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周衍 > 第4章 第4章
 
柳家姑娘闺名月絮,是那个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的月絮。

她来的很早,太阳刚出来,人就到了沈家院门,柳家在临州城是少有带着书香学识的富商,柳姑娘的才貌在城中很有一番声誉。

所以她来时说要找沈家的小少爷,下人们当即给她带路,不出片刻就到了沈闲所在的小院。

可是这会小少爷正睡觉,鸿鹄把她迎到院中:“柳小姐,实在对不住,我家少爷还没起呢!”

沈闲这人有一点好,就是心眼大,凡事不上心,不管他昨晚睡着是如何的尴尬憋屈,只要他一睡着,就跟死掉那样,一般人轻易是叫不醒的。

柳月絮朝鸿鹄点了点头,没看出有什么不开心:“无妨,我在他这个年纪也喜欢睡觉,我能进去看看他吗?”

柳月絮大了沈闲五岁,可男女有别,这样贸然进他家少爷卧房,不太好吧!

鸿鹄正待要婉拒,柳家姑娘是个有主意的,没等他说话,就沿着鸿鹄出门来的路线,走进门内,绕过屏风就来到沈闲床前。

沈闲睡着的时候特别有欺骗性,看着天真无邪好乖好乖,柳月絮站在床前看了一会。

“柳姑娘,你也看见了,我家少爷还没……”

鸿鹄追进来,正要维护自家少爷的清誉。

鸿鹄没说完,他看见柳月絮转身,拿了一杯茶水,那杯子鸿鹄记得,还是沈闲昨天晚上睡觉之前,怕口渴提前倒的一杯凉着,现在茶杯被柳月絮抓在手上。

鸿鹄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事急从权,对不住了,沈少爷。”柳月絮纤细的手指握着茶水,道完歉后扬手一挥,一杯茶泼在沈闲脸上,一滴都没有浪费。

“唔!”

沈闲在睡梦中像是被一只邪恶的爪子按住了脑袋,整个头都突然没进了水里,一个激灵,他从床上抽搐的睁开了眼。

“你们这是……”沈闲看着纤细漂亮手里还拿着茶杯的姑娘,又看着一脸惊恐的鸿鹄,最后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他惊魂未定:“想趁我睡觉的时候淹死我?”

“是我的错,沈少爷别生气。”柳月絮回眸看了一眼,懂事的丫鬟立即捧了一个板凳放在床边,顺手把她手里的茶杯也接走了。

“今日冒昧打扰,其实有一事相求。”柳月絮在床边坐下,把自己的帕子递给沈闲让他擦水。

沈闲警觉的把头呼在被子上,一顿瞎蹭,抬起头来,顶着一脑袋乱毛:“你说。”

“也不是什么大事,”柳月絮把帕子收回来,拿在手里颠来倒去揉搓,好好的帕子皱的不成样子,看得出她要说的话有点难以启齿,但她还是硬撑着道:“我不过是想找沈少爷求个亲。”

求亲这事,沈闲仔细的把这话斟酌了好几遍,末了,他谨慎的问柳月絮:“你这是看向我屋里的谁了?”

“你,”柳月絮定定的看着他,似乎下了莫大的决心:“我是来向沈少爷求亲的。”

啊这!沈闲当即抱着被子往后退了几步,确认自己贞洁还在才抬起头:“你这样不太好吧!”

现在这年头,是他失忆了跟不上时代,还是这姑娘本身就彪悍,女子这样堂而皇之,登堂入室的向男子求亲吗!

这场景,鸿鹄都想捂眼,怎么看都像是恶霸逼亲。少爷怎么这么没有出息。

恶霸却是一点也没有作为姑娘的自觉,难以启齿的话已经说出口了,余下的就更加如鱼得水了。

“我家只有我一女,待我父百年之后,柳家财产都是你的。”

沈闲揉着头发,干干笑了两声:“那个……”

“若你同意与我成亲,我必定贤良淑德,相夫教子,谨遵女训。”

沈闲抱着被子往后缩:“这倒也不必,这个……”

“你要是有意中人,大可将她娶回家来,不过只能是平妻,我爹不同意让我做妾。”

沈闲被她说的一头的汗,他摸了摸鼻子:“不是……”

柳月絮再一次打断他:“言尽于此,沈公子意下如何?”

我我我我我不敢如何,沈闲觉得这个姑娘好恐怖啊!大白天的闯进人家屋里来,泼了一脸水不说,还说来求亲。

沈闲疑心这姑娘脑子有些问题,但他又不敢把她惹恼了,害怕她恼羞成怒抽把刀出来结果了他。

“这是婚姻大事,不能马虎,”沈闲竭力安抚这位柳姑娘,声音放的很低:“至少也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事我看,咱们还得……”

“你若是愿意,”柳月絮抬头,头上碧玉簪子叮叮当当,清脆悦耳:“明日我便让我父登门,商议此事。”

沈闲总觉得她想说的是提亲,废了好大力气,才把这个词压了下去。

“不不不不,”沈闲立即拒绝:“不必如此,大可不必!”

“那你……”

“柳姑娘!”沈闲正色,在床头坐直了身子:“你先听我说,我只问一句。”

柳月絮颔首:“你说。”

“你这是找相公呢?还是供祖宗呢?”

柳月絮一愣,鸿鹄在房门外偷听的跺脚,恨不得冲进去把沈闲的脑袋往下按,自己替他答应了,少爷在想什么!柳月絮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天降的狗屎不踩,真是脑子被撞了,还撞出了一个坑。

“我就是随口一问,你别在意别在意,”沈闲哈哈一笑,接着又问:“你看上我哪了?”

“……”

柳月絮又一次失言了。

饶是沈闲有所准备,也有点心塞,这就是哪哪没看上呗,仗着屋里没别人,沈闲想劝劝这姑娘,让她迷途知返,他不是个好人,跟着他没前途:“姑娘,听我一句……”

“你这畜牲!平日里仗势欺人也就罢了,现如今还做起了欺男霸女的勾当!”

一句话还没说完,一声怒喝犹如平地惊雷,响在他耳畔,沈闲立即止住了话头。

沈沐阳和夫人站在门口,城主人未至,棍棒先到!

家法棍带着呼啸风声直直向他扑来,沈闲利落的往身边一滚,那棍子直直的插入他之前坐着的那个地方,入木三分。

看着末梢还在打着颤的棍子,沈闲咽了口口水,觉得今天要遭。

沈小少爷果然还是遭了,鉴于他之前的斑斑劣迹,柳家姑娘在城中破有盛名,现如今姑娘找上门来,就是想要他负责,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城主笃定是沈闲负了人家姑娘。

怒气冲冲拔掉那根插在床头的棍子,城主就要往沈闲身上打。

沈闲屁滚尿流的爬下床,小少爷光着脚在地上跑:“爹,你听我说,我没有,哎呦!爹!我真的什么也没干!”

“没干什么人家柳姑娘到府上找你来了,人家怎么不去找明朝。”

“我真的没有,我都没见过她!柳小姐,你倒是说句话!我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吧!”

沈闲围着桌子跑,沈沐阳在他身后追,两个人一圈一圈的,好几次沈沐阳的棍子都差点打到他背上,都被他猛的向前一扎,躲过去了,但这样一直跑也不能解决,沈闲躲着他爹的揍,一边朝柳月絮大喊。

“我,伯父,他不是……”

柳月絮从小乖顺听话,家里就她一个孩子,都是宠着长大的,哪见过这样父亲追着打的阵仗,一时间都有些呆了,等沈闲喊这一声,她才反应过来,当即就要解释,夫人却拉住了她的手。

“孩子,你受苦了。”

柳月絮一愣:“不,夫人,你误会了,我和……”

夫人却拍着她的手安慰她:“你不用替他开脱,我们都明白,你放心,过几日我就和你伯父去柳府下聘,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下聘么!柳月絮立即低着头,从善如流的改口:“都听夫人的。”

对不住了,沈小少爷。

“爹!哎呦!疼,柳姑娘,你倒是说句话啊!爹!别追了!”

当天的沈府,是在小少爷的痛呼声中度过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