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田园戏精 > 第0018章病情加重
 
  老宅那边足足五间敞亮平房组成一个前院、中庭和后院;二房这边就是一间平房坐北朝南,旁边两间屋子与左邻右舍紧挨着砌了院墙。

  尺素扣了扣门上锈红的铁环,却迟迟不见有人来开门,里面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听见,倒是隔壁家的同族三嫂大徐氏闻声开了门。

  “是十三弟妹啊?”她探出头神色有异的招呼尺素一声。

  有古怪!

  这样的神情和开场白,顿时令尺素心下警铃大作,预感接下来这妇人说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果不其然的来了。

  ——“小雪的病突然加重,九弟妹把孩子托到我家里,自己已经去三叔公那里了,大荣去通知你,许是恰好错开了!”

  加重病情……

  尺素听她一溜烟说完,心头便烧的慌,匆匆把竹篮子往人手里一塞,道了句谢便急急忙忙的往三叔公家跑。

  石家祠堂后的一排青砖大瓦房。

  两扇原色木门大开着,看得到里头天井投下的光线有些暗,尺素一鼓气地跑了进去,气还没喘匀呢,脚下一个不注意勾着门槛就差点摔了。

  幸好,恰巧从里头走出来的张玉花接住了她。

  “慢点儿!”张玉花把她扶好站稳当了才松手。

  眼睛看上去却是有些发红的。

  尺素看见当即皱了眉头急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你哭过?”

  张玉花撇了头,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哪有的事,你进去看看吧。”

  尺素蹙着眉头,跟着前边出来的一个引路人进了后院儿。

  打了帘子进了屋。但见一个年纪在四十岁上下的妇人端着一只空药碗坐在雕花木床的床头,药碗里头残存的棕褐色液体正散发着一股不大好闻的药味儿来。

  木床里头,还躺着一个被妇人遮住上半身的小女孩儿。

  尺素走近了去瞧,发现小女孩儿生的极为惹人怜爱,正是石毓雪。

  这姑娘已经十一岁了,可如今看着却不过是七八岁小孩的身量。现在虽然紧闭着双眼,却也看得出是个眼大嘴小的美人坯子,只是面黄肌瘦的,胳膊瘦的像根柳树枝条儿。

  尺素呼吸当下一滞,窒的自己几乎要背过气去,双肩不由得发起抖来,似乎已经无法承受那般巨大的打击。

  很像……她很像一个故人。

  “十三侄儿媳,”坐在床头的妇人放下空药碗,看到尺素这副样子,神色便愈加凄然的说道,“这孩子的病拖得久了,如今烧的这般厉害,底子不好,只怕……”

  九婶娘本就不忍再说下去,但话未吐到一半便被一双凄迷的美目给夺了再开口的话头。

  但见那双眼真好似会说话那般,数不清的情绪都敛在那一池秋水之中,哀怨、痛楚、不敢相信和质疑,统统都随着眼角滚出的一滴泪珠儿悬在了人心尖尖上。

  那人眼神依旧是如玉的通透温婉,只是里面现在填满了悲戚,那张略微干涩的粉唇张开,一如往常那般温温柔柔的说道:

  “怎么会拖久了呢?不是病快好了么……”

  她语气里并无责怪之意,声轻而缓,纯粹得只是在叙说一件自己不敢相信的事实。

  九婶娘见她脚步微动,似是想要上前来好更近一点的看看孩子,便默默的侧开身子让到了一旁去。

  这般可怜而又努力坚强的模样无疑是激起了人们的共情。

  尺素身后的张玉花和石氏一族的其他人也都不由得屏息凝神,不敢发出一点杂音来打破这间屋子里的安静。

  现在这间充斥了人们悲伤的屋子,已经安静得能够听到那重病卧床的小女孩的沉重呼吸声了。

  尺素几乎是本能的小心翼翼的先去将小女孩扶到了自己的怀里,一边半抱着她,一边给她掖了掖被子轻拍她的背。

  女孩柔软但又干枯发黄的头发蹭在她穿的粗布上发出窸窸窣窣的细响来。

  “我要带她回家。”

  尺素这样说道,在场没有一个人敢出言反对。也没有一个人会反对她。

  在场不会有人愿意来破坏这等难得的温情时刻,或是拆散这对可怜的母女。

  母女……

  外间突然传来一阵声响,紧接着,便听有人高声喊道:“等一等,孩子的亲爷爷亲奶奶来了!”

  尺素听到有人这样说,正自然的将孩子抱了起来。

  只是她的力气始终是有点儿小了,又因为注意着要抱好孩子,走的就实在有些许艰辛。

  但一有人站到前面来挡她的路,她便固执而温柔的对那人说道:

  “让让,我们要回家。”

  回家……

  ——“我带你回家。”

  现在不回家她都没机会给这孩子治病!这孩子连呼出来的气都烫人了,再拖下去,就算不死只怕都要烧糊涂了!庸医啊……

  尺素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如画的眉目凄婉的看向张玉花:

  “带我去镇上!镇上的回春堂,一定能救她!”

  石龙镇上的回春堂是远近闻名的名医医馆。原主没少听过村里人在闲聊时提起回春堂那名名医苏三贴——医人三贴药,起死回生效!

  暂且不论这真假,即使这苏三贴并没有他们吹的那般神,可自己还在,到时候实在不行就自己上!方才她可没只顾着沉浸在戏里头,她给这小姑娘把过了脉,把病看了个细致,心里头已经有了成算,等到了镇上,那医馆的药材也要全些,反正这小姑娘她是救定了!

  尺素短短这几句话,如雷贯耳,生生令张玉花回了神,她像是活过来的一尊石像那般,僵硬的扭着脖子朝尺素点了点头,同时脚下已经飞快的往外间跑去,一边跑一边用两只强壮的手搡开那些挡了道的人。

  尺素紧随其后,愣是在抱了个半大的孩子的情况下跟着她闯出了大门。

  中间有谁冲她闻言招呼也好怒喝开骂也罢,她统统都抛在脑后,没功夫去搭理。

  二人刚冲到张玉花家,好巧不巧,去找尺素又没见着人的石永荣这个时候也回家来了。

  来不及解释,尺素先一把将石毓雪塞到了孩儿她二叔的怀里,紧接着拉着人就跟在张玉花后头。

  懵懵的石永荣抱着孩子追在她俩后头,眼看着自己的婆娘和弟妹从自家后院里牵出一头还在嚼干草的小毛驴来。

  待张玉花麻利的套上车轮车板子后,三人便不由分说的齐齐坐了上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