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周衍 > 第5章 第5章
 
沈闲最后还是被抓住了,实打实的挨了一顿揍。

等城主和夫人走了,沈闲趴在床上,揉着自己命运多舛的屁股,感觉自己已经看破了红尘。

“大毛啊!”

鸿鹄就端着水站在旁边,听见这声唤赶紧凑过去:“哎!少爷,喝水吗?”

沈闲定定的看着那个茶杯,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茶杯,就是上午柳月絮用来泼他的杯子。

“以后出门我不会给你买糖葫芦了!”沈闲大声道,说完还恶毒的诅咒:“你以后出门连糖葫芦的摊子都看不见!”

“少爷,别说了。”

鸿鹄叹了口气,不说这个还好,一说到上街,鸿鹄都觉得他可怜,好不容易能出门,还被街上人当作瘟神躲着,有个周明朝陪着,一会是勾栏妓院,又是棺材铺什么的,回到家只想好好睡个觉,还被人泼泼醒了,这都不算,那姑娘还给少爷背了一个负心汉的名头,平白挨了一顿打不说,城主又不让他出门了。

六月飞雪都没他冤。

“作孽啊!”沈闲把脑袋藏在手臂里,这个世界太残忍,他不想再多看一眼。

“少爷,你往好处想,兴许就能好受些了。”

“哦?”沈闲把眼睛漏出来,盯着他,想要听听他有何高见,并且决定大毛嘴里再喷粪的话,他一定把他揍得和马厩里的屎堆堆那样丑。

“夫人说过两天就去柳姑娘府上下聘,”鸿鹄在床脚坐下,和沈闲视线齐平,嘿嘿笑着:“少爷,你快有媳妇了,这不开心吗?”

“……开心你大爷!你是不是脑子有坑,还是掉粪坑里脑子被屎糊住了,有脑子的人说得出这话?”

“少爷,少爷疼,别揪耳朵,要断了,少爷,少爷!”

鸿鹄没有变成马厩里的屎堆堆,不过是晚饭里面的肉被沈闲抢走了,虽然少爷之后给他吃了看着就很贵的糕点,可是他还是不开心,他想吃肉。

沈闲在床上躺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起来又是生龙活虎的一条汉子。

汉子穿好衣服就往城主的院子跑,他在想了一晚上,觉得这事还得说清楚,他不能吃这个哑巴亏。

夫人正在屋檐下绣花,城主在院里子练剑,沈闲在院门口探出了个头。

“在哪站着干什么,过来。”夫人向他招手,城主也收了剑,看向他这边。

沈闲磨磨蹭蹭的,估摸着他爹的剑和他的距离,贴着墙走进来。

“娘。”站在夫人跟前,沈闲喊了一声。

“吃过饭了吗?”夫人笑吟吟的把绣的帕子搁在一边,看着心情还不错,拉着他在旁边坐下:“我这有云记的桂花糕,去给少爷拿上来。”

丫鬟远了,沈闲不自在扭了扭屁股,他才不想吃什么桂花糕,虽然那玩意甜不拉唧的很好吃,可是他来是有正事的。

“娘,那个柳姑娘……”沈闲清了清嗓子,试探的说了一句,没想到夫人还挺温和,她拍了拍沈闲的头。

“我知道。”

知道啥呀,沈闲正要反驳,夫人就从针线篮子下面把压着的一封信抽出来给他看:“这是柳老爷今早上差人送过来的,他说柳家的那个小姑娘有孕了。”

娘哎!沈闲接信的手一抖,差点把信给撕了。

沈闲立即发誓:“孩子不是我的!我要是撒谎我是乌龟王八蛋!”

“娘知道,娘知道,吃块桂花糕,”正巧丫鬟捧着桂花糕出来了,夫人拿起一块喂到沈闲嘴里:“这信一到我和你爹就想把你叫过来,怕你还在睡着,就没打扰你,你哪有那个本事把人家姑娘弄的怀孕。”

本来是想替自己平反的沈闲找到了重点:“什么叫我哪有那个本事?娘我……”

“吃东西,乖,吃东西。”

沈闲嘴里被塞的满满的,只能无可奈何的咽下这口气。

城主在不远看着小鸟喂食的母子俩,眯着眼:“你的屁股蛋子怎么样?有没有肿?”

“还好,”沈闲揉着自己命途多舛的尊臀,心道我也不敢说疼!

“还好那就是不疼,下手还要再重点。”城主冷笑了一声又开始练剑。

“娘,你看……”沈闲气结。

“你爹那是不好意思,辛苦我儿了,平白无故挨了一顿打,”夫人笑眯眯的安慰他,这几天沈闲乖巧听话,没有在外面惹是生非,让她们少操了不少心,这会看沈闲越看越欢喜:“柳姑娘有了身孕,娘买了一点补品,你带着去柳府上门看看,这样两家面子上过得去。”

“我去……”沈闲仰起头:“不太好吧。”

“你年纪小有什么干系,我倒是想去看看那姑娘,可是出了这档子事,我和你爹去,总归是有点不妥。”

沈闲听得云里雾里的,不知道有什么不妥,夫人又拍了他一下:“去吧,听话,那小姑娘应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年纪轻轻的,就……以后想要找到一门好亲事可就难了。”

“那我要说什么,早生贵子?”沈闲试探的问。

“……你还是别说话,我让明朝和你一起去,你多学着点人家。”

沈闲想到勾栏院和去时访的事,顿时有点不舒服,他哼哼唧唧的扯夫人绣的帕子:“我自己一个人也行。”

“帕子上面有针,当心扎着你,”夫人把帕子收回来:“听话,跟着明朝一起去,我怕你被人家打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