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田园戏精 > 第0024章女儿阿娴
 
  尺素还深深的记得,她接受考验去做人的那几次,人间的上位者“处理”地位较他低下的便是这种口吻。

  不光是人间,有的天神对待比他们弱小的人类也是如此。高兴时要上供,不高兴时便兴风作浪降下天灾。

  他们都用一种平常得好似在讨论天气如何的语气,去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又或是一个族群的存亡。

  不为什么,只因他可以。

  因为他有权决定……

  而现在,她自己的女儿也要成为案板上那任人宰割的的鱼肉了……

  “慢着。”尺素再次开口,声音稳了不少。

  索寒烟锁了眉头,沉着一张脸,盯着尺素:“慢什么慢,荣娘,现在,给我打!”

  尺素心下一沉,急到脱口而出:

  “不将桂子种诸天——”

  索寒烟身子立时一僵,抬手一招示意手下人先别动。

  尺素见她这副模样,轻蹙了眉尖,又继续吟诵道:

  “长得寻君水石边。玄豹夜寒和雾隐,骊龙春暖抱珠眠……”

  “收声。”索寒烟轻启丹唇吐出两个字来打断了尺素的声音,她展眉敛目,又低头瞧了瞧手里的楠竹烟杆,“你是从哪里知道这首诗的?”

  这首诗,是那个人写给她父亲的。现今除了她,这个世上应该没有人知道了。

  尺素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侧头又望向二楼,口中继续缓缓吟道,“一度相思一惆怅——”

  “水寒烟澹落花前。”索寒烟接道,再度发声打断了尺素,“陆钦宁是你什么人?”

  尺素回眸看她,不语。

  只见索寒烟眼中已然起雾,眼神更如妖一般,但却不带一丝媚意,眼中只余几点星子在闪,迷蒙中隐约添了几分怨。

  索寒烟上前几步,逼近尺素,看了她很久,似是试图在她脸上找到和那人的相似之处。

  可惜没有。

  那个陆钦宁若是还活着,成了亲,生了子,也该有尺素这般大了。

  “是一位前辈,已经仙去了,”尺素终于轻声回答,“他留下一本残本。里面抄了一些佛经和诗文,在最后一页,还写了一句诗:日月长相望,宛转不离心——”

  “骗子。”

  索寒烟笑骂一声,眼尾却浸染出一抹红来,脂粉湿了腻在眼角,被她随手抹去。

  欢门众人见她因尺素念的几句诗被惹出这番反应来,都心下大惊,有的更是瞠目结舌,差点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尺素静立着,还在等索寒烟开口。

  索寒烟闭了闭眼睛,终究还是问出了那句话:

  “人是怎么死的?”

  “强盗。”

  尺素平静地开口,眼里隐隐露出几分惧意来,似乎正在回忆着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

  她说的是实话。反正按原主记忆里,雁西岭那边也是真有山匪的——“他们来劫村子,他受了刀伤,没捱过去。”

  “你看着他咽气的?”索寒烟挑眉发出质问。

  尺素深吸一口气,轻轻叹道:“不是,听人说的。”

  索寒烟弯了弯唇角,眼神黯淡,轻启丹唇说了什么,没人听见。

  但尺素知道。她知道她说的什么。

  随后但见索寒烟眼中的雾气染了几分妖娆,又回到尺素初见她时的那般风流仪态,手中托了烟杆,碧玉的烟嘴凑近殷红的唇边,立时有人上前来给她点了烟丝。

  索寒烟吸了几口,吞云吐雾间,空气中全是烟草独特的蛊惑人的气息,她扭头一扫楼中的众人,道:

  “开门。放他们出去。”

  眼神不经意间与还在盯着她的尺素错到一块儿,愣了一瞬,与后者的眼神一齐移到了二楼,看到那被两个婆子压着哭到不省人事的小娘子,又道:

  “把阿娴扶进去,晚上还要开门做生意呢。”

  二楼的几个婆子便合力将那被叫作“阿娴”的小娘子从地上拖起来,像是拖一头牲畜那般把她拖进了房。

  尺素感觉手掌心已经快被指尖给掐破了,然而这次她忍下了,什么也没说。

  索寒烟又目光幽深的看了她几眼,不问不说,招手让那提着孩子的婆子下来,将石毓文还到尺素怀里。几个打手也松开了石永荣,龟公鼻孔里出气的刚哼哼几声,立时又被活动手腕的石永荣吓得脸色变了又变。

  尺素把孩子抱在怀里和石永荣出了欢门。外头看得出来太阳要下山了,他们两个得早点回医馆,好接上张玉花和两个孩子回去。不然的话,再晚点,就得赶夜路才能回去了。

  石毓文这小子好像已经哭够了,也哭累了,稍稍推了一下尺素发现推不动后,小脑袋搁在尺素的左肩上趴着就不动了。

  看他刚才眼睛还是红红的,脸上好几道湿漉漉的痕迹,撅着嘴巴皱着张小脸,尺素心疼得不行,虽然搂着这瘦弱的孩子有些吃力,但还想要腾出只手来拍拍他的背,哄哄他,左肩上却又是一疼。

  尺素不皱眉头,也没喊疼,却是开口说道:“可别把鼻涕眼泪往我衣服上蹭啊,不然回去你给我洗……”

  她这话还没说完,那孩子就开始号啕大哭起来,正正好打断了一旁想要说几句话的石永荣:

  “娘……我要娘!我要娘!……娘啊唔、咳咳……唔呜呜娘……”

  尺素就什么也不说,一下一下地轻轻拍着他的背,慢慢的走。

  就好像前世打鱼的她,抱着那个从芦苇丛里找到的小女婴一样,一路走一路哄。

  那女婴可乖了,小小的软软的一团,窝在她怀里一点都不乱动,在芦苇荡里哭声嘹亮,一到她怀里就乖乖的,不哭不闹,只看着她笑。

  这足以说明,她们是有缘分的。

  她抱着女婴回到船上,热了早上就煮好的稀粥,折了芦苇管沾着米汤一点一点的喂给娃娃,看小娃娃吃饱了笑呵呵的,她也开心,也笑。

  她给女娃娃取了名字,叫“阿娴”,她教她说话,给她扎头发,编辫子,唱山歌,撑船,补渔网,打鱼……

  她的小娃娃长大了。但自己还没有看到她出嫁,就葬身鱼腹了。

  她丢下了她的小娃娃。

  然后,终于功德圆满的尺素本应该就这样通过考核、飞升成仙的。

  然而她没有。她没有踏上升仙大道,而是通过诡异的白光去了异界,倒霉的碰到什么1001家政生活系统,还绑定了灵魂,把自己给搭了进去。等走一遭再回来,她又莫名其妙的进入到了一具凡人的身体里面,暂时无法脱身。

  她发现这里灵气稀薄,鬼差胆小,还有原主一身的迷……

  她遇到前世结了恩仇的小灵蛇,遇到和自己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索寒烟,还遇到了自己的女儿阿娴……

  这个世界的时间,似乎有点乱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