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周衍 > 第1章 第1章
 
前文:

临州城城主沈家有个小少爷,名叫沈闲,整日里招猫逗狗的惹人嫌,就连树上窝窝里的鸟蛋,他也要找个梯子来将它掏个干净,平时对上外人时,就更加的娇纵任性了,今日掀了茶棚的桌子,明日砸了酒楼旁边买馄饨的小铺子,看见不爽的,指挥下人家丁们上前去揍一顿,出完气了事,小霸王的名号在临州城日渐响亮,十六岁的沈小少爷出街,好比阎王索命,有肃清街道之功效。

城主夫妻两个刚过而立之年,为这混账小子操碎了心,打过骂过,偃旗息鼓几天又死灰复燃,三十多岁的年纪气的脸上皱纹一条一条的冒出来,一想起那个不成器的就头疼。

好在有个能治得住他的,当今永南王的世子,为人端正自持,一把折扇长身玉立,小少爷一见着他就如同见着猫的耗子,次次被他提溜着后领子将人带回沈家去。

谁知天理昭彰,沈闲又一日出门的时候,不出意外的和人起了争执,小少爷被石头撞了头,一下就出了血,躺在床上悠悠转醒,看着一屋子激动的眼睛:“你们是谁?我是谁?这是哪里?”

三个问句如同晴天霹雳,屋子里守了三天的下人们恨不得以头抢地,少爷撞了头变成了一个傻子!

但是她们发现,傻子也有傻子的好处,出门不祸害街上的人,狗,猫,小贩摊子了,人也变得正正经经,就跟大狱里面出来的犯人重新做人似的,变的好得不能再好了。

后来啊!他就被永南王府的小世子堵在墙头,退无可退。

小世子俊颜微沉,抓住他的手腕用力得指节泛白:“你根本没失忆,前几年都是你装的对不对!”

————————

城主府沈家有一处偏僻的小院子,许是南向,光照好的原因,这里的花草长势极好,半人高的草丛青绿茂盛,三五天修剪的速度比不上长的速度,园丁们也就随着它去了,慢慢的,藤萝蔷薇爬了满墙,从院墙上遥遥的探出头去,煞是好看。

这会子,一只手努力向上,够到院墙,毫不怜香惜玉的把花扒拉到一边,这下两只手都攀上了院墙,然后两只手一齐使里,墙头上就露出了个唇红齿白的小少年。

少年脑袋上绾着玉冠,眼神清亮,干净漂亮看着又不显女气,是看着就讨喜的长相。

这个青天白日爬院墙的正是临州城人厌狗嫌的小霸王,沈闲。

前些日子他出门时大摇大摆,仰面朝天,回来时也是仰面朝天,不过是头破血流,被人抬着回来的。

以前都是他把别人弄的头破血流,这次竟然自己满身的血,城主两口子痛定思痛,对着床上昏迷的沈闲手拉着手想了一晚上,也没想出什么来……

倒是夫妻感情增进了许多,第二日沈闲醒了,看着没什么大碍了,夫妇两个相携着出门用早饭去了。

留下个沈闲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一屋子激动的下人:“你们是谁?这是哪?我为什么在这里?”

下人们跪在地上,身子抖如筛糠,眼眶都红了,不过是怕的:“少爷变傻了!!!”

刚刚拿起筷子的夫妇两个又着急忙慌的跑过来,和床上满脑袋绷带的沈闲大眼瞪小眼,一时间屋外风声飒飒。

最后是缩在床脚的沈闲打破了沉默,他看着天色,试探着问了一句:“您二位吃了吗?”

城主虎躯一震,夫人脚下一滑。

两口子心头百转千回,哀婉凄切:“真傻了!”

一屋子人抱头流泪,满屋子哭声像是奔丧,沈闲黑亮的大眼睛瞅瞅这个,又看看哪个,最后挠挠脑袋上漏出来的那根呆毛,弱弱出声:“其实,我只是记不得以前的事,不是变傻了。”

不管是失忆还是变傻,这样的事城主夫妻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城主大手一挥,把少爷看好了,不许他再出门胡闹!

什么时候可以出去呢?城主没说,沈闲也没敢问,在床上听了几天小霸王以前的英勇事迹,沈闲揉了揉听出茧子来的耳朵:“好的,大毛,我知道了,十岁的时候我被一条狗追到茅坑里的事你不用重复第三遍。”

小厮一愣,第十七次提醒:“少爷,小的名字叫鸿鹄。”

沈闲打了个呵欠:“好的,大毛。”

鸿鹄忍了又忍,还是小声提醒:“少爷,小的叫鸿鹄。”

沈闲有点困了,他翻了个身:“我知道了,大毛,你下去吧。”

什么大毛,大毛是人叫的名字吗!人家叫鸿鹄鸿鹄鸿鹄!鸿鹄十分气愤,然后他轻轻的把被子给沈闲往上一扯,小声说:“那我先退下了,少爷。”

在床上躺了两天,脑袋上绷带拆了,沈闲能崩能跳了,可城主夫妻实在是害怕了,沈闲上蹿下跳都没能出门。

一连在府里闷了三天,沈闲看着窗外的麻雀都止不住的饥渴,恨不得把人家背上的翅膀抢下来装在自己身上。

一直到了今天,沈闲实在忍不住了,支开大毛,沈闲就往他看好的路线跑,花院人少,就从那里翻墙出府。

沈闲坐在墙头上笑的十分开心,觉得自己已经看见了胜利的曙光。

咧着嘴的沈闲往下一看,随即俯身抱住了墙头,娘哎!怎么这么高!

沈闲趴在墙头上正在发愁,院门口叮叮当当响起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来了一大批人,其中以鸿鹄的声音最响:“少爷在墙头上趴着呢!”

“少爷你爬这么高干什么?”

“少爷,乖,别爬墙,下来,这有糖吃。”

自从他失忆了,脾气变好了许多,丫鬟们看他长相乖巧,总拿他当孩子哄,沈闲嘴角抽了抽,这脸是被大毛丢光了。

眼见着那群人就跟秃鹫见着腐肉似的两眼发光的冲过来,沈闲垂在墙头的腿肚子就一阵痉挛,他往下看,墙根处放着一辆堆满稻草的小推车。

金黄柔软的稻草好比是唐僧,沈闲就是唐僧取经路上的那群劫道的妖精,妖精对上唐僧,怎么能不心动,沈闲狠狠的心动了。

可是那辆小车离他的落脚点几尺开外,那群人跨过花花草草,已经快到沈闲脚下,这时候再抱着墙头往那边挪也来不及。

那群人近了,更近了,沈闲的额头上都冒出了汗。

千钧一发的时候,打巷口拐角处走出来一个手持折扇,极为隽秀的青年,整个人就像是画上面走下来似的那样好看,沈闲的眼睛霎时亮了,仿佛看见了希望的光芒。

“兄台,兄台!兄台你往上看。”

那人大抵也没想到朗朗乾坤有个人会在他头顶说话,待他寻声抬头,看清抱着墙头的那个人时,眼神变得有些微妙。

“兄台,劳烦你将那边的小车往这边推几步。”事态紧急,沈闲也顾不得揣摩这个长袍公子在想什么,大毛已经开始跳起来抓他脚了,他嘱咐了一句就开始跳:“兄弟你快推啊!”

沈闲闭着眼就撒开手,从墙头上像一只秤砣那样坠下来,想象之中的稻草的柔软没有包裹住他。

沈闲张开眼,入目是实打实的青石板,砰的一声,沈闲躺在地上,觉得自己的尾巴骨应该是碎了。

脸上有轻薄的布料一扫而过,沈闲顺着白色袍子往上望,然后他看见了一张眉目如画,清俊无双的脸,

“沈闲,”周明朝拿着折扇后退了一步,低头看着他:“你爬墙做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