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请握紧你手中扳手 > 第199章 秒懂(15万营养液加更)
 
他抬头看着她, “你查到了啊,不想确定下我是为了自己的野心,还是为了你吗?”

这话理当让女性动容且心软, 起码会本能去判断——他是因为爱我才如此吗?

但王薇的反应是她一手抵着额侧, 突兀提起一件事。

“王蔷入院那晚, 你见着了吗?”

“什么?”

“我那个傻子一样的小弟, 回家后就被爷爷打了一巴掌,一颗牙都打飞了。”

“知道, 爷爷是在怪他接近娱乐圈的人,他说大姐是担心小弟才参加那个节目的。”

“你觉得这就是打他的原因?”

“不管是不是,我觉得这都不好,爷爷太偏爱王蔷了,他就不觉得这样会让弟弟妹妹十分痛苦吗?这是一种极端的不公平。”

王薇好像第一次审视他,后才不苟言笑道了一句:“那晚,小树从别的女人身上爬下来,裤子都穿反了, 大冷天穿着拖鞋就跑来, 脚趾头都冻红了, 你以为他是被我爷爷勒令喊来的吗?”

二姐夫一怔, 好像明白了什么。

他下意识去想那晚王薇是怎么赶去医院的, 哦, 她是临时中断了会议, 那天推掉了所有工作, 愣是穿着薄薄的西装在急诊室外坐了一夜。

她一言不发, 神色冷漠, 让人看不出她的情绪。

是了, 他好像一直都没明白过她。

“为什么?你一直想要那个位置, 这总没有错,我为你争取,难道不对吗?”他问。

“我想要,是因为她不要。”

“”

王薇揉了下眼睑,没有再说,而是手一摆,保镖便叩着人交给了门外早已等着的警方人员。

被带走的男人知道自己这辈子都别想离开监狱了,因为这个女人能忍半个月才动手,就是在搜集所有证据,一锤定死。

或许,他会很快死在监狱里吧。

他还是忍不住回头看看这个年少时降下车窗瞧他一眼的高贵且冷漠的千金,当时,他还只是大雪天里在路上发传单的小青年,踌躇满志,渴望获得成功。

红灯那会,她的车停下了,是缘分吧。

她容颜冷艳,高高在上,是风雪中的玫瑰,追求者从b市能排到巴黎,可她在看他。

对上的一眼,他一直以为是宿命。

现在发现是欲望的一扇门。

他始终明白自己在贪:王家跟王薇,他都想要。

“王薇,你爱过我吗?”

王薇本在看窗外,闻言转头看向已经站在门口的男子。

英俊,儒雅,能干,这些年为她守身如玉,恪守夫妻之则。

无数人说他是个好男人。

她回:“从前选你,是因为你没有威胁。”

那么现在干掉他,就是因为他的野心跟行为已经实际威胁到了她的家人。

那天在医院里,她对上爷爷眼神的一瞬间,她就明白了,但她没有挣扎,只是怅然。

直到他苦笑着被带走,她都没有告诉他:但凡他是贪污,哪怕贪了几十亿,她也可以为他摆平,因为他比钱重要。

可他不是。

那么,她会为此沉默多久呢?很快,在管家提醒后,她去了按摩房。

因为按摩师来了。

她依旧是她,是最骄傲的王薇。

——————

王家的变故成了豪门圈里的一大新闻,不少人都猜到了老二丈夫的下场肯定跟王蔷遇害有关,难道这第四案的根源是豪门夺权?

医院里,王蔷自然也知道了,但她啥也不问,倒是有些人想把这些变故推在王家三孙里面,让她跟王薇闹些什么,可有心人完全进不了她的病房。

王老头正在削苹果,作为一个孙女,不怕不孝?

可王蔷十分习惯,因为从小就这样,她嘴里吃着梨,还等他的苹果。

“速度真慢,以后多练练,打高尔夫有啥用,多练这个,手指更灵活。”

“你可闭嘴吧,你自己都不练!”王老头一边削一边骂。

“我练它干嘛。”

“还干嘛!我都知道了,你这次能活下来全靠小聪明,身体却吃了大亏,接下来我给你安排健身教练”

“那就算了。”

王蔷三两下吃完了梨,哼哼道:“如果他们还能盯上我第二次,那暗杀的规格可就远不是这次可比的,就是我练成特种兵也没用——而且老头子,我觉得这次他们的目标本不是我。”

什么?

王老头若有所思:“其实我也觉得他们起初目标不是你,但你为何一开始就有提防?”

“这个问题警察那边也问过,可细微了。”

“你咋回?”

“我说:最近认识了一个人,就跟柯南似的,走哪哪都死人,作为一个躺赢几百亿资产的富婆,我可不得有点防备吗?就提前做了安排。”

王老头表情微窒,压了下声音说:“你也不怕得罪人,咱家不比港都那边有柴门历史,那柏老东西等人当年占着便宜收拢了一些火将,一个火将抵得上一个师,贴身防护下安全度无虞,咱们内地不一样,虽然本体社会安全度高是一回事,但的确在历史原因上缺乏这类人,我就特地问了你李爷爷家那边,那边说这个詹箬年纪轻轻,非同凡响,没有真正交手,他也无法判断。”

王蔷皱眉,“我也没说她名字啊,看来老头子你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来问的那个狐狸警察好像秒懂了。”

王老头:“你这个秒懂词用得很好,看来官方那边对她也挺在意。”

王蔷:“废话,都冲突几次了,不过柴门这么厉害,咱们大陆这边就没对应的吗?不应该啊,我大陆人才辈出,文化源远流长”

突然,她从王老头表情看出来了。

哦,是有的,只不过鲜少融入民间,因为□□不允许。

“爷爷,你说秦枢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人?”

王蔷问了很入骨的一个问题。

“谁知道呢,不过估计以后就能知道了,反正估摸着底蕴比咱们家深的还是有的。”王老头这话意味深长。

王家是他白手起家的,虽然别人看起来是豪门,却是跟那些过百年的不能比。

王蔷一想也是,如果秦枢跟詹箬继续这样开战的话,迟早要动手。

不过说起詹箬,她记忆里那些事是怎么回事?

而且她最后为什么要替詹箬说话?好像那个“假詹箬”委实逼真,当时连肖宝宝都分辨不出来。

样子,身材,打扮,身手这些都很对得上。

就算詹箬跟他们王家利益共同体,有实在没有绝对的理由为她说话。

王蔷自我审视,但总是想到了那把苗刀。

妈呀,这中西合璧四十年的科学民主教育都特么喂狗了吗?为什么她会觉得那凭空的苗刀真的存在。

这种走神在王薇到来后还继续着,后者冷冷瞥了她一眼,语气很不好:“不想看到我,下次我不来,何必这样爱搭不理。”

王蔷回神,想了下,问了一句:“你觉得你姐我有没有修仙的资质?”

看财务报表的王薇抬头,瞥了她一眼,像是在看一个傻逼,“你御不起剑。”

王蔷:“???”

这是亲妹吗?

“你别想刺激我减肥,老娘当年大长腿小蛮腰勾魂夺魄的时候,你个臭丫头还在初中偷看小黄书呢。”

高冷的王薇忽然跟刺了皮的河豚一样炸了,厉声冷道:“那不是我的书!是你借我的教材里面掺杂了你的”

王蔷打断她:“那你就说你看没看吧。”

王薇:“我是无意翻到。”

王蔷:“所以你还是看了。”

王薇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啪一下收了报表起身要走。

“哎呀好疼好疼,我的肩膀我都中枪了,亲妹妹竟都不理我,我的命怎么这么苦\"两百斤的胖子抱住可怜娇弱的自己,嘤嘤嘤如泣如诉。

王薇顿足,转头盯着她,“我给你叫医生。”

王蔷:“我想吃xxx家的糕点。”

那家排队要等一两个小时。

王薇冷笑磨牙:“你做梦去吧。”

她转身就走,但半个小时不到,保镖把新鲜出炉的糕点送了进来。

王蔷一边吃一边给王树发信息,威胁他给自己传毛片资源。

还在被关禁闭的王树:“你都住院了你还看这个!!王大蔷,你是不是有毒?!”

王蔷:“神经病,如果不是住院了,我还需要看这个?我缺人还是缺床?”

卧槽,你说得好有道理。

王树不得不翻墙越狱爬回自己房间找丰富资源

跟家人走完感情后,王蔷继续思考苗刀的事,也让自己的助理去联系警方找下那把苗刀,但却得到了一个让她十分震惊的消息。

卧槽,真的有鬼啊,而且是一群女鬼在帮她?

她还是赶紧出院吧,反正伤也差不多了,再不出面,外面还不知怎么编排他们王家的事。

——————

三个小时前,某个被封了很大区域的工厂后院大概四五百米的空地,寻常人无法出入,连上空都被管制了,不许无人机等飞行拍摄经过。

这里荒地,因为本来是一片湖泊,干涸后低洼河床,泥土湿泞,建筑起来很麻烦,就一直空着,但现在它被挖开了一大半,蹲在坑边的狐狸队长好久没抽烟,只是手指夹着没点的烟,盯着凝土中早已腐烂的成骨架且沾染污泥的十几具女尸,手指头僵了很久。

“她们,是不是洛瑟曾经提及的那些——那些跟她关在一起的女性?”臭丫头还在初中偷看小黄书呢。”

高冷的王薇忽然跟刺了皮的河豚一样炸了,厉声冷道:“那不是我的书!是你借我的教材里面掺杂了你的”

王蔷打断她:“那你就说你看没看吧。”

王薇:“我是无意翻到。”

王蔷:“所以你还是看了。”

王薇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啪一下收了报表起身要走。

“哎呀好疼好疼,我的肩膀我都中枪了,亲妹妹竟都不理我,我的命怎么这么苦\"两百斤的胖子抱住可怜娇弱的自己,嘤嘤嘤如泣如诉。

王薇顿足,转头盯着她,“我给你叫医生。”

王蔷:“我想吃xxx家的糕点。”

那家排队要等一两个小时。

王薇冷笑磨牙:“你做梦去吧。”

她转身就走,但半个小时不到,保镖把新鲜出炉的糕点送了进来。

王蔷一边吃一边给王树发信息,威胁他给自己传毛片资源。

还在被关禁闭的王树:“你都住院了你还看这个!!王大蔷,你是不是有毒?!”

王蔷:“神经病,如果不是住院了,我还需要看这个?我缺人还是缺床?”

卧槽,你说得好有道理。

王树不得不翻墙越狱爬回自己房间找丰富资源

跟家人走完感情后,王蔷继续思考苗刀的事,也让自己的助理去联系警方找下那把苗刀,但却得到了一个让她十分震惊的消息。

卧槽,真的有鬼啊,而且是一群女鬼在帮她?

她还是赶紧出院吧,反正伤也差不多了,再不出面,外面还不知怎么编排他们王家的事。

——————

三个小时前,某个被封了很大区域的工厂后院大概四五百米的空地,寻常人无法出入,连上空都被管制了,不许无人机等飞行拍摄经过。

这里荒地,因为本来是一片湖泊,干涸后低洼河床,泥土湿泞,建筑起来很麻烦,就一直空着,但现在它被挖开了一大半,蹲在坑边的狐狸队长好久没抽烟,只是手指夹着没点的烟,盯着凝土中早已腐烂的成骨架且沾染污泥的十几具女尸,手指头僵了很久。

“她们,是不是洛瑟曾经提及的那些——那些跟她关在一起的女性?”臭丫头还在初中偷看小黄书呢。”

高冷的王薇忽然跟刺了皮的河豚一样炸了,厉声冷道:“那不是我的书!是你借我的教材里面掺杂了你的”

王蔷打断她:“那你就说你看没看吧。”

王薇:“我是无意翻到。”

王蔷:“所以你还是看了。”

王薇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啪一下收了报表起身要走。

“哎呀好疼好疼,我的肩膀我都中枪了,亲妹妹竟都不理我,我的命怎么这么苦\"两百斤的胖子抱住可怜娇弱的自己,嘤嘤嘤如泣如诉。

王薇顿足,转头盯着她,“我给你叫医生。”

王蔷:“我想吃xxx家的糕点。”

那家排队要等一两个小时。

王薇冷笑磨牙:“你做梦去吧。”

她转身就走,但半个小时不到,保镖把新鲜出炉的糕点送了进来。

王蔷一边吃一边给王树发信息,威胁他给自己传毛片资源。

还在被关禁闭的王树:“你都住院了你还看这个!!王大蔷,你是不是有毒?!”

王蔷:“神经病,如果不是住院了,我还需要看这个?我缺人还是缺床?”

卧槽,你说得好有道理。

王树不得不翻墙越狱爬回自己房间找丰富资源

跟家人走完感情后,王蔷继续思考苗刀的事,也让自己的助理去联系警方找下那把苗刀,但却得到了一个让她十分震惊的消息。

卧槽,真的有鬼啊,而且是一群女鬼在帮她?

她还是赶紧出院吧,反正伤也差不多了,再不出面,外面还不知怎么编排他们王家的事。

——————

三个小时前,某个被封了很大区域的工厂后院大概四五百米的空地,寻常人无法出入,连上空都被管制了,不许无人机等飞行拍摄经过。

这里荒地,因为本来是一片湖泊,干涸后低洼河床,泥土湿泞,建筑起来很麻烦,就一直空着,但现在它被挖开了一大半,蹲在坑边的狐狸队长好久没抽烟,只是手指夹着没点的烟,盯着凝土中早已腐烂的成骨架且沾染污泥的十几具女尸,手指头僵了很久。

“她们,是不是洛瑟曾经提及的那些——那些跟她关在一起的女性?”臭丫头还在初中偷看小黄书呢。”

高冷的王薇忽然跟刺了皮的河豚一样炸了,厉声冷道:“那不是我的书!是你借我的教材里面掺杂了你的”

王蔷打断她:“那你就说你看没看吧。”

王薇:“我是无意翻到。”

王蔷:“所以你还是看了。”

王薇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啪一下收了报表起身要走。

“哎呀好疼好疼,我的肩膀我都中枪了,亲妹妹竟都不理我,我的命怎么这么苦\"两百斤的胖子抱住可怜娇弱的自己,嘤嘤嘤如泣如诉。

王薇顿足,转头盯着她,“我给你叫医生。”

王蔷:“我想吃xxx家的糕点。”

那家排队要等一两个小时。

王薇冷笑磨牙:“你做梦去吧。”

她转身就走,但半个小时不到,保镖把新鲜出炉的糕点送了进来。

王蔷一边吃一边给王树发信息,威胁他给自己传毛片资源。

还在被关禁闭的王树:“你都住院了你还看这个!!王大蔷,你是不是有毒?!”

王蔷:“神经病,如果不是住院了,我还需要看这个?我缺人还是缺床?”

卧槽,你说得好有道理。

王树不得不翻墙越狱爬回自己房间找丰富资源

跟家人走完感情后,王蔷继续思考苗刀的事,也让自己的助理去联系警方找下那把苗刀,但却得到了一个让她十分震惊的消息。

卧槽,真的有鬼啊,而且是一群女鬼在帮她?

她还是赶紧出院吧,反正伤也差不多了,再不出面,外面还不知怎么编排他们王家的事。

——————

三个小时前,某个被封了很大区域的工厂后院大概四五百米的空地,寻常人无法出入,连上空都被管制了,不许无人机等飞行拍摄经过。

这里荒地,因为本来是一片湖泊,干涸后低洼河床,泥土湿泞,建筑起来很麻烦,就一直空着,但现在它被挖开了一大半,蹲在坑边的狐狸队长好久没抽烟,只是手指夹着没点的烟,盯着凝土中早已腐烂的成骨架且沾染污泥的十几具女尸,手指头僵了很久。

“她们,是不是洛瑟曾经提及的那些——那些跟她关在一起的女性?”臭丫头还在初中偷看小黄书呢。”

高冷的王薇忽然跟刺了皮的河豚一样炸了,厉声冷道:“那不是我的书!是你借我的教材里面掺杂了你的”

王蔷打断她:“那你就说你看没看吧。”

王薇:“我是无意翻到。”

王蔷:“所以你还是看了。”

王薇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啪一下收了报表起身要走。

“哎呀好疼好疼,我的肩膀我都中枪了,亲妹妹竟都不理我,我的命怎么这么苦\"两百斤的胖子抱住可怜娇弱的自己,嘤嘤嘤如泣如诉。

王薇顿足,转头盯着她,“我给你叫医生。”

王蔷:“我想吃xxx家的糕点。”

那家排队要等一两个小时。

王薇冷笑磨牙:“你做梦去吧。”

她转身就走,但半个小时不到,保镖把新鲜出炉的糕点送了进来。

王蔷一边吃一边给王树发信息,威胁他给自己传毛片资源。

还在被关禁闭的王树:“你都住院了你还看这个!!王大蔷,你是不是有毒?!”

王蔷:“神经病,如果不是住院了,我还需要看这个?我缺人还是缺床?”

卧槽,你说得好有道理。

王树不得不翻墙越狱爬回自己房间找丰富资源

跟家人走完感情后,王蔷继续思考苗刀的事,也让自己的助理去联系警方找下那把苗刀,但却得到了一个让她十分震惊的消息。

卧槽,真的有鬼啊,而且是一群女鬼在帮她?

她还是赶紧出院吧,反正伤也差不多了,再不出面,外面还不知怎么编排他们王家的事。

——————

三个小时前,某个被封了很大区域的工厂后院大概四五百米的空地,寻常人无法出入,连上空都被管制了,不许无人机等飞行拍摄经过。

这里荒地,因为本来是一片湖泊,干涸后低洼河床,泥土湿泞,建筑起来很麻烦,就一直空着,但现在它被挖开了一大半,蹲在坑边的狐狸队长好久没抽烟,只是手指夹着没点的烟,盯着凝土中早已腐烂的成骨架且沾染污泥的十几具女尸,手指头僵了很久。

“她们,是不是洛瑟曾经提及的那些——那些跟她关在一起的女性?”臭丫头还在初中偷看小黄书呢。”

高冷的王薇忽然跟刺了皮的河豚一样炸了,厉声冷道:“那不是我的书!是你借我的教材里面掺杂了你的”

王蔷打断她:“那你就说你看没看吧。”

王薇:“我是无意翻到。”

王蔷:“所以你还是看了。”

王薇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啪一下收了报表起身要走。

“哎呀好疼好疼,我的肩膀我都中枪了,亲妹妹竟都不理我,我的命怎么这么苦\"两百斤的胖子抱住可怜娇弱的自己,嘤嘤嘤如泣如诉。

王薇顿足,转头盯着她,“我给你叫医生。”

王蔷:“我想吃xxx家的糕点。”

那家排队要等一两个小时。

王薇冷笑磨牙:“你做梦去吧。”

她转身就走,但半个小时不到,保镖把新鲜出炉的糕点送了进来。

王蔷一边吃一边给王树发信息,威胁他给自己传毛片资源。

还在被关禁闭的王树:“你都住院了你还看这个!!王大蔷,你是不是有毒?!”

王蔷:“神经病,如果不是住院了,我还需要看这个?我缺人还是缺床?”

卧槽,你说得好有道理。

王树不得不翻墙越狱爬回自己房间找丰富资源

跟家人走完感情后,王蔷继续思考苗刀的事,也让自己的助理去联系警方找下那把苗刀,但却得到了一个让她十分震惊的消息。

卧槽,真的有鬼啊,而且是一群女鬼在帮她?

她还是赶紧出院吧,反正伤也差不多了,再不出面,外面还不知怎么编排他们王家的事。

——————

三个小时前,某个被封了很大区域的工厂后院大概四五百米的空地,寻常人无法出入,连上空都被管制了,不许无人机等飞行拍摄经过。

这里荒地,因为本来是一片湖泊,干涸后低洼河床,泥土湿泞,建筑起来很麻烦,就一直空着,但现在它被挖开了一大半,蹲在坑边的狐狸队长好久没抽烟,只是手指夹着没点的烟,盯着凝土中早已腐烂的成骨架且沾染污泥的十几具女尸,手指头僵了很久。

“她们,是不是洛瑟曾经提及的那些——那些跟她关在一起的女性?”臭丫头还在初中偷看小黄书呢。”

高冷的王薇忽然跟刺了皮的河豚一样炸了,厉声冷道:“那不是我的书!是你借我的教材里面掺杂了你的”

王蔷打断她:“那你就说你看没看吧。”

王薇:“我是无意翻到。”

王蔷:“所以你还是看了。”

王薇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啪一下收了报表起身要走。

“哎呀好疼好疼,我的肩膀我都中枪了,亲妹妹竟都不理我,我的命怎么这么苦\"两百斤的胖子抱住可怜娇弱的自己,嘤嘤嘤如泣如诉。

王薇顿足,转头盯着她,“我给你叫医生。”

王蔷:“我想吃xxx家的糕点。”

那家排队要等一两个小时。

王薇冷笑磨牙:“你做梦去吧。”

她转身就走,但半个小时不到,保镖把新鲜出炉的糕点送了进来。

王蔷一边吃一边给王树发信息,威胁他给自己传毛片资源。

还在被关禁闭的王树:“你都住院了你还看这个!!王大蔷,你是不是有毒?!”

王蔷:“神经病,如果不是住院了,我还需要看这个?我缺人还是缺床?”

卧槽,你说得好有道理。

王树不得不翻墙越狱爬回自己房间找丰富资源

跟家人走完感情后,王蔷继续思考苗刀的事,也让自己的助理去联系警方找下那把苗刀,但却得到了一个让她十分震惊的消息。

卧槽,真的有鬼啊,而且是一群女鬼在帮她?

她还是赶紧出院吧,反正伤也差不多了,再不出面,外面还不知怎么编排他们王家的事。

——————

三个小时前,某个被封了很大区域的工厂后院大概四五百米的空地,寻常人无法出入,连上空都被管制了,不许无人机等飞行拍摄经过。

这里荒地,因为本来是一片湖泊,干涸后低洼河床,泥土湿泞,建筑起来很麻烦,就一直空着,但现在它被挖开了一大半,蹲在坑边的狐狸队长好久没抽烟,只是手指夹着没点的烟,盯着凝土中早已腐烂的成骨架且沾染污泥的十几具女尸,手指头僵了很久。

“她们,是不是洛瑟曾经提及的那些——那些跟她关在一起的女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