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田园戏精 > 第0046章捅心窝子了
 
  到了二楼门口,尺素熟门熟路的走到一间屋子前,全程摸黑,却是半点都没磕着碰着点什么东西。

  这一点,戏精的记性是真不提了,不管记什么,凡是被她记在脑子里的东西就都好似被她写在了、印在了一张张纸上,心里头一步一坎如画似的和现实比对着,出不了半点差错。

  尺素伸手轻触了门,力气使得极小,只用指头点了点,便知——门没锁。

  她推了门,未曾发出“吱呀”的老旧的木门磨损声,脚方一踏进去,她谨慎的屏住呼吸间便只听得到一道稳稳的呼吸声。

  尺素顿觉眼睛有些干涩的发酸,快手快脚的进门来关上了门。

  这件屋子是靠着正大街的,有闭着的窗户四扇,到时候她也大可瞅准机会就从这儿出去,反正二楼这个高度是摔不死人的。

  尺素打量一番这间屋子,相比隔壁,陈设摆件儿什么的倒是素净了些,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反倒文雅了些,一桌四椅,小屏风,笼纱灯,另外还可以看到一侧是备齐了书案与笔墨纸砚的,大抵是为了迎合某些文人雅士而陈设的吧。

  一手拨开珠帘便见到一张垂着轻纱布幔的六柱架子床,就是从这里头传来了一息一息平缓的呼吸声,想来里头这位应该睡得正安宁。侧身一眼,尺素又瞧见一张供女子梳妆打扮的梳妆台。

  兀自在梳妆台前跪坐下来,尺素几乎想也不用想的便往那台下最下面的一个小抽屉摸去。

  拉开一看,里面不过几块碎布料而已,尺素呼吸沉了沉,幸而还未叹气,便把袖中的小物什都拿出来一样一样摆了进去,一一码好。

  有一张缝了字的小帕子,虽然字歪歪扭扭的,不过倒也可以认出个“雪”字来;还有一个巴掌大的小木人,虽然粗糙了些,但也有不失为憨态可掬;还有……

  尺素放好了东西,照着桌上的铜镜便理了理分别垂在额前腰间的几缕发丝,又做出几副与往日神情概不相同的神情来。

  譬如先前她学原主的笑便多是微笑,嘴角弯的弧度也有几分克制恬然,此刻却勾唇而笑令嘴角翘起来,偏又微微向下压几分,敛下多余的傲气,余留几分纤纤弱质、忧思楚楚的意味来,使那粉樱似的唇看起来要薄几分,整个人的气质都平添了三分哀愁幽怨与一丝隐隐约约的孤傲。

  此时,额角颊边垂下的几缕发,更是令这张秀美的脸蛋失了端丽的“正气”,而多了几分风流肆意的如水媚态。

  尺素端详着铜镜中的这张脸给自己观起了相,先是瞧着耳在后、又是见到这小山眉桃花眼的,转眸眼中横波一漾,便是如春风临岸催杨柳,翠玉拂清漪。

  唉,情缘薄偏又麻烦多,虽有“对面不见耳”,可父母宫又有得伤……

  罢罢罢,她还得去找那俩小鬼,防着他俩走丢,带孩子真是不容易,不省心又麻烦,两个加一起都还没有阿娴可爱。

  尺素扶额,一副愁的很的模样,却是另一手反手就将身后人拽到了怀中。

  她早在铜镜里看到人来了,也用不着自闭的1001给她提示。

  只不过,她未曾想到竟会如此顺利,一时蛮力受不住,没能控制好,以至于自己胳膊肘磕到了梳妆台上,脆生生的闷响,顿时疼得眉头拧起来,又因着顾虑到眼下的情景也只得咬死了嘴巴,不过最终闷哼一声便罢。

  尺素将人锁在怀里,两手忙着捂住人的嘴,却是又听见一声器物落地的声音。

  循声而见,一把金红小剪子正平平安安的摆在地上。

  尺素低眉平静地望着怀中冲自己怒目而视的娇娇人儿,想着的却是这欢门的伙食应该不错。

  在吃食上,阿娴应该是不曾被苛待的。

  却是凑到阿娴的耳朵边,尺素温柔的轻声与她说道:

  “我来将阿文他们的东西放下了,在最后一个格子里……他们想见你,你自己可要好好保重,最多一年,我就帮你们团聚……我松开手,你别叫唤,不然,对咱俩都没有什么好处,你清楚的。”

  阿娴起先还在小幅度的挣扎,听尺素说完,摇几下头又点点头的,最后“嗯”了两声。

  那令尺素颇为头疼的两个小鬼想,果不其然是像极了阿娴。

  一松手,便见怀中的阿娴连忙扑到了地上将地上的小剪子拾起抓在手里,回过头来,那小剪子尖利的一头就往尺素颈子边一搁。

  尺素未作反抗,索性两手撑在身后支起一条腿来坐的更舒服些,因为脖颈出有那冰冰凉的危险在,下巴便微微昂起来,垂了一双眸子看向昏暗处的阿娴,一瞬也不眨眼睛的直盯着人看。

  “你做什么?”阿娴手里握着剪子抵在尺素脖子上,低声质问道。

  明眼人,只要没瞎,都能够看出来她是在发着抖的。

  尺素平平静静的看着她开口道:“带些孩子们的东西过来给你。”

  “你,”阿娴的眼神闪了闪,继续压低了声音盘问她道,“我是问你,为何穿成这样,还这般盯着我?你究竟想做什么?丰儿文儿呢,他们在哪里……”

  尺素勾唇一笑,打断了她的提问:“我不穿成这样,怎么混的进来?盯着你看么,是因为,我未曾见过你,一时有些想将你的样貌在记个分明……那两个小孩子,我替他们胡闹一场了,怎么舍得他们来犯这个险?再说我舍得你舍得么!”

  尺素勾唇一笑,打断了她的提问:“我不穿成这样,怎么混的进来?盯着你看么,是因为,我未曾见过你,一时有些想将你的样貌在记个分明……那两个小孩子,我替他们胡闹一场了,怎么舍得他们来犯这个险?再说我舍得你舍得么!”

  尺素勾唇一笑,打断了她的提问:“我不穿成这样,怎么混的进来?盯着你看么,是因为,我未曾见过你,一时有些想将你的样貌在记个分明……那两个小孩子,我替他们胡闹一场了,怎么舍得他们来犯这个险?再说我舍得你舍得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