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田园戏精 > 第0030章做救世主
 
  “这事情很复杂,一时也难以说清楚……”那苍老的声音又叹息一声,“折折,如今救三千界的重担就到你身上了。”

  尺素懵了:“什么?意思是,我要做救世主么?”

  白色的倩影微微一晃,白发浮动间有发丝垂入血河,如碰明镜,又似被风吹拂弹开。

  继而,那声音再度响起。虽苍老如沙,却透着别样的清澈空灵之感,似大漠之中,皎洁月光下的渺小沙粒——

  “你要做的,便是活好这一辈子,真真正正的做一世人。”

  尺素蹙眉,心下又升起一份希望来:“然后,我就能成仙?”

  这完全可以,做人嘛,对她来说最简单了。进入角色,完美演绎,谱写故事,想要啥样她都有。

  “折折,”苍老的声音突然打断她的思考,“不是演别人,是做你自己。那也不是故事,是你的一生。还有,若想成仙,你的执念也不可太深,想一想,也实在是命运弄人,天道无情……成仙,竟然就是你唯一的执念……”

  “可,这么百变的,就是我呀。”尺素不解,“我由戏折子所化,天生如此;立志成仙,九世不改初心,念念不忘,正是我盗心稳固。”

  苍老的声音顿了三拍,随后才再次说道:

  “你且先自行去悟吧……”

  “人,万灵之长,故天地万物修行至关重要的一步是需先化形为人,若不能化人,劫数难渡;再者,人之不老不死不灭,以己之力跳脱三界之外,谓之仙;而以功德凝聚神位,集黎民百姓香火念力,方谓之神。其中,尚有上古之神,天神地祇之分……”

  “折折,你已经经了九难八苦,可是还没有通过考核。三千界已乱,前因后果,今夕相遇,你的存在,就是解开天劫的关键点……”

  这一声之后,这声音渐渐飘渺起来,舟尾的空灵仙姿也愈加虚幻。

  尺素还是有点混乱,急忙叫道:“等等,我还不太明白……”

  “从无到有,从有到无……因缘尘果,今生来销……”

  那声音渐渐变小,更添几分沙哑——

  “折折……你灵魂之处的域外魔物,已经被我用法力封印住,但也不过压住它十二时辰……你记住,今后,即使恢复法力也切不可再动用它,万不可受魔物的蛊惑,你要心智坚定,真真正正的以人的身份活一世,安宁喜乐一生,了结宿世因缘,正如你所欠阿娴的,理应还她……”

  “我欠她的?”尺素锁住眉头,看向那血河轻舟之上、渐渐虚化为泡影的佳人,“那不过是司命批的命格,我走一遭,也全是因天道的安排……”

  “折折,天道将倾……”

  这声音如穿越亘古时空的神钟,涤荡得尺素灵魂一震,又兼天地哀怜之情,令尺素心里眼底喉头俱是一阵发酸。

  “多说无益,你如今,全且按你心中的道走吧……”那舟上的白衣倩影已经散作一阵迷雾状,隐约之中要仔细辨认才可看出来。

  “来时路,去世路,相逢一笑莫相负……”

  无风,舟上白雾却已经散尽,尺素呆立在原地,半晌,占个张嘴,才喃喃自语道:“君孟……”

  “这事情很复杂,一时也难以说清楚……”那苍老的声音又叹息一声,“折折,如今救三千界的重担就到你身上了。”

  尺素懵了:“什么?意思是,我要做救世主么?”

  白色的倩影微微一晃,白发浮动间有发丝垂入血河,如碰明镜,又似被风吹拂弹开。

  继而,那声音再度响起。虽苍老如沙,却透着别样的清澈空灵之感,似大漠之中,皎洁月光下的渺小沙粒——

  “你要做的,便是活好这一辈子,真真正正的做一世人。”

  尺素蹙眉,心下又升起一份希望来:“然后,我就能成仙?”

  这完全可以,做人嘛,对她来说最简单了。进入角色,完美演绎,谱写故事,想要啥样她都有。

  “折折,”苍老的声音突然打断她的思考,“不是演别人,是做你自己。还有,若想成仙,你的执念也不可太深,想一想,也实在是命运弄人,天道无情……成仙,竟然就是你唯一的执念……”

  “可,这么百变的,就是我呀。”尺素不解,“我由戏折子所化,天生如此;立志成仙,九世不改初心,念念不忘,正是我盗心稳固。”

  苍老的声音顿了三拍,随后才再次说道:

  “你且先自行去悟吧……”

  “人,万灵之长,故天地万物修行至关重要的一步是需先化形为人,若不能化人,劫数难渡;再者,人之不老不死不灭,以己之力跳脱三界之外,谓之仙;而以功德凝聚神位,集黎民百姓香火念力,方谓之神。其中,尚有上古之神,天神地祇之分……”

  “折折,你已经经了九难八苦,可是还没有通过考核。三千界已乱,前因后果,今夕相遇,你的存在,就是解开天劫的关键点……”

  这一声之后,这声音渐渐飘渺起来,舟尾的空灵仙姿也愈加虚幻。

  尺素还是有点混乱,急忙叫道:“等等,我还不太明白……”

  “从无到有,从有到无……因缘尘果,今生来销……”

  那声音渐渐变小,更添几分沙哑——

  “折折……你灵魂之处的域外魔物,已经被我用法力封印住,但也不过压住它十二时辰……你记住,今后,即使恢复法力也切不可再动用它,万不可受魔物的蛊惑,你要心智坚定,真真正正的以人的身份活一世,安宁喜乐一生,了结宿世因缘,正如你所欠阿娴的,理应还她……”

  “我欠她的?”尺素锁住眉头,看向那血河轻舟之上、渐渐虚化为泡影的佳人,“那不过是司命批的命格,我走一遭,也全是因天道的安排……”

  “折折,天道将倾……”

  这声音如穿越亘古时空的神钟,涤荡得尺素灵魂一震,又兼天地哀怜之情,令尺素心里眼底喉头俱是一阵发酸。

  “多说无益,你如今,全且按你心中的道走吧……”那舟上的白衣倩影已经散作一阵迷雾状,隐约之中要仔细辨认才可看出来。

  “来时路,去世路,相逢一笑莫相负……”

  无风,舟上白雾却已经散尽,尺素呆立在原地,半晌,占个张嘴,才喃喃自语道:“君孟……”

  这二字,她竟然是与君孟未曾相见就到别离之时,才吐露了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