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田园戏精 > 第0063章
 
  在那个她与1001共同看到的幻象之中,那一幅素绢便是自己的前身了。

  陆钦宁倾尽一生最后的精力和温热的血液,在那幅素绢上信笔狂书,直致那一双眸子由明亮狂热转为颓然灰败……除了她,又有几人有幸得见狂生陆钦宁那般模样呢——可惜没有人,陆钦宁最后死的竟然是如此的无声无息。

  不知为何,承载着陆钦宁血液的尺素竟在漫长的几百个岁月里幸存了下来,那一方写满血书的素绢曾经被雪水打湿,也曾经被烈火炙烤,最终不知道是谁把残缺的她给缝进了书的夹层里去,经年累月的,有了灵智的尺素也不必再拘于一方破损脏污的素绢里头,就好像搬一个新家一样,也好似不过是修者换一具皮囊,竹简,宣纸,一切可用来书信的物什,她都可以寄身一宿,兜兜转转的,喜欢当一本戏折子的时候,她碰上了九霄天帝这么个大机缘。

  接触了天庭乃至六界的新鲜鬼神之后,尺素还是对人比较感兴趣,首先感兴趣的自然也就是自己的起源,用血液书写那一方素绢的奇人。

  可是追溯之后,尺素便更宁愿再没那劳什子的好奇心了。

  因为那血书,以精血作媒介,尺素对陆钦宁的生平记忆也算是了若指掌,但她并不满足,更是想刨根问底的追溯陆钦宁的前世今生,借着拜访君孟的由头,又私自入了那冥府之中,一翻那存放在冥府的一册天书——至此,尺素生平头一遭的知道后悔的滋味怎么样了了。

  虽说在尺素“看”到的记忆里,无论是作为一个女子,还是作为一个凡人,陆钦宁都是一个不太消停的存在。但尺素从来都没有想过,陆钦宁会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存在。

  陆钦宁的前生,竟是无半点记载,更重要的是,她本应当是有七十阳寿的,然而,却最终连双十年华都没有活过。

  一般这么个情况,都是涉及到上界不为人知的某位大佬,或是牵涉某一些说不得的人物,总之是天机之中的天机,万不可深究的。若是前者,那陆钦宁极有可能就是上界的一缕分身历劫,尺素这一番查看,遭大人物知晓了,怕是觉得她攀关系,从此仙途要断。所以尺素心底下,一直都对陆钦宁的事儿关的很紧,也是有近千年未去动过一分一毫的念头了,久到尺素自己都快把自己给骗了,好像真是忘了有那么一份“前缘”在。

  然而,谁叫她遇着了1001,又遇着了这虽说是异时空里却又是货真价实的一个索寒烟,真是让她不想想也必须得想起来的人物啊。

  更重要的是,其他几次转世里,也有那么几个不是省油的灯……

  “宿主不必忧心,”1001难得的在心底宽慰她道,“叠加时空里的宿主现在就像一块磁石,那些墨点会像铁屑一样,无一例外,积极主动向你靠近的!人多,意味着运也多,这样一来,1001就可以将‘运’转换成能量来更好的帮助宿主了!”

  “你想都不要想。”

  尺素颓丧的想到:什么都回不去了,她成不了仙啦……

  “宿主的执念太深啦。”“宿主前世所遇到的无数个人和无数个事件都将会是无数个墨点,眼下这些墨点全都在一张纸上被叠加联系到了一起,这样一来,叠到白纸上的位置就很有可能与他们之前的位置大不一样。”

  “所以?”尺素刻意的继续问道。

  1001立马回应她道:

  “所以,不难猜测的是,之后事情发展顺序和时间都会混乱,但大致说来,墨点又因为你和你前世所组成的这张白纸而不会有太大变化。墨点仍旧会是墨点,折叠发皱的白纸虽然也还是一张纸,可它已经皱了,叠过来的时候也没人知道它哪里会不会破,就好像我带着你逃到这里来,你虽然没死可还是灵魂受了损伤。”

  “白纸已经有了细微的不可逆转的变化,但这一点点细微,便足以改变整个世界的走向……”

  “有点点复杂。”尺素枯燥的趴在桌子上,静静的思考着,外人看来,她就好似睡着了一般。

  “零,”她简短的在心底唤系统1001道,“隔壁的动静怎么样了?我等的肚子都饿了。”

  一如之前,1001的探测功能还是真强大。

  “……额,”闻言,1001有些无语,“侦测结果显示有一个处于睡眠状态。”

  “睡觉?”尺素趴在桌子上乏累地换了只手枕头。

  比她还能沉得住气啊……也不知索寒烟跟他们怎么商量的。

  心下说来也是有些替别人感到唏嘘。

  陆钦宁估计是倾尽所有的才出来一次吧,本身一个残魂里的往生魂,做到这个地步实在是挑战天道底线,只是为了见索寒烟一面?却是不知当时的索寒烟究竟有几分真情,又有几分是在逢场作戏呢?

  一个在无间地狱里往来的阴冷亡灵,竟然会牵挂一个凡人这般久么,费一番大功夫只是为了抱一抱那具肉体凡胎……

  身为折子戏的尺素迫不及待的把一整个画面开始印刻在魂体之上。

  1001不由对她这一番操作感到震惊:“难怪你对什么过目不忘,还真是货真价实的‘刻骨铭心’啊……不过,陆钦宁到底是怎么和宿主的起源扯上联系的呢?”

  它自然而然的提出了自己的疑惑,毕竟在之前的信息扫描或共享数据之中,它也得知了尺素是因为一位高级位面的主宰之神而有了修炼的机缘,但再往前,也实在是探查不到了。

  因为就连尺素自己,也好像并不清楚。

  尺素其实不大想说给1001听,不过这次竟是1001一问,她心下意念便一动,直接是丢盔弃甲、什么都“不告而知”了。

  在遇到天帝一息灵气的机缘之前,尺素便已经有了懵懂的灵智。

  有道是木老成精,物旧也生灵。

  一切的最初,便是陆钦宁。

  这个女子的为人品性如何,尺素本是不愿意去揣测思量的,但又奈何近来的索寒烟给了她无限的强势提示。

  对于尺素这么个喜好效仿人举止的戏精来说,能够不愿意去细品一个人,是很反常的,但也彰显了,陆钦宁于她尺素而言,的确是很特殊的一个凡人。

  尽管尺素不大愿意回想陆钦宁这个人,可是,她也是不可能有逃避的态度的,换一方面,陆钦宁,也算是她的——至亲骨肉。

  不对,准确说来,是她的前身,她的前身便是承载着陆钦宁唯一精血的存在。

  在那个她与1001共同看到的幻象之中,那一幅素绢便是自己的前身了。

  陆钦宁倾尽一生最后的精力和温热的血液,在那幅素绢上信笔狂书,直致那一双眸子由明亮狂热转为颓然灰败……除了她,又有几人有幸得见狂生陆钦宁那般模样呢——可惜没有人,陆钦宁最后竟然会死的如此无声无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