住它的长篇大论,“你的权限呢?开一下。”

  如今她的读取之术对凡人并不管用,大多时候也就对着那些低智的飞禽走兽能有点感应,她想查看一下1001的底细还要被告知权限不够……这憋屈的,还只许1001偷窥她的内心世界啊?

  1001深知她此刻的想法,嘿嘿一笑便道:“宿主不用着急,只要完成系统颁布的任务获取一定积分就可以升级权限查看‘限制级’资料了。宿主要不要先看看商城呢?1001的系统商城里面可是有很多好东西呢……”

  伴随着1001的念叨,尺素脑海之中立马升起一面巨大的菜单栏:

  “养颜丹,大力丸,体力丸,速效体力丸,速效护心丸,续命草,生子丹、生女丹、双子丹、三子丹、多子丹、避孕丹……”

  你是什么不正经的生活系统啊啊啊啊啊啊!

  尺素闭了闭眼睛,在一瞬间有点点想自戳双目,不对,应该是戳脑子——感觉自己脑子脏了(>﹏<)

  “请宿主正视自己!”1001不服,“生儿育女是发挥您的生育价值,在本位面也是人族女子的头等大事之一,本生活系统将为您竭诚服务,势必在方方面面都事无巨细地为您妥善准备!只要您需要,我就有准备!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办不到!”

  尺素扶额:“……行吧,先不管这些,这个时候灵气太稀薄,修炼不行,那给我看看有没有什么武功秘籍。”

  “不好意思没有。您的等级权限不够。”

  “……???”要你有何用?

  尺素放下粗瓷碗,擦了擦嘴,心下正处在情绪爆发的临界点,1001偏还无意识的继续进行推销:“宿主不要沮丧嘛,要不要考虑一下多子丹,还有一举得男丹?目标石奕真的超不错!”

  “滚。先不说石奕的事。你商城里的这些难道都是免费的?”尺素没好气的质疑道。

  “当然不是!要拿积分换的!”1001立马露出一副吝啬抠门的样儿来。

  “那你说个鬼啊。”

  和1001的心里谈话就此仓促结束。

  尺素专心吃完饭,两盘野菜都被她消灭了小半,蛇肉基本更是吃的干干净净,只剩些汤和蘑菇了。

  将大簸箕扣在桌上面防尘防虫,而剩下的蛇汤则被她拿大粗瓷碗盛了满满三碗,又再拿三个缺口大碗盖着放进了竹篮子里,一番功夫洗碗刷锅收拾厨房,又在土房后院的柴屋里取了一大瓢米糠来和着水跟菜叶喂了鸡。意外的在稻草铺的鸡窝里摸到了五枚鸡蛋,一阵欣喜过后这才有空闲歇下来。

  不过也是歇不得的,等汗差不多不出了,尺素擦洗了一番脸和身子换了一件鸦青色的粗麻布衣,重新梳理好乌压压的长发,挎上沉甸甸的竹篮子锁了门便要往村口去。

  只是路经那十九郎石永寿一家时,又是不得安生了。

  “你是不是……狐狸精……没良心的!这日子没法过了!”屋内女人大声哭喊道。

  “爱过不过!”男人终于不耐烦的出声了。

  “好啊你石永寿,你敢吼我!?”女声歇斯底里起来。

  ——“哐当哐当!”一阵稀里哗啦的摔打砸声。吓得尺素越走越快赶紧过了他家门儿。

  身后的声音却似越来越近,追着她撵来了:

  “你去哪儿?!”男人着急了。

  “我回娘家去!”女人怒道。

  “咚!”

  身后距离不远的柴门突然被打开,刚刚好跑到墙拐角的尺素:“……”

  这不巧了么,这不巧了吗这是!

  “给我站住!”

  唐氏尖利无比的声音刺进耳朵里,怨毒的眼神恨不得把尺素纤弱袅娜的背影给戳几个窟窿出来。

  凭什么听你的?姐姐我是路过也躺枪啊!

  尺素面上不慌不忙的挎着篮子一个劲儿的直往前走,暗地里默默加快了步子。

  好在后面石永寿闻声就追了出来,及时的一把拉住情绪激动的唐氏:“你在闹什么?在家没闹够还要闹到外面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