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田园戏精 > 第0015章拒绝吃素
 
  唐氏脸涨的通红,梗着脖子被石永寿拉得踉跄好几步,直到倒在他怀里都还在不住的挣扎:

  “不够!跑那么快心虚啊她!小狐狸精!”

  石永寿又急又气,也是羞得脸红脖子粗:“你说哪儿去了,她是我嫂子!”

  唐氏冷笑道:“行了,咱俩这么多年,我还不知道你?你心里想的什么,你自己也清楚!你们两个!不要脸!”

  ——“啪!”

  一声脆响,各家或远或近默默跑出门来看热闹的人“嗖”的一下都缩了缩脖子,齐齐迅速的掩上了门,又不一而同的留了条缝在那儿瞄。

  唐氏懵了,石永寿也懵了。他俩刚才纠缠间都没注意到有一个巴掌是对着唐氏的脸高高抬起又重重落下。

  折回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打了人耳光的尺素喘着气揉了揉手掌心,目光沉沉的定在了唐氏的脸上:

  “弟妹这张嘴,也该有人管管了!”

  唐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打了,猛地往前一挣,两只带着黑泥的爪子伸出来便要挠人,却是立马被石永寿锢在怀里,正要破口大骂也是刚蹦出几个字来又被石永寿捂住了嘴:“啊!郭氏你……唔唔唔!唔!是……云唔兽魂丹!嗯!”

  石永寿猛地被唐氏咬了一口手心的肉,疼得脸色发白仍是捂着她的嘴不肯放开,神情还有些不大敢看尺素的眼睛,只侧首说道:“堂嫂,不好意思……”

  “不用,”尺素直视着他的双睛,语气平淡的道,“我清清白白。”

  不是叫尺素,就真当她吃素了!

  她拒绝!

  尺素挎着竹篮子理了理衣服上的褶皱:“我还有事,不过弟妹现在突发恶疾,我一时也是走不开了。”

  “恶疾?”石永寿闻言两条浓烈的眉毛都快皱到一起去了。

  尺素眼神平静地一扫那些藏在门缝间充满了窥探欲的眼睛,那纤纤不盈一握的腰挺的笔直,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隐隐的正气,莫名而来的威压令人不敢逼视。

  她盯着唐氏那张气急败坏的脸点头开口道:

  “今天,我就帮你确一下诊。幺弟妹,我记得咱俩嫁来石家的第二天可是一起去听了族规祖训的,妇人淫乱不是小事,你空口无凭信口雌黄的在自家门前乱讲,是想毁石氏一族百年清誉?你这样胡闹,可知自己已经犯了七出之条?”

  这话一出,不少躲在门后偷瞄的人都皱起了眉头。个个都没想到,这石郭氏往日里看着是文静秀气,性子如泥捏的一般,今天和唐氏对上倒是挺硬气了一回。尤其耳光都打了,说些话来还句句以理压人、头头是道的。

  更有人认为,唐氏以前可没少给这郭氏使绊子,但郭氏每次都是大度的一笑了之。依尺素现在的作为看是真被惹火了,唐氏今天这一回还真是踩到了老虎的尾巴……

  退一万步讲,毁人名声的事哪个忍得?

  不顾唐氏那凶悍而狠毒的目光,尺素平静地继续当着石永寿的面说道:

  “七出者,无子,一也;淫佚,二也;不事舅姑,三也;口舌,四也;盗窃,五也;妒忌,六也;恶疾,七也。你平生妒意、妄加揣测、红口白牙的辱我清名,是为犯了第四条和第六条。动辄出口伤人,胡说八道,实在难忍,如此偏歪不治之症等同恶疾!

  “望你今后,好自为之!”

  尺素掷地有声的说完最后一句便要转身离开。

  “堂嫂,”石永寿却出言叫住了她,“今天的事确实对不住你,不过,我希望动手这种事不会再有第二次。”

  尺素心下微微一笑,面上却是绷着脸道:“知道了。”

  眼看尺素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线中,气愤至极的唐氏恨得牙痒痒,直将石永寿的手掌都咬出血来,还是难以忍下心头那口恶气。

  只她被石永寿牢牢的抱在怀里,这会儿力气没了,也闹腾够了,最后二人竟如没事人一样的搂着进了门。

  看热闹的人颇觉无趣,随着二人和好也全都齐齐关上门,各回各家。

  好似一切都没发生过一般。

  这边厢,耽搁了多时的尺素顾不得脚疼,只提了篮子快步而行,等到了村口,凉秋天的,她额头上竟是又出了一层细密的汗,也不知是累的还是疼的。

  “扣扣——”敲响石永兴家的大门后,尺素便静静的站在原地等。

  这个时候,村里人家大多已经吃完了晌午饭,应该正是洗碗刷锅或者闲着消食的时间。家里是决计不会没人的。

  在原主的记忆里,石永昌的大哥石永兴也是个品性忠厚孝顺的老实人,有一手打铁的好手艺,在族中行六,娶妻李氏,两人都已年近不惑,膝下两个女儿也早早出嫁,现在家中只剩一个老来子毓柱,今年也不过才虚岁十三。

  两夫妻与石家二老住在这老宅里,不仅种着七八亩良田还经营着一家打铁铺。

  这世态,并不是会打铁便能开铁铺的,需要在县里留档经过一系列的批准才行。

  听说是石永兴有几个拜把子的异姓兄弟在县城里有门路,这事才办成的。

  打量了一会儿这土墙青瓦,原色的木门“吱呀”一声便开了。

  但见一张熟悉的长脸拉老长的出现在门后。

  大嫂李氏如往常般眼皮上下一翻将尺素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个遍,似乎仔细在确认,半晌后才侧了侧身子示意她进来。

  一声未出,面上更是半点笑意也无,绷着一张皱纹颇多的老脸,脸色还阴沉得可怕。

  尺素感到窒息的试图尬笑缓解气氛,却失败的发现只能抽动抽动嘴角,跨过门槛后她主动的向李氏说明了自己来意,并想将竹篮子递过去,谁曾料李氏是半点接过去的意思也没有。

  空气再度凝固。

  直到二人穿过院子看到正厅厅堂及厅内正在喝茶逗的石家二老,李氏这才像活过来了一般,笑意吟吟的开口道,“爹,娘,你们看谁来了?”一边说着,腆着一张老脸老爪子地就要往尺素手里的竹篮子上头搭。

  好家伙,尺素现下心里的反应仿若看见哑巴能说话、断腿站起来的医学奇迹一般,简直了!

  现在你想要?本姑娘还偏就不给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