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田园戏精 > 第0022章欢门
 
  这小麻烦不是别人,正是与石毓雪在相貌上有着六七分相似的双生哥哥——石毓丰。

  一见到这孩子,尺素心下就听到一个声音直喊遭。

  这石毓丰都在这里了,那个最机灵的小滑头还能跑哪儿去?

  ……

  ……

  ……

  欢门。

  这俩字,取的倒还挺直白。

  这门背后,就是男人寻欢作乐的地方,有千娇百艳,有纸醉金迷。

  诺大一块匾额,用的是上好的紫楠木,黑底金字,那字,是贴了金箔的,足以见得这青楼的财大气粗。

  只是大白天的,青楼关着门,路上行人也都绕着这些欢场之地走,所以显得有些冷清。

  说来也巧,尺素刚走到这青楼的街对面,就看见它开了个门缝,一年约三十许留着八字胡的龟公提了个孩子作势就要往门口丢。

  “慢着!”尺素清喝一声,立时冲了过去。一旁本来有些别扭的石永荣也立时甩开步子跟了上去。

  也是尺素这一声清喝,吓得这龟公一时忘了反应,手里还提拉着一只小团子,慌神间只看到一位小娇娘和一个五大三粗的乡下汉子朝自己冲过来,一时间也忘了手上要办的事。

  尺素冲过去,劈手直接夺过了小团子,石永荣更是上前一把揪住这倒霉龟公的衣领子拎了起来。

  “诶诶诶,”那龟公反应过来,回了神倒也不慌,反倒吹胡子瞪眼的冲石永荣叫嚣道,“轻点儿!这衣裳贵着呐!你赔得起吗?!”

  尺素将挣扎个不停的小团子按在怀里,一番上看下瞧的检查完毕后,蹙着如烟般的远山黛眉,撇头去看那龟公道:“二哥,放开他吧。孩子没事。”

  “就、就是!还不松开!”那龟公趾高气昂的道,八字胡跟着他说话的嘴一抖一抖的,倒是极有律感。

  石永荣“哼”的一声撒了手。

  也幸亏他听婆娘的话来了,不然自己弟妹和侄儿指不定得受什么委屈。原本好不容易从毓丰嘴里套出来的消息,但他一听是这种地方就连这条街都不想踩了,但弟妹一个柔弱女子,自家婆娘虽然剽悍但也是个妇道人家,也只有自己来陪弟妹走一趟了。

  乖乖,他可是当场赌了咒才跟过来的,自家婆娘以后要是敢拿这事来说嘴念叨,他就敢搬出弟妹和小侄儿来治她!

  回头一看自己婆娘的克星——弟妹郭氏正牢牢地抱着不停挣扎的小毓文,面上脸色也是不大好。

  想来真是急坏了。

  熟不知这头的尺素是有口难言,绷着一张脸忍了剧痛——这孩子,还兴咬人的?!

  一口小尖牙咬在她肩头,未免也忒不识好人心了吧。

  套石毓丰那小子的话,倒也不难,只是那小子说出人在“欢门”之后便怎么也不愿再说其他的了。

  一个那么小的孩子,跑到青楼来,他是要找什么人?更重要的是,她总觉得石永荣夫妇都在瞒着她什么事儿。

  尺素凝眉思量着,本都要和石永荣走回去了,岂料身后的青楼突然门板哗啦啦的就打开了大半。

  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却又面白似鬼的妇人出现在了古色古香的门内。

  但见她年约三十许,容貌昳丽,玉颈修长,正慵懒的倚在门沿上,如凝脂玉一般的手指尖轻勾着一支做工极为精致的小烟杆——碧玉的烟嘴,鎏金的烟斗,小楠竹的烟杆上头还雕刻了几片玲珑花叶。

  这女人倚着门,只侧头看尺素二人,匆匆挽就的云鬓在花颜之侧垂了几缕如丝柔的发,落在那许是仓促间还来不及拢好衣裳而露出的圆润肩头上,雪白和墨黑交缠到一起,引得人移不开眼。

  这般风流作态渲染出的肆意张扬的美,如墨泼宣纸那般不由分说地闯进人眼底,尺素一时间也有些微讶。

  “二位这是来砸门子的?”

  虽应是质问句,但女人语软声娇,一句话好似在红唇香舌中滚了好几遍,浸透了那脂粉与花香的甜腻,让人耳朵一沾,就不由自主的心尖发颤。

  又许是女人抽多了旱烟或者刚起了身子的缘故,香甜软腻的嗓音里还略带几分沙哑,钻进耳朵里,甜腻过后又像是烟草燃烧后的缕缕烟丝,挠的人心窝子发痒。

  哪怕尺素现在是个女的,哪怕尺素已经看到这女人重重铅粉也难以掩盖的眼角细纹,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美的像妖精的女人。真的很美,很美……

  旁边的石永荣捂了眼睛又想透个手指缝去瞄,尺素却是大大方方的看,接着女人的话说道:

  “无意冒犯,自家孩子调皮捣蛋了些,给您添麻烦了。”

  女人闻言挑了下眉毛,转头正面对着二人,开口还没出声,一旁门后的龟公突然蹦出来说道:

  “就是他们!索妈妈,这小鬼就是他家的!那傻大汉还扯坏了我的衣裳!”

  此番似是因为门前的美貌女子和漆黑门里的十余位打手,这龟公说话时腰杆子也直了不少。

  “闭嘴。”

  倚在门内的女子轻声道一句,那狗便不叫了。

  尺素只觉得女人极具风流意味的眼神在她身上轮了几转,随后,一抹极具深意的笑绽放在女人胭脂红的嘴角。

  尺素克制住想要发抖的感觉,只见那女人轻轻皱了下画得精致的柳叶眉,继续用微沙而甜腻的声音道:

  “算了算了,醒了老娘瞌睡!这小鬼你们领回去吧,再有下次,我可不敢保证他还是两只胳膊两条腿……”

  听到这里,怀里的小鬼头突然松了口,尺素才松了口气,却不料这小鬼使了蛮劲儿竟一下子从她怀里挣扎出来摔在了地上。

  尺素去捞他,他爬起来便跑,冲向欢门,站在前头点的石永荣半蹲了就要逮他,结果这小子脚底一滑就从人裤裆下面窜过去了,直奔欢门,吓得门口原本慵懒的美妇人也慌了神,一时间手上那杆碧玉烟杆便磕在了门环上,清脆的一响。

  那被龟公叫做“索妈妈”的貌美女人忙的喊手下人捉住石毓文那个小滑头,偏生被那小鬼踩着新艳艳的花裙摆奔进了门。

  尺素看着这副场面直想笑,心下只觉这女人比之前有趣多了,看她大惊之下做出的生动表情,也不失为女子的一种美。

  只是尺素现在可不能笑,她只能和石永荣一般焦急的上前去,做出满满一副想要阻止石毓文这捣蛋鬼而又不得其法的无奈。

  尺素和石永荣杀到门口,但见昏暗奢靡的欢门之内,石毓文似是十分熟悉的往二楼奔,口中不住的唤着“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