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周衍 > 第11章 第11章
 
“对不起,沈少爷,我家小姐近日身子不舒服,不便见客,你还是请回吧!”

柳府别院,柳月絮的住所前,沈闲带着鸿鹄和另外一个低着头身量极高的小厮,被拦在了外面。

沈闲挑了挑眉,他磨了周明朝许久,才让周明朝答应在柳府前院和柳老爷说话牵制住他,他带着鸿鹄和李未去找柳月絮,没想到出师不利,在门口被人拦住了。

“小兄弟,”沈闲拍拍守门人的肩,温和的笑:“我是沈闲,我们就是来看看柳姑娘,说两句话陪她散散心就走,真的,不是来打扰她休息的。”

“我知道你是,是沈公子。”那人咽了一口唾沫,小霸王的称号在临州城赫赫有名,挡在门口身板子都没有那么直了,但他颤抖着还是挡在门口,没有移开。

“你不让我们进去,就是是毁了你小姐的余生幸福你知不知道?”沈闲循循善诱。

我放你进去才是毁了我家小姐的余生幸福,守门人在心里低声骂了一句,还是那句话,不能进去。

守门人油盐不进,沈闲直起身子,啧了一声,准备不要脸了:“你家小姐前几日来我府上向我求亲你不知道吗?你挡着的是你家小姐的倾心之人你知道吗?你挡着门不让我们进去你家小姐的一辈子就毁在你手上知道吗?”

一字一句,守门人被沈闲的连珠炮弹炸的抬不起头,再看向几人时,已经是面带犹豫:“我家小姐,当真喜欢,你吗?”

“当真当真,”沈闲不留痕迹的往李未身后一侧:“骗你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那……”

守门人还想再说什么,他后面来了个小丫鬟喊他:“刘大哥,让沈公子进来吧!小姐吩咐的。”

小姐都发话了,下人哪有敢不遵从的,守门人不情不愿的挪开了身子。

丫鬟朝沈闲行了一礼:“沈公子,这边请。”

这个丫鬟沈闲认得,是当初沈闲问柳月絮腹中孩子父亲是谁站在柳月絮身后瞪他的那个小丫鬟。

沈闲向后招招手,三人跟在丫鬟后面走在亭台水谢边,柳家姑娘爱花惜花,道路两旁都是骄养的品种,一朵一朵在路边开得极好。

沈闲一直在看路边的话,越看越喜欢,想着鲜花配美人,周兄在前院与柳老爷周旋辛苦了,等会摘两朵送给他赔罪。

那小丫鬟似乎还记着上次的仇,离得他们远远的,走在前面只是带路,一句话也不多说。

丫鬟在一处亭子前停下了,让他们稍等后掀开帘子进去了,纱帐里影影绰绰的,柳月絮的身影依稀可见。

似乎有说话的声音传来,小厮打扮的李未猛的抬起头,盯着凉亭里面坐着的身影,若是眼神可以化作利刃的话,薄薄的一层纱帘早就被他看穿了。

“少爷,你刚刚那样说,不好吧!”趁着没人注意他们,鸿鹄扭头忧心忡忡的看着沈闲,看看李秀才这模样,你这样毁坏人家心上人的名声,真的不会被揍吗?

“啊?”沈闲说:“怎么了?”

“就是你刚才说的啊!人家会不会觉得我们……”鸿鹄意思是之前他们被拦在门外的时候,沈闲说的话。

“我想起来了,有什么问题吗?”沈闲不以为意:“柳姑娘来我们府上没?”

鸿鹄:“来了。”

“我们这堆人里面是不是有她的意中人?”

鸿鹄:“……有”

“那是不是关乎她下半辈子的事?”

“可是……”

“没有可是,”丫鬟已经请他们进去了,沈闲转个身朝亭子里走:“大毛,你这两天怎么娘们唧唧的!”

丫鬟似有所感抬头。

“柳小姐,近来可好?”沈闲假装没看见,咳了一声,厚着脸皮在柳月絮对面坐下。

“还好,”柳月絮给他倒了杯茶,还是冷淡的眉眼,看不出情绪:“不过上次该说的都说了,我不知道沈公子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好歹也是差点成一家子的人,”沈闲眼眸含笑的看着柳月絮:“走个亲戚串个门也不行?”

少爷!感到身边的李未骤然紧绷的身躯,鸿鹄紧张又心虚的站在沈闲身后,别把自己玩脱了。

柳月絮面上还是看不出情绪,她摇头一叹:“沈公子莫要取笑我,那日是我不对,我向沈少爷赔罪可好?”

“赔罪就算了,我看柳姑娘院里的花看的不错,等会我走的时候带几朵回去就行。”

“好!”柳月絮一口应承:“那沈少爷先前说的事,就不必再提了。”

“哪能不提!我回去日思夜想的都是这事,”沈闲这厮笑的欠揍,以取笑别人为乐趣:“这不,我想到了一个好法子,既不伤了你我的感情,又能解柳姑娘的燃眉之急。”

“哦,”柳月絮并未有太大的反应,似乎对沈闲说的全无乐趣,但她出于客套,还是礼貌的问了一句:“什么好法子。”

“这是我远房表亲,”沈闲突然把李未往前一推,李未猝不及防的和柳月絮对视了。

两个人相顾无言,沈闲道:“我这表亲也算是郎才女貌,柳姑娘若是愿意,两个人聊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