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起死回生的靖王妃要上天 > 第257章 赐十八般酷刑
 
“好,一切都好,苏苏,你快放了他,本宫不想你再被雷劈,他已经死了,你再因他而被罚不值得,他的罪孽到地府自然会受到惩罚。”太子急切的站到白苏身前劝解。
“可红叶已经没了,我不杀他对不起红叶。”
“太子说的没错,而且本判官答应你地府十八种酷刑都让他尝个遍怎么样,反正就是让你解气为止。”崔珏也立马附和。
就快被掐死的天山长老错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这不是他幻听,地府的崔判官都在好好跟这妖女说话,自己着了南月的道,误信了她的鬼话,原来只以为白苏只是修为稍微高些,现在临死前才明白原来自己真的惹了惹不起的大人物,听着十八种酷刑,此时的他多么的希望白苏再下手狠一点让自己此刻一死百了,省的下了地府还的受折磨。
“我不再挣扎了,你快杀了我吧。”天山长老一副赴死的将脖子往白苏手中靠了靠。
“嘿,你倒是想的通透,现在害怕了,他们说的对,就这样让你死了真是便宜你了,姑奶奶便赏你十八种酷刑吧。”白苏讥笑着看着天山长老吓得要尿裤子的样子松开了手。
“就麻烦老谢亲自行刑吧,过几天我再去地府看他,他要是还剩两条命我可不答应。”白苏笑呵呵的看着崔珏三人。
“苏苏放心吧,我一定只让他生一条命。”谢必安立马上前用锁链将天山长老拉到身后,生怕白苏又改变主意。
“好了,这事就这么着了,你们安置在南北边境的那些阴兵是不是要处理下,他们本是受害者,留着他们没什么用,这样也是对死者的尊重,让他们好早日入土为安。”崔珏难得以商量的口气说道。
“你都知道了,现在还不是处理的时候,天山还有上万的阴兵不见了踪影,我得尽快找到他们,留着那些阴兵也是为了不时之需,待找到他们处理完之后我再处理剩余的那些。”白苏对崔珏知道这些也没什么好奇怪,摆摆手说出自己的计划。
“苏苏,你别费神了,天山派的阴兵已经被崔判官他们帮你处理掉了。”谢必安不经意回道。
“阴兵处理掉了?还是崔判官他们处理的?”白苏咬着牙关笑看向崔珏。
“唉哟,想起来了,阎帝找本判官还有急事,先走一步。”崔珏白了眼嘴瓢的谢必安,真是会给他找麻烦。
“别急啊,崔判官,您不打算说点什么吗?我记得我可是听着崔判官的规矩长大的,那刚才谢必安所说之事您怎么说?”
“谢必安说什么了,我没听到啊。”崔珏一副无辜的样子。
“是吗?”
“谢必安,你把刚才的话重新说一遍,一定要让崔判官听清楚。”白苏讥笑着握拳看向谢必安,自己辛苦找了那么久的阴兵竟然是被崔珏动了手脚,难怪怎么都找不着。
“我说我负责给这位行刑,一定让苏苏满意。”谢必安见此情况反应倒是挺快的尬笑。
“苏苏,你要是不放心小谢,那本判官就让小范一起行刑,放心哈,走了。”崔珏狠狠瞪了眼谢必安快速消失,这要是再待下去,按照白苏那刨根问底的性子今天一定得出事,他得赶紧回去将阴兵的事处理干净了,他可不想留下什么口舌给白苏。
“那个,我们也赶紧回去行刑了。”谢必安像个惊弓之鸟拉着铁链也快速消失。
“谢必安,我跟你没完,你竟敢戏耍我。”白苏气急的大喊,岂有此理,明明她听的很清楚,这下不肯承认了,早晚得查出来。
“你们刚才听清楚谢必安说的天山这里的阴兵事情了吗吗?”白苏转身问向太子等人。
“本宫刚就站在谢大人旁边,没听到他说这个啊,一定是苏苏听了崔判官的话,太关心阴兵的事情了吧,本宫觉得崔判官说的有道理,现在当下局势稳定,天山长老等人已死,那些阴兵就不用再留了,我们是应该早日让他们入土为安较好,苏苏觉得呢?”太子立马将想开口的小白拉到身后说道。
被拉到后面的小白气的抓头,没想到堂堂一个太子竟然也这么差,明明谢必安说了阴兵的事,现在太子和崔判官这么紧张的想掩盖,那不是正说明这里面有问题,他们就是欲盖弥彰而已。
“说的有道理,那就小白和木哥儿与鬼卫一起去处理吧,让天山派的三长老去给他们超度,让他们好好安息,多给大家一些钱,同时给他们的家眷也送些银两,估计很多家眷都还在等着他们回家呢,都是这臭老道干的缺德事。”白苏思考片刻也觉得那些阴兵是时候处理了,自己也该为过几天与雷公的约定做准备了,三番两次的劈她,以为她是好欺负么,哼,下次见着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以后要是自己能上天庭了那就更好办。
太子府
白苏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太子府,最高兴的莫过于府里的几位小侍女,他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着白苏了,白苏平时不是在玉洞中待着就是外出。
“太子妃,您可算回来了,我们都好想你。”几人纷纷围着白苏一顿歪扭。
“太子妃,昔阳郡主来了。”李管家匆忙来报。
“昔阳郡主?谁啊?我认识吗?”白苏迷惑看向喜儿。
“她是跟在太后身边的那个昔阳郡主,叫程郗弱,太子妃忘记了?她可是一直惦记太子殿下的人呢。”喜儿蹙眉看向白苏,太子妃怎么能连自己的情敌都能忘,这么轻敌可不是好事。
“哦,我想起来了,她不是赐婚给齐王了吗,这会应该跟着在齐王的封地不是吗?怎么来我们府上了?”白苏好一顿搜寻记忆才想起这么号人物来。
“太子妃有所不知,她啊,因为从小跟着太后,便向太后求了恩典,受到了太后的垂怜,太后已经做主取消了她与齐王的婚约,由此便留了下来,她肯定是对太子不死心,一听太子回京了便立马跟了过来。”喜儿对于昔阳郡主是越说越生气,还那么不要脸的上门来抢人家夫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