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田园戏精 > 第0033章数羊
 
  “什么、什么?”尺素闻言气得语无伦次,甚至一不注意就在被窝里愤怒的低吼出声,幸好她也及时控制住了,只发出几道微弱的气声。

  四下静谧的夜里,也没人看得到她轻拧黛眉满脸怒色的玉容。

  尺素收拾心情,在心底冲1001狠狠地道:“那你倒是滚出去啊,肉身是白真玉的,魂体是我的,哪个都与你无关。”

  1001顿时遭噎了一下,无奈而又机械的说道:“和你共享数据,真是……唉!动动你的脑子好吧。”

  尺素虽气不过,却也认真的用白真玉的小脑袋想了想,扪心自问:我真身不过寥寥几张残篇,虽说修出元神来,可哪儿来什么脑子?肉体凡胎,最是麻烦拖累!

  “……”1001服了,最终还是贱贱的打算提醒她一下,“行了行了,结束这个话题吧。白真玉虽奉献了灵魂,却又吞下了你手里可灭魂的神水,最后还是能用灵魂和我做交换给你一颗心,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

  “对啊,这怎么可能。”

  尺素当即心下感叹这渣渣系统是有多厉害多鸡贼,究竟怎么办到的,还能和天道抢人头?

  正凝眉思索着,她激动的一个翻身,磕着了手肘,这才发现自己又躺在了那张硬如铁板的床上,同时腰上一重,立马反应过来:臭小子把腿搁她腰上了。

  尺素一侧头就听见石毓文在耳边嘟嘟囔囔的学蚊子叫,过了会儿,又开始数羊了。

  她好奇的细听下来,好久才听出来他是在叫“娘”。

  尺素长舒一口气,小心翼翼的侧身给那小子掖了掖被子,又转头去看小毓雪,黑暗之中,女孩儿的呼吸声因着病体未愈的影响并不平缓,不过睡相比她弟弟好多了,自己裹着被子沿儿贴墙睡得也熟。

  窗户纸洞里,夜色开始深得发亮,感觉睡不了不一会儿就要起来了。

  尺素眨巴眨巴眼睛,心下的1001也不知从何时起就不再出声了。

  啧,被这东西从自己的识海里提拉出来的感觉真不好。

  算了,眼看今晚就是再怎么纠结下去也不会有个结果。何况明天尚有正事。

  嗯,船到桥头自然直。只管把路走下去吧。

  终于,一个屋子里响起了四个沉入梦境的呼吸声。

  ……

  ……

  ……

  东方未明,却已经有那赤冠花尾的大公鸡在打鸣了。

  尺素猛吸一气地睁开了双眼,刚从梦魇里头惊醒的她轻轻推了推身边的小子,后者茫然的眨眨眼,一轱辘就要从被窝里爬出来,尺素忙又把他按住,手伸到唇边比了个手势,俩人轻手轻脚的从暖和的被窝里爬了出来。

  “你真要带我去见我娘?”石毓文拍掉尺素要给自己系衣服的手,扯过衣裳傲娇的一边费劲的把手伸进去,一边又探头细声细气的问她。

  尺素撇撇嘴,蹲在地上看着他半天整理不好衣袖的笨拙模样,翻了个白眼小声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嘛,再说了,骗小子莫老子,懂?”

  你本来就没有——1001当即在心下吐槽。

  尺素立马反驳:怎么没有?天父地母嘛。

  而面前,石毓文懵懵的点了点小脑袋,摆明一副不懂装懂。

  眼看就是被她的话给唬住了。尺素趁机就扯过他手里的衣带好好系上,动作干净利落不给任何反抗机会,在这小子还没反应过来前还揉了揉那圆脑袋。

  结果这孩子脸瞬间皱成一团——情况不妙,尺素忙又刮一下他的小鼻子说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晓得伐?算了算了,再耽搁下去,恐怕就去不得了。”

  又是一番听起来让他有些奇怪的话,但小毓文好歹听进去了,鼻子里哼哼两声,看也不看她,但也没甩开被尺素拉着的那只手,迈着小腿边走边问道:“那我们走着去?”

  “你和你哥昨天不也这么去的么,”尺素算是间接的回答了他,“对了,这是咱俩的秘密啊。”

  “那,好吧,”石毓文一张小脸上写满了忐忑,“连我哥和姐也不能说一声吗,还有,你为什么……”

  “嘘!”尺素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示意他别说话,随即抬头看了看,天还是青灰而泛白的,太阳没升,嘴里有点不耐的回应小家伙道,“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啊——”

  “啪!”

  突然的一声,石毓文打掉了尺素牵着他的手。

  抬手瞧了瞧,尺素都愣了:手背上肉眼可见的红肿起几个手指印来。这熊孩子的力气还不小!

  再看石毓文那小子,眼睛都瞪红了,大写着“你休想偷偷把我骗去卖掉”这些个字。

  尺素抿唇,当下疾步走到床前,隔着被子按了按石毓丰的头,小声道:“别装睡了,你就看着你弟打我?”

  石毓文闻言惊得迈着小短腿也跑了过来。

  不一会儿,在两个人的注视下,一个圆圆的脑袋便从被窝里探了出来。

  小少年只露出眼睛来瞧了瞧尺素和小毓文,好半晌,还是尺素先开了口:

  “我和小崽子要去镇上,你也想去的,对吧?”

  少年思量一会儿,点了点头。

  尺素勾唇一笑,露出一排平整细密的白牙,兴奋的说道:“那这就好办了——”

  “你,”少年似乎是思虑许久才出言打断了她,“你为什么要带阿文去?为什么要帮我们,你到底想做什么?”

  尺素状似开诚布公的说道:“我和你们爷奶谈了条件,只要把你们娘找回来,他们就答应让我改嫁。”

  1001服了:你真是撒谎不用打草稿。

  然而这个回答倒是令两个小娃娃深信不疑,接下来的石毓丰想问点什么还都被尺素给抢答成功了——

  “我们是偷偷去找人的,记住了啊,可以让人知道我们去了镇上,但是!除了说去拿药,其他的都别说,不管人怎么问你们套你们话都别承认,就说去拿药的。

  “我和小崽子先回去收拾一趟,待会儿你跟你二婶说下我们还要去趟镇上,再让她帮忙照看一下阿雪,天亮之前村口集合等你们三婶娘,坐她的牛车去,在车上一句话都不要说,要是有人硬要问你们或者找你俩小孩说话,你们就使劲咳嗽。

  “还有,出了你们二叔家的门,你俩就都得听我的,要是做不到,就完,镇上的事到了镇上再说,明白?”

  听她不歇气的说完亢长一席话,石毓丰神情木木的缩在被窝里直点头。毕竟于他们而言,说不得过了这次就再没这种机会了!

  再看小毓文,小不点已经跑到门口扒着门板儿,一双眼珠子滴溜溜转的就等她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