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田园戏精 > 第0034章收拾
 
  “你,”少年思虑许久才出言打断了她,“你为什么要带阿文去?又为什么要帮我们,你到底想做什么?”

  在他的记忆里,这女的虽说不上坏但也说不上好,他们之间的话一样不多,她既没有管教过他们也从未无缘无故打骂过他们,虽说同住一个屋檐下,却始终是形如陌路人。

  尺素状似开诚布公的对他说道:“我和你们爷奶谈了条件,只要把你们娘亲找回来,他们就答应让我改嫁。”

  1001服了:你真是撒谎不用打草稿。鬼信啊……

  然而这个回答还真就让两个小鬼深信不疑。

  毕竟他们心里都已经牢牢记住了阿爹石永昌的不好——那是害阿娘和他们分开的元凶。这一年,他们兄弟从村里人的午后闲谈里也都听到了这个“后娘”最好的归宿还是“改嫁”,“改嫁”就意味着离开他们家,不管生死都和他们再无关系,就好像当初那些凶神恶煞的人来把娘亲抓走一样的后果。不同的是,那是喜事,这位后娘姐姐和好多人都会很开心的……

  只要取得这俩小鬼的信任事就好办多了。接下来石毓丰想问点什么都被尺素给提前抢答成功了——

  “我们是偷偷去找人的,记住了啊,可以让人知道我们去了镇上,但是!除了说去拿药,其他的都别说,不管人怎么问你们套你们话都别承认,就说去拿药的。

  “我和小崽子先回去收拾一趟,待会儿你跟你二婶说下我们还要去趟镇上,再让她帮忙照看一下阿雪,天亮之前村口集合找你们三婶娘坐她的牛车去,在车上一句话都不要说,要是有人硬问你们或者找你俩小孩说话,你们就使劲咳嗽。

  “还有,出了你们二叔家的门,你俩都得听我的,要是做不到,就完,镇上的事到了镇上再说,明白?”

  听她不歇气的说完亢长一席话,石毓丰神情木木的缩在被窝里直点头。毕竟于现在的他们而言,说不得过了这次就再下次了!

  再看小毓文,小不点已经迈开小腿跑到门口扒在门板边儿,一双眼珠子滴溜溜转的就等她了。

  尺素与小毓文两个回到半山腰的小坝子后,便各自收拾去了。

  紧赶着拿出昨天就备好的饲料把院里的鸡放出来喂了,尺素翻箱倒柜的又翻出几套石永昌的衣服来,收拾收拾和其它一些可能会用到的小物什并到一块儿最终打包成了一个小包裹。

  单肩背着小包裹,尺素出门一瞅,小崽子俩手兜了一衣摆的东西,完全腾不出手来,模样滑稽的很。

  尺素勾唇,颇有些无奈的冲这娃笑道:“我们不是搬家,就是出趟门儿。”

  可小兔崽子偏不,摇了摇头也不说话,还把怀里的东西护的可紧了,半点儿不愿让尺素瞧了去。

  见他这态度,尺素皱着眉头想了想,才说道:“你带这些东西是要给你娘看的吧?”

  石毓文点了点头。

  尺素撇嘴无奈的笑了笑,直接回屋拿石永昌的旧衣撕出一张四方布来让他放进去。

  小家伙不让她看,她就转过身去叫他把东西放里面了再盖上,她再过来打结装好。

  尺素一边打着活结一边应着小家伙的新要求闭着眼睛道:“那你待会儿是要自己被包袱啊?”

  石毓文一本正经的点点头半天反应过来尺素看不见,忙又连声说是。

  听他好一会儿不出声,尺素闭着眼睛也大致猜出了他此刻的模样,顿时生出好笑的心思来,不过面上还是忍着道:“那我现在可以睁开眼睛了吧?”

  “……可以了。”小家伙又愣了一下,立即明确的说道,声音软软的,稚气十足。

  尺素牵着小毓文快步赶到村口时远远的便看到了徐三嫂和石毓丰等人。

  村口的大槐树下,一只套上板车的老黄牛就系在那儿,周围或蹲或坐了四五个人,人们手边身后或挎着竹篮子或背着竹背篓,独石毓丰一个在边上两手空空沉默的站着,旁人不与他搭腔,他也不主动与旁人说话。

  众人都一副早已等候多时的样子了。

  晨曦的光里,乡下人家的一切都添了几分安宁,不过徐三嫂的脸色就不如昨晚初见的那般宁静祥和了。

  一双拧着的细柳眉几乎要飞到额角去,嘴巴抿成一线露出七分的刻薄和三分的怒气来。天晓得昨个一整晚她都没睡好,心底记挂着小徐氏给出去的银子,闹得牙酸气短胸闷得慌,眼下她看着来晚的尺素,心头反复想着昨天的事儿和银子,一下子火上浇油般的,心底的火气愈胜,也不知往哪处撒,憋在心底只差没炸开花了。

  尺素牵着小毓文走近了,便见大徐氏嘴角的笑冷得好似冰池子反光,紧接着大徐氏又一手作扇扇着凉风状似热情的冲她招呼道:

  “弟妹,你来的挺早啊~哟!还带那么多人,也不知道我这牛车坐不坐的下……”

  迎着初升的一束光,眼前这位摆一张笑脸儿说阴阳话,还意有所指的瞟了下小毓文,就是这么着,尺素才愈加看清了她那原来就有些突出的一颗上门牙还豁了道口子。

  定是没少嗑瓜子嗑的。

  尺素如是想到。

  不过到底是自己来的有些迟耽搁了大家,便有些不大好意思直接与她说道。

  1001听闻这心声不由冷笑道:你还能不好意思?

  尺素面上不动声色,扯了扯嘴角也扯出一抹笑意来,她的确是不知该怎么反驳了:

  “是不早了,都赖我,昨天做针线活忙了大晚上,昨晚也没和三嫂说清楚,光自己估摸着给三嫂的车钱够三个人的了,也没提前问是不是提价……”

  她吐字不紧不慢,声音没有特意的往大了去喊,只是原主的声音本就清润如泉,入耳十分动听,听起来也就格外的清楚,因此人不自觉的就会将心投入到这上面去细心听她说的什么。待尺素声音中的歉疚之意渐浓之时她的声音也配合着渐渐变小,但也足够树下的每一个人都听清楚了,直到说完“提价”二字时才是彻底听不到什么多的了。

  树下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尺素与大徐氏这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