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田园戏精 > 第0041章劫财?劫色?
 
  “找到了,在这边儿。”高竹竿重复着应和他道。

  尺素推了推发愣的两个孩子,惊慌失措的他们回神的同时也听到了她迅捷清楚的那一声:

  “快跑——”

  ……

  ……

  ……

  尺素看到,那两个明显不怀好意的人已经堵住了巷口,而巷子的另一出口处此时也站了两个男人,体型高大健硕,壮实得看起来像两头蛮牛,把巷子口挡的严严实实的,密不透风。

  他们几乎是在两个孩子跑出去的同时出现的,并没有阻拦那两个孩子,也就是说,他们意在自己。

  此刻,死人俱是用野兽般凶恶的眼神像看猎物一样的死死盯住了尺素。

  那眼神,让尺素觉得自己只要再动一下,他们就会像野狗一样齐齐扑上来,用利爪尖牙一口一口的把她撕碎。

  眼下她心跳如鼓,说不慌那还是有点假的。这里地形她本就不熟悉,何况原主这体力差的,她都不想去搏一搏了,再说,再说她蹲着吃桂花糕腿蹲麻了……现在的她好想跺跺脚。

  眼下看来她真是插翅难逃。

  所幸还不如不想,反正眼睛一闭一睁的,这辈子完了,哪管还有没有下辈子……

  “迟了。就宿主你这消极的态度只怕投胎都要比人慢一步。”尺素十分清楚明白的听到1001在心下积极的进行冷嘲热讽,“宿主你应该在发现危险的第一时间拔腿就跑才对,然而现在,可能本系统都要与你命丧于此了。杀一赠一,真是划算。”

  “够了,别说风凉话了,马后炮谁不会,我也不想跟你死一块儿。”尺素不耐烦道。

  晃神间,两个壮汉身形一动,一左一右的侧立在巷子口的两边儿,给中间,让开了二三尺的空间。

  尺素迷惑的目光汇聚到那处,好似没一会儿,那狭窄的小巷口就会出现一个能给她、给这一切解惑答疑的人。

  尺素还未来得及看到那个期待的人,忽的就眼前一摸黑,身体悬空——她知道自己是被装在麻袋里了。她正想着这群人不专业的时候,脖子上就遭人来了一记手刀,瞬间失去了意识……

  “宿主~宿主~”1001肉麻的机械声从灵魂深处传来,“你可千万别动啊,不然又要被打。”

  尺素没回它,只觉得自己睡了好久,但事实上,真的也就她打个喷嚏的时间。

  眼睛一闭一睁,1001马上就给她喊醒了。

  她脖子痛得已经快麻了,比蹲麻的双脚还要麻,她忍不住的想要轻轻慢慢地转动一下,好歹克制住了这想法,又感觉到因为头朝下,脑袋充血涨得慌。被人扛着还真是不容易。

  只听扛着她的那人说道,“诶,你会不会下手太重啊,这小娘子看起来细皮嫩肉的,跟那什么瓷器一样,看起来一碰就碎的。”

  另一人很快就答道:“放、放心吧,就,我我这个手艺,十十拿十稳!再说我我,已经——放轻力度了!再轻怕她昏、昏不过去!你,你不信?下次你来!”

  声如洪钟,尺素现在不仅脖子发麻,耳朵都有些麻了,嗡嗡响的。

  “行了,别声张,”好似有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在耳畔斥道,“公子吩咐的事赶紧办好,把她放进去。”

  “是。”

  只听两人异口同声的应道,扛着她的人也没走几步,尺素忽的就感觉自己被抛了起来然后重重的摔在了木板上。

  她咬牙忍住了不发出一丁点声音。仔细想了想刚才那中年男子说的话:

  主子,什么主子?干什么的?要办的又是什么事?不会只有抓她这一件事吧……听起来好像还挺有钱有势的,为了捉她起码派了五个人。

  她就知道,她穿的这么像个破落户,不可能是有人要劫她财的,那是为了什么?劫色?

  也对。这个可能性很大。不是她自恋,实在是原主相貌长的就差脸上写“祸水”俩字了。一想到那个残魂形态的白真玉,尺素都有些愣神,有那副容貌说是天上的仙娥,也少有仙家会有意见吧。

  这凡夫俗子痴迷于色相,深刻其骨血,大抵人人如此,惑心于一张画皮的故事也多不胜数,尺素早见怪不怪了。

  如此一来,这可能性就更大了。

  “宿主不想问问我的意见嘛?”1001脸皮又厚了起来。

  尺素心底“呵呵”它两声,没搭理它。

  现在脚没那么麻,头也不怎么涨了,就是睡在车内木板上有点硌得慌,她好想动一动调整一下姿势啊,可是又怕被人发现她醒了。

  但转念一想,这群人既然没绑她手脚也没堵她嘴的,那就是不怕她醒过来咯。可是大白天的,街上人也不少,他们竟然会不怕她嚎一嗓子暴露了?再说就那么一会儿,他们也没时间把自己带到荒郊野岭去啊。

  尺素百思不得其解,但过了一会儿,她就明白了。

  这群人不是要出镇子,或许他们也根本没想过出这镇子。因为进出城镇,城门口的人会检查的,而往往越靠近城门口的地方就会很吵。此刻,周围除了人畜行走的步子,她也听不到

  如此一来,这可能性就更大了。

  “宿主不想问问我的意见嘛?”1001脸皮又厚了起来。

  尺素心底“呵呵”它两声,没搭理它。

  现在脚没那么麻,头也不怎么涨了,就是睡在车内木板上有点硌得慌,她好想动一动调整一下姿势啊,可是又怕被人发现她醒了。

  但转念一想,这群人既然没绑她手脚也没堵她嘴的,那就是不怕她醒过来咯。可是大白天的,街上人也不少,他们竟然会不怕她嚎一嗓子暴露了?再说就那么一会儿,他们也没时间把自己带到荒郊野岭去啊。

  尺素百思不得其解,但过了一会儿,她就明白了。

  这群人不是要出镇子,或许他们也根本没想过出这镇子。因为进出城镇,城门口的人会检查的,而往往越靠近城门口的地方就会很吵。此刻,周围除了人畜行走的步子,她也听不到

  如此一来,这可能性就更大了。

  “宿主不想问问我的意见嘛?”1001脸皮又厚了起来。

  尺素心底“呵呵”它两声,没搭理它。

  现在脚没那么麻,头也不怎么涨了,就是睡在车内木板上有点硌得慌,她好想动一动调整一下姿势啊,可是又怕被人发现她醒了。

  但转念一想,这群人既然没绑她手脚也没堵她嘴的,那就是不怕她醒过来咯。可是大白天的,街上人也不少,他们竟然会不怕她嚎一嗓子暴露了?再说就那么一会儿,他们也没时间把自己带到荒郊野岭去啊。

  尺素百思不得其解,但过了一会儿,她就明白了。

  这群人不是要出镇子,或许他们也根本没想过出这镇子。因为进出城镇,城门口的人会检查的,而往往越靠近城门口的地方就会很吵。此刻,周围除了人畜行走的步子,她也听不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