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田园戏精 > 第0047章好在二十年后
 
  对1001的话,尺素一贯就不喜欢予以理睬,眼下只凝视着面前的阿娴,深呼一气,口中说道:

  “那现下你和我关在一起,是在等谁来?你……”

  “叩叩——”

  万万没想到,是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尺素的话头。

  房里的二人齐齐转头盯着门口,只见一簇簇烛火一盏盏竹灯笼游鱼似的聚集到了门外,四下里寂而无声。

  但听房外又是传来一阵娇声笑语,紧接着那昨日:

  “呀,忘了还锁着呢,拿钥匙来。”

  有婆子忙凑上前递了叮叮当当的一大串钥匙过去。

  “嗑嗒——”尺素平平静静的看着她,语气不免放柔了几分道:“我说了,只是带些孩子们的东西过来给你。”

  “你,”阿娴的眼神闪了闪,继续压低了声音盘问她道,“我是问你,为何穿成这样,是……发生了什么?还这般盯着我看,毛骨悚然的,你究竟想做什么?丰儿文儿呢,他们在哪里?雪儿,雪儿……”

  尺素唇角噙一抹浅笑,打断了她的问话:“我不穿成这样,怎么混的进来?盯着你看么,是因为,我之前不曾见过你,一直就好奇,眼下见到了,自然是想将你的样貌刻在心底记个分明……至于那两个小孩子嘛,太小了,我都来为他们胡闹一场了,怎么还能让他们来犯这个险?再说了,就是我舍得,你未必也舍得么,是不是?”

  一番话说下来,阿娴的手似乎是举累了,手里拿的剪子离开了尺素脖子几分距离,只眼中的坚毅与面上的焦急之情未减分毫:

  “雪儿呢,雪儿怎么样了?”

  “她很好,吃了药,退了烧病已经快好了。”

  尺素忽的一动,想要直起身子来,阿娴被她骇了一跳,匆匆收回小剪子抵在身前,恶狠狠的道:“别动!”

  尺素抿了抿嘴,僵持半晌后方主动开了口:“你好好保重,就是为了几个孩子,也要保全好自己。”

  说罢,便起身像窗户边走去。

  临街那面儿依旧死静死静的,没半点人马声响。

  “为什么,”阿娴有些颤抖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甩开包袱,”尺素头也不回的说道,没有一刻犹豫,“我年纪尚且还不到双十,做什么要耗在石家替你养儿子?”

  “等等!”

  尺素住了步子,回头疑惑的看着她,不意外的看到了阿娴抹眼泪的一幕,喉咙哽了哽,清脆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沙沙的:“还有事?”

  那暗处跪坐的女子将小剪子塞到了梳妆台最底下的板缝里,抬眸于一片黑暗中与尺素对视道:

  “我不信你的鬼话,石永昌他……”

  “他死了呀,”尺素再度打断了阿娴,面上有几分恼色,“他死了,所以我想你回去帮我甩掉包袱,你是孩子的亲娘,去照顾他们总好过石家村那些亲戚吧?石老五夫妇心有余而力不足,你应该也清楚。”

  暗处里一片沉默,待尺素要回转身子推开窗户之时,阿娴却忽的站起身来。

  如今的阿娴,比现在的尺素可要高些,高出了足有小半个头来。她身量虽纤细,曲线却颇为玲珑,此刻只着了里衣披散着发像尺素走来。

  走出昏暗,走到了尺素面前,亦是走到了那糊了纸透着光的窗户边。

  “你说的话,”她主动靠近了尺素,低头在人耳边呵气如兰,“我一个字也不信。”

  尺素及时捉住了阿娴要推窗的手,好歹是她养大的女孩子,一个眼神她能猜不到她要做什么吗?

  正欲把人从窗户边拖开,却不料阿娴立时大叫,同时,门外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轰然出现,几乎是不到二十息的功夫,吃素就听到了屋外房门上锁的声音。

  尺素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阿娴,随即自嘲的咧嘴笑笑,“石永昌死了。随你信与不信罢。”

  其他的她也不必再多说多问,只是当她看到怀中的阿娴仍是蹙着一对细眉用怀疑的目光看自己时,一颗心却好似被人攥紧了折磨,说疼也是说不出的苦楚……

  而看着面前这对冰冷而美丽的眸子,阿娴也只感到疑惑,似乎方才从这双眼睛里看到的哀戚之色都只是她的幻觉。

  阿娴摇摇头,拧着眉头不耐的嚷道:“放开我!放手,放手!你放手啊……放开我!”

  尺素忽的想轻轻抱她一下再松手,却是听到她的痛呼,便一下子松手,放开她了。

  尺素退开几步,眼神是淡漠的,却又是在瞧见阿娴手臂上的淤青时,连呼吸都乱了几分。

  心气气得不得不转过头去,直到掌中肉被指甲掐疼了才反应过来,正要伸手去推窗,却又突听阿娴大喊道:

  “不要!”

  尺素疑惑的看向她,她却似乎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你没有什么要问的吗?”阿娴疑惑的侧头问她。

  “问什么,”尺素语气冷淡,缺不知自己眼神柔了有几分,“你愿意告诉我自会说。”

  若不愿意,她也不会追问,索性眼下的局面等也无妨的。

  可惜,这番话在阿娴眼里却是置气堵她嘴的意思。

  转眼,便见阿娴走到桌边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一边喝一边自顾自地说道:

  “你当这欢门是这么好来的吗,一个时辰前有贵人来见过妈妈,叫她……”

  “闭嘴。”

  万万没想到的是,尺素竟然出言打断了她的话。

  阿娴再度将疑惑的目光转过来,将尺素细细大量,好半天后,只嗤笑一声。

  尺素也走过来在桌边坐下,阿娴勾了茶壶主动给她倒了一杯水。

  用手指沾了茶水,尺素在桌上写到:

  “隔墙有耳。”

  阿娴皱着眉头看她,复又点了点头,却还是毫无顾忌的盯着她开口说道:

  “你今天走不了了。外街上看着没人,可只要这条街上有一家窗户敢开,暗地里指不定弓弩手都给你安排上了。”

  说完,阿娴的神色似乎是有些失望,她没看到尺素冷淡的脸上有什么其他情绪,她是期盼看到人吃惊和害怕的,哪怕是愤怒和不解,然而这些都没有。

  她不知道的是,此刻面上木头一样的尺素,心下正五味杂陈。

  ——自己的阿娴,变了些。那方才,阿娴应该是想让自己死的;那她现下说出这些话来,是想看到自己惊慌的模样来笑一笑么……

  “……宿主。”

  心下的1001突然在此时吭声,冰冷无情的机械音听起来好像刚睡醒从而有些模模糊糊的听不大清楚,但下一刻它就不负所望分外清楚的“贱”了起来——

  “没想到哇,这个女的和你一样都有些失心疯,刚才居然还想和你同归于尽!啧啧啧,这次你被捅心窝子了吧。叭叭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