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周衍 > 第10章 第10章
 
这有什么不懂的,”沈闲朝周明朝心照不宣的眨眨眼:“懂得都懂。”

周明朝没说话,李未先红了脸:“我与月絮克己守理,不敢有一丝逾矩。”

没等李未说完,沈闲便拍桌而起,神情激动:“这么说来!柳姑娘腹中的孩子不是你的!”

他听到了什么!这样的事是他能听的吗!他听到了这样了不得的大事!

“沈闲,”一茶馆的人都往这边看过来,周明朝拿折扇挡住了脸,已经不报什么期望,他淡声道:“坐下。”

“不是不是!”李未急红了脸,拉着沈闲坐下,连话都不会说了:“小公子,你先坐下,月絮腹中的孩子是我的,她不是,那种人。”

“哦,这样啊,你说你说。”

沈闲的话尽余音里还含着几分失望。

周明朝:“……”

柳月絮和李未两个,都是清白正经的好孩子,即便两个人背着柳老爷花前月下,最多也就是掌心相贴,说着一些山盟海誓的情话,就是李未大着胆子把柳月絮揽进怀里,两个人都心跳如鼓,沸反盈天的快要跳出胸口去,更近一步的,他们也不敢做。

坏就坏在有奸人下作,从中作梗。

城东的王员外家的独子王东岳,爱慕柳月絮不得,多次向柳家姑娘表白心意都被直言拒绝了,最后柳月絮身边还多出来了个李未,王东岳简直恨透了他。

李未上京赶考,也是他带人把李未捆在麻布口袋里,误了他上京的时辰,最后李未没有科考,王东岳洋洋得意,自以为又有了机会,没成想柳月絮还是拒绝了他,王东岳恼羞成怒,接着他家母的名义把柳月絮约出来,那酒菜中都掺了催情的药。

好在李未赶到的及时,柳月絮没有落入奸贼之手,但柳月絮饮了一杯药酒,倒入李未怀中身子滚烫,颊上绯红,软玉温香在怀,身边一时又无药物可解,李未面红耳赤……

“哇哦!”沈闲撑着下巴,听得津津有味,是不是啧啧称奇:“好厉害。”

“小兄弟……”李未被沈闲的目光扰的坐立难安。

“沈闲,”周明朝叹了口气:“慎言。”

“哦哦哦,”沈闲立刻坐直了身子骂:“那个叫王东岳的,真不是个东西,下次看见他,我帮你揍他一顿出气!”

周明朝噎了噎,古往今来那些纨绔子弟,总有几个狐朋狗友,那王东岳就是沈闲众多的狐朋狗友中的一个,现如今却和李未坐在一处同仇敌忾,真是应了那句活的久了什么都能见到那句老话,周明朝抿了口茶,没说话。

“李未兄弟我给你说,你暂且在城中找一家客栈住下,你和柳小姐的事我会帮你的,你放宽心,我一向说到做到。”

三人出门时,沈闲拍着胸脯保证,李未看着他仿佛周身都闪着金光,背着自己的九龙飞爪爬墙手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好苦命的一对鸳鸯!”沈闲看着李未有点塌的背影感叹了一句:“周兄咱们也回吧!”

周明朝跟着沈闲走在回沈府的小巷子里,路上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脚步声,有点无聊,周明朝抬眼看着沈闲。

沈闲这人走路也不曾好好走,这会没人更是放飞自我,一直沿着石板的缝隙往前走,走的歪歪扭扭的也不放弃,少年穿着交襟大袖,袖口绣着精致的花纹,随着举手抬足的动作若隐若现,花纹精致,少年长相更精致,五官像是被工匠仔细雕琢出来的,一笔一划都恰到好处,如今长相跟着年岁渐渐张开了,眼角眉梢间说不出的俊逸风流。

当初的奶白团子长大了!周明朝如今才有这种感慨,沈闲还没有碰着头失忆的时候,对着其他人气焰嚣张,对着他就懦弱萎缩,周明朝厌烦之余,心底里是失望的。

沈闲小的时候,灵云寺的主持大师父都觉得他聪慧可爱,送他了一本古书,那书是周易的衍生之道,名为周衍,书中讲的都是一些占卜之事,语言晦涩难懂,七八岁刚识字的沈闲能够逐字逐句理解通顺,过了一段时日他竟能随着书中指示,占卜一些丢失之物的方位,出人意料的,他卜算出来的,大多都是八九不离十的。

那个时候的沈闲可称神童,可是他不知道沈闲是怎么变成后来那样屡教不改,冥顽不灵的模样,周明朝叹了口气,拉住只顾着走路忘记看路的沈闲:“撞墙了。”

沈闲看着近在咫尺的拐角,差点成了对眼,向后退了一步:“吓我一跳,多谢周兄。”

沈闲拐弯过后,接着走缝隙。

周明朝一手背在身后,貌似不经意的问:“你今日,为何想要帮李家公子?”

“啊!”

沈闲因为突然的对话打乱了节奏,脚下一滑就踩在了石板正中,他也不打算这样走了,沈闲走在周明朝身边,与他并肩而行。

“看他们不容易啊,要不是王东岳,那一对小年轻说不定早就成亲了。”

周明朝侧身看着他:“柳家小姐和李家公子都比你大。”

“那不重要,”十六岁的沈闲摆摆手,表示这些都是小事。

“而且也太无聊了不是,整日不是吃就是睡,心血来潮想着看会书,一看见字我就困了,日子实在是有些,”沈闲抬头看了眼快下山的太阳,抑扬顿挫的叹了一声:“难挨呀!”

“你想怎么帮他们?”

“这个我还没想到,”沈闲低着头扯了一片巷中墙头长出来的叶子,真是一刻也停不下来:“柳姑娘还没显怀,不急不急。”

“不过周兄你会帮我的吧?”沈闲话锋一转,突然仰头看着周明朝:“周兄想要怎么帮他们?”

明明说要帮人家的是他,现在又来问人家怎么办,周明朝踏过石板,身姿如竹:“上门同柳老爷说实情,应当,不会过多阻拦。”

“你这样不好,”沈闲摇头:“真是书读多了变傻了,要是柳老爷是个通情达理的,早在李未第一次没赶上科考的时候就原谅他了,说明那柳老爷是个面子大过天的,说了实情,柳姑娘还是未婚先孕,还是在临州城没了名声,说不定柳老爷看着让自己女儿怀孕的李未更生气,叫人把李未打了一顿扔出去。”

周明朝敛着眉,似乎没想到会这么严重:“真会如此?”

“……我瞎猜的。”

“……”周明朝:“那你准备如何?”

“我嘛!”沈闲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扬起眉毛嘿嘿笑了两声:“到时你就知道了,周兄只管配合我就好。”

周明朝看着他,突然觉得他想的一定是个不好的主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