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周衍 > 第3章 第3章
 
那天沈闲出门的时候,特地洗了个澡,换了身好看衣服,态度虔诚的就差斋戒三天,烧香对着沈家列祖列宗拜三拜了。

“大毛,走!”沈小少爷意气风发,昂首阔步的走出沈家大门。

然而大街上上一片凌乱。

“沈家那个小霸王出门了!”

“我天,又遇到这个倒霉活祖宗!快跑!”

“亲娘,他不是撞了头了嘛?这么快就出门了!”

一群人跑的跑,躲的躲,沈闲一出现,街道上就如秋风扫落叶那般安静,实在搬不了的,也是战战兢兢的守在自家铺子前,和临阵前的士兵那样蓄势待发。

“这是,”沈闲眨巴眼:“这么个意思。”

鸿鹄在他旁边小声解惑:“这是您以前留下的威名,少爷不必如此震惊。”

“大毛。”

“小的在,少爷。”

“你真他娘是个人才。”沈闲咬着牙,真心实意的赞叹。

鸿鹄一脸受之有愧的谦虚,跟在沈闲身后半天,他才反应过来:“少爷,你刚刚是在夸我吗?”

“是啊!夸你呢!怎么样?要不要多夸几句。”沈闲一字一顿,他发誓要是大毛再多说一个字,他今晚上就把大毛饭菜里的鸡腿抢了。

沈闲心头烦躁得很,他走一步,街上的人退一步,他身边总是保持着方圆三尺没有人的距离,圆的很标准。

这些人躲他跟躲瘟神似的,沈闲耷拉着肩,整个人都没有早上出门那么精神了,大毛看出他心情不好,就是再不懂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惹沈闲不开心:“少爷,我给你买串糖葫芦吃吧?”

鸿鹄是穷人家的孩子,他小时候要是有串糖葫芦,能开心好几天,他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拒绝糖葫芦。

“去吧!”沈闲恹恹的把钱袋子递给他:“买两串,一人一串。”

鸿鹄动作迅速,没一会主仆两个人手里一人多了一串糖葫芦。

沈闲咬了一口就放下了,把糖葫芦拿在手里玩,他兴致缺缺。

鸿鹄倒是一口一个,把糖皮咬的咔擦作响:“少爷,咱们接下来去哪?”

“回去吧,不逛了。”沈闲说,那上了年纪的老人家看着他止不住的打哆嗦,他都怕老人家撑不住直接升了天。

“好吧!”鸿鹄扒拉了一下脑袋上的头发,今天的少爷有点不一样。

沈闲垂下目光看着地面,看不见那些人,他心里好受些。

心头一不舒服沈闲就没看路,一转头就撞到一个人,眼见着裹着山楂的糖衣就要往那件看着就很金贵的袍子上面招呼了,一只手伸出来,稳稳的抓住了沈闲的手腕。

糖葫芦离周明朝咫尺之遥,沈闲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这衣服看着就很贵,他今天出门带的钱不一定够赔。

“周,兄啊!”沈闲想把自己爪子从周明朝手里抽回来,但是对方的力气太大,他抽不出来,只能退而求其次,手腕一转,糖葫芦往他跟前一倒。

沈闲干笑:“真巧哈!”

周明朝没说话,也没撒手,盯着他和他手上的糖葫芦看。

“周兄,周兄?周兄!”

就在沈闲喊了半天,正准备给他来一巴掌的时候,周明朝松开手:“你在这干什么?”

“我逛逛,”沈闲咬了一口糖葫芦,见周明朝沉静的眸子还是没离开自己,指着鸿鹄解释:“这个糖葫芦我自己买的,给了钱,没少给,不信你问鸿鹄。”

鸿鹄一串糖葫芦快要被自己啃没了,闻言带着满嘴的糖渣子使劲点头:“嗯嗯嗯。”

周明朝却没在乎这个,他抬手把沈闲扯过来,掀开他的头发看了看额角的伤,当初触目惊心的伤口已经愈合了,现在只剩下浅浅的一道痕迹。

“我听说,”周明朝收回手,沈闲额头前的头发垂了下来,周明朝的指尖从他发梢上一捻而过:“你撞了头,失忆了。”

沈闲抓了抓脑门的头发:“只是有点记不清以前的事。”

“那你……”周明朝转头看向如避洪水猛兽的人群,还没说话,就被沈闲的辩驳抢了先。

“我什么也没干,我只是觉得屋里太闷,只是想出来走走,没想到他们这么怕我,”沈闲越说越小声,最后自己都委屈上了,他抽了抽鼻子:“你玩吧,我回去了。”

恹恹的沈闲抱着自己的糖葫芦,脑袋上似乎长出了两个毛茸茸的耳朵,正耷拉着,沈闲招呼鸿鹄:“大毛,回家了。”

小少爷转身之前还抬头望了一眼街道,叹了口气,流连之意尽显,到底还是走了。

“沈闲。”沈闲走了一步,周明朝喉头动了动,还是唤住了他。

沈闲转过头,还是没精打采的模样:“啊?”

“你跟着我,”周明朝抿着唇,扇把在手心轻轻敲着:“我带你去逛逛。”

有周明朝在,沈闲的危险性就变得可有可无,毕竟前面十几年的抓沈闲的功力不是白练的,就周明朝和沈闲说话的这一会功夫,周围人群已经散开了,还有的就在他们身边摆起了摊子,夹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沈闲愣了愣,反应过来后,脑袋上的耳朵又重新立了起来,他哒哒哒的跑过来,仰着头:“周兄,你人真好,我请你吃糖葫芦。”

恢复神采的沈闲走在周明朝身边,好奇的东瞧西看,周明朝看着他,觉得刘姥姥进大观园,和沈闲这副模样也相差无几了。

沈闲打量着前方的一座酒楼,这酒楼,朱红绿瓦,四角翘檐,装饰的十分好看,其中还隐约流出丝竹之声,夹杂阵阵香气扑鼻。

“周兄,这楼里是做什么生意的?看着好生高雅。”

沈闲聒噪好比夏蝉,周明朝打开折扇,好看的脸上一贯的谦和又恰到好处的疏离,但他不准备理沈闲。

“周兄,哎?”

沈闲等了半天,也等不来身旁人的解释,正要仰头去看,就见着周明朝垂着眼,面上有点一言难尽。

沈闲还没搞明白,就见着楼里一男一女走了出来,男的还在女子腰上,二人在门口分开了,临走时男子还在女子脸上偷了个香,女子花枝乱颤,送走了这位又抱着另外一位腰肢款款的进楼去。

这这这!沈闲震惊了,这是个做什么生意的?

鸿鹄在他旁边怒其不争:“少爷,这是做皮肉生意的!”

城主知道了打死你。

沈闲也顾不得他和周明朝以前的恩怨了,拉着周明朝就走:“嗯,好的,走。”

然后他们又来到了一处黑宅子前,青砖黛瓦,古朴气息绵长,巷尾处的屋檐四角高高的翘起,挂着两个灯笼,漆黑的大门紧紧的闭着,也只是偶尔才有人进出。

这总不该是风月场所,沈闲安心的拍拍胸脯:“周兄,这铺子咱们能进去看看吧?”

“能进去,”周明朝却没动,他扫了一眼巷尾的牌子,把抬脚要走进去的沈闲抓回来,语气淡漠:“但城主知道你去了这里,怕是要气的吃不下饭。”

沈闲疑惑的望着他,还没问,鸿鹄凑在他耳边,已经不报什么期望的道:“少爷,那是去时访,人家死后来买棺材的地方,你怎么……”

就算是失忆了,基本的常识也是知道的吧。

沈闲立即后退了一步,立定双手合十,念了一句佛号:“阿弥陀佛。”

他淡定的看着周明朝:“我不想逛了,这就回去了。”

周明朝的眉毛扬起,仍旧是沉静隽秀的好样貌,但是他是眼中带笑的,即便是一闪而过:“沈闲,你都不看牌匾的么?”

那牌子都遮着藏着,谁能看见!沈闲最后一层维持体面的面皮被周明朝戳破了,他瞪了周明朝一眼,简直是狗胆包天,但他这样看着气势倒不是很足,像被逼到墙角的兔子,周明朝没生气,反而还脾气很好的送了他一截路。

沈闲刚刚很丢人,他有点伤心,这会看着周明朝就像是露着屁股蛋子在他眼前那般不自在,他扯了个由头就带着鸿鹄跑了。

回到家沈闲吃了点饭,到头就睡,这一天实在是太倒霉,他已经没力气再想其他的什么。

但是第二天,沈闲被人泼了一脸水的从床上跳起来,见着面前的貌美女子说要与他求亲时,那种震惊,让他立即忘记了和周明朝相处的尴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