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田园戏精 > 第0043章“作”的求实
 
  秉承着“不想活,作一作”的求实思想,尺素兀自提拉着大包袱从大箱子里爬了出来,却是脚刚一沾地就惊呼一声,脚下一滑“砰”的应声倒在了地上。

  门口守着的两个身影动了动,却又半天没个反应,既不去叫人来,也没打开门进来看看。

  尺素在地上躺了老半天,觉得快冰死了才自顾自地自个儿爬了起来。

  这一次她十分注意,猫着腰步子落得极轻,小心翼翼地挪到门口……

  箱子外边的人显然是听到了尺素毫不遮掩且一直不收敛的动静,尺素直觉那中年男子做了什么,或许只是一个眼神,便听到那个扛过她的人开始发声责备那个说话结巴的:

  “你不说你十拿十稳的吗?”

  “我我、我哪知道!?我也第一一一次失手!”结巴虽结巴但也嘴快的立即进行了反驳。

  “行了,”中年男子的声音里透着一股严肃认真的劲儿,马上制止了他们斗嘴的幼稚行为,“都给我留个心眼儿,这女人没她表面看起来的那么柔弱。”

  在大箱子里不得不收收腿才能侧卧的尺素:“……”

  惹起他们的防备之心,处境好像变得更糟了。

  “宿主这次很大可能要栽了。”1001无情的如是总结道。

  “你很高兴。”尺素十分肯定的陈述道。

  1001又不吭声了。

  ……

  ……

  ……

  这边厢,石毓丰两兄弟一路撒丫子的跑,循着旧路抄近道的又跑到了那欢门的后巷。

  “哥,我们,我们,就不管她了吗?”石毓文趴在石毓丰的背上都还没把气喘匀,好一会儿才上气不接下气的在石毓丰耳朵边咕哝道,正在等着后者拿主意,半晌心下还是忍不住的有些担心尺素了,“她不会出什么事吧?”

  “我,我也不知道……”石毓丰大口喘着气道,一路跑过来腰都没力气直起来了,碰见这种事他其实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心神慌乱不宁间,又听趴在他背上的石毓文语带烦忧的说道:“哥,你说,她会不会有事啊?”

  “应,应该不会吧。”石毓丰说的有些忐忑,但还是想要安抚一下惊慌的弟弟。实则他自己心下也是没个主意的,没有人教过他这种时候到底该去做些什么,也没有人告诉他遇到这种情况该做什么才有用。

  正茫然间,石毓文犹犹豫豫的又在他身后说道:“哥,我觉得,那些人里,好像,好像就有当初来抓娘的那些人……哥?哥?!”

  如自梦魇中惊醒,石毓丰忙回过神来急道:“你说真的吗?”

  “那个,那个,我们从巷子里跑出来的时候,我看到有个大伯,好像……不,就是他,一定是他!”石毓文最终肯定的道,“我们,我们该找人来帮帮忙。”

  “可是,可是,你现在不是很想见阿娘吗?”

  这一问,令小毓文沉默了下来。

  半晌,石毓丰把背上的小毓文放了下来。

  “……哥哥去找人。”他轻轻地交代道。不然,不知道他们那个所谓的“后娘”,又会被卖到哪里去。

  “可是,你要去找谁帮忙呢?谁会帮我们?”小毓文牵着他的手,又仰头问道。

  他心里已经笃定了没人会帮他们。

  就好像当初的阿娘……

  虽然他已记不清阿娘被抢走时,自己被哪个婶子给按在怀里,但他记得,清楚的记得阿娘被那群人拉扯得趴在地上一直哭的情形,阿娘的头发乱了,衣服也脏了,阿娘那双温暖的手,那双给他们做饭缝扣子的手,已经把黄土浸染出了泛黑的红色。

  阿娘的十指死死的抓着地,她的眼睛哭肿了,嗓子也喊哑了,她还在不停的求着村里那些太爷爷和叔公们,她求他们救救她,然而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没有一个人……

  那些叔公叔伯婶娘们,好像避开蛇虫那样避开了阿娘那双充满悲伤的眼睛,他们又像憎恨鼠蚁那样把阿娘抓着他们衣角的手抽开,一次次的推开她,他们任由那群人上去捉住阿娘,把阿娘像头死了的牲口一样拖走……

  那一天后,石毓文觉得,很多事情他好像突然间都搞懂了。

  他已经有些记不清以前和阿娘相处的日子了,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场面,他不会忘记那些人的冷漠,更不会忘记阿娘用双手在地上抓出的那两道又长又深的血痕……

  “阿文,阿文,”石毓丰蹲下把小小一只的他抱在怀里说道,“阿娘一直教导我们要做个正直善良的人,我得去试一试。”

  ……

  ……

  ……

  尺素是被摇醒的。

  一摇一晃的,好似睡在摇摇椅里。

  应该是这个大箱子被人拿竹板绑了麻绳抬起来了罢。

  没一会儿,箱子不再颠簸,被人轻轻放下,周围一阵脚步声后,她听到一声关门声,却是又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尺素试探的伸伸手脚,没两下撑开了箱子顶盖,大胆的露头观察了一下周围环境。

  目及之处,她应该是正处在一间闺房之中。

  眼前青色的纱幔无风微动,露出后面那张被隐隐遮住的雕花红木大床,仍可辨析出床上放了一床凌乱的描金绣花桃红锦被并两个秋香色软枕;她扭头,又见一张盖着杏黄底绣紫色合欢花的菱织纹桌布的圆桌,地上的圆凳“各奔东西”,桌上的几个白瓷杯盏也是倒的凌乱。

  尺素再瞥一眼透光的房门:果不其然看见门口立着两个影子。

  这环境,再加上这一路上都没有半分集市喧闹的动静,她早该猜到这是个什么地方的。

  能在大白天都没啥人声人气的地方,除了花街柳巷还能是哪儿?

  说不定,她现在就如愿以偿的进了欢门呢。

  可这就麻烦了。她是被绑来的,她可是良民,突然直接绑她来青楼,这是要做什么,难不成是要强买强卖?那这人未免也太罔顾王法了吧,还是说它有着只手遮天的大能耐?

  不管是不是,她现在是不得不好奇那个在背后指使并策划绑她的幕后黑手是谁了,毕竟有一个能随时弄死自己并已经对自己的生命造成了威胁的存在,她没有理由不重视。

  这个人,它究竟有着什么目的……

  尺素不由得有些纠结了,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该按兵不动等那个人现身呢,还是先发制人掌握所谓的主动权。

  额,按兵不动,等一个结果,虽然妥当但好像一旦玩完就真玩完了。

  先发制人的话,好像还有点挑战性!

  “喂喂喂,”许久不曾发声的1001有些急了,“你行动的理由就这么草率!?咱能不能严谨一点,本系统——超高级家政智能服务小精灵,随时欢迎您咨询问……”

  “不必了。”尺素在心底下简明扼要的打断了它的话,“姐现在还是觉得你想要害姐。”

  “本系统哪一次坑过你伤过你害过你了啊!?”1001抓狂的反驳道。

  “举报,嘲讽,说风凉话,把我从自己的灵魂之海里踢出来。”

  似乎,好像,有一点点滴滴有理有据呢。

  1001:“……”自闭了自闭了,照这个节奏,它一天起码自闭个一千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