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周衍 > 第12章 第12章
 
柳月絮院子的花养的实在是好,这一簇,那一捧,白蕊上覆着淡淡的粉,黄瓣上带着点点的白,都被绿色的枝干簇拥着,称得亭亭玉立。

乱花渐欲迷人眼,沈闲在各个花丛中流连忘返,辣手摧花得不亦乐乎。

大的,小的,只要是被小少爷看上眼的,都被沈闲摘下来了,鸿鹄看得都替柳月絮心疼。

“少爷,少摘点,柳姑娘养这些花也不容易。”

沈闲正在看一朵皎云月,闻言抬起一张比花还细腻好看的脸:“我懂,你放心,我手下有分寸。”

让鸿鹄放心手下有分寸的沈闲说完,咔擦一声,折下了那朵花的枝干。

鸿鹄:“……”

好的,可以,你开心就好。

沈家少爷恐怕是这辈子都没见过花的,若不是李未从亭中出来,院里的花还要被沈闲祸害好些。

“哎!你俩说完了?”沈闲抱着花,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都看不见脚下的路。

“说完了,”李未笑笑,前几天脸上的灰败之气一扫而空,连带着整个人都神采奕奕,脊梁挺直,看着有点读书人那种风雨不催的傲骨:“多谢沈公子。”

李未向来只看事物本质,不是因为一叶障目就不见整个泰山的人,即便知道沈闲就是那个柳月絮上门求亲的小霸王,可沈闲愿意帮他,交谈中也不像是传闻中是蛮横不讲理的人,李未也觉得沈闲不是一个阴险狡诈的人。

“不客气,不客气,”沈闲抱着花努力抬头和李未对视的动作太费脖子,笑了两声就抱着花往院子口走:“既然见了面,通了气,之后的事就好办了,过几日再上门说你是我母亲的娘家远房侄子,咱们来提亲去。”

“若真能如此,那便是再好不过的了,我帮你抱吧!”

李未看他走的实在艰辛,好几次都差点撞上柱子,都被他陷陷避过了,鸿鹄胆战心惊的走在沈闲外侧,好让这小少爷不至于掉到池子里面去。

“不用不用,”如同鸿鹄之前得到的回应,沈闲摇头拒绝了,他小步小步的挪着:“我自己可以。”

……

柳家前院,摆着一张小桌,两把椅子,一盏茶壶,两壶茶水,周明朝和柳老爷分向而坐,日光下澈,照出两条影子,气氛有点……尴尬。

柳老爷喝了一口茶,这是他今天喝的第七杯茶了,喝得他腹中都隐约有尿意,可他不敢动,不说哪有把客人抛下,主人跑了的道理,就是周明朝,也让他不敢动弹。

他每每一露出想要起身的意图,周明朝就把他的扇子一拿,一双寒潭般的眼睛看着他:“伯父可是要走了。”

明明周明朝面上的表情是和气的,可是柳老爷总觉得他手里拿着是把刀,不是扇子,随时就能割破他的咽喉,冷淡的眉目风轻云淡:“我让你走了吗?”

柳老爷被自己的想象吓得坐立难安,不敢动,他不敢动。

可若是两个人只是坐着,柳老爷觉得哪里都不自在,他不懂今日周明朝和沈闲的来意为何,一个打了个招呼就说去看月絮,一个就冷冷清清的站在他跟前:“叨唠了。”

叨扰倒是不叨扰,就是有点憋不住,柳老爷难耐的扭了扭身子,看周明朝还没有要走的趋势,不禁在心里想,现在年轻人都没点爱好的吗?不去和年轻人吃饭喝酒,跑来和他这个老头子喝茶干坐着干什么。

“柳伯父腿脚不太爽利?”柳老爷的动作被周明朝发现了,他扬眉放下手里的茶杯。

他也不是不说话,不过就是说一句冷一句,他也觉得很难捱,如今这一句也有点冷场,柳老爷愣了愣,笑了两声,说着有点老寒腿,心说我也不敢说我想去茅厕你在这自己喝茶吃点心等我一会。

“我府上还有一些伤风治疗的药,今日回去我叫人给伯父送些来。”

“客气了,让你多破费!”柳老爷眼前一亮,这是要走了的意思。

没成想,周明朝轻轻点了个头,在椅子上就像生根发芽了一般,刚刚坐下时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没有挪动过分毫。

天哪!周公子!周少爷!你到底什么时候走,柳老爷快疯了,说不清是坐在这里和周明朝沉默难受,还是憋着不去茅厕难受,总之两样都让他很难受。

周明朝掩在袖中的手指微微蜷缩,也不像他表面那样镇定,其实和柳老爷坐在一处喝茶,他也不知道说点什么,也觉得气氛沉默不太令人自在,可他一直独居,无甚亲友,不知道和人长时间的独处应该怎么做,尤其还是柳老爷这样的长辈,于是他只能心怀愧疚的沉默了。

两个人,一老一小,心思不约而同的想到一起去了。

沈闲怎么还不回来!

就在两个人呆坐着,气氛压抑到极致快要爆炸了的时候,他们心心念念的沈闲终于出现了。

“周兄,柳伯父,我来了!”

说着是沈闲,他们最先看见的,还是一捧硕大的花枝,跌跌撞撞的朝他们移过来。

“你们喝茶呢!”花枝簌簌的抖动,而后露出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的头:“周兄,送给你的。”

不让鸿鹄和李未沾手的花就这样被交到了周明朝手上。

“你……”周明朝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花愣愣的,有点没明白,送他花干什么?

然而他没等到沈闲的回答,柳老爷已经捂着肚子,皱着脸,刚刚看见沈闲太激动,他一下子站起来以至于牵扯到了腹部,实在忍不住了:“二位贤侄,我,我还有事,就不,不奉陪了。”

“啊!我们也该告辞了。”沈闲抱着花一路走过来,脸上红扑扑的,他笑着端起茶壶给周明朝身前的杯子添上茶水,他喝口茶就走。

水声传到柳老爷耳中,他夹着腿,咬牙走得更快了。

“柳伯父怎么了?看着走路怪怪的。”沈闲一口喝完了周明朝杯子里的茶。

“老寒腿,”周明朝看了柳老爷的背影一眼,又抬眼看了看天色:“应该是快下雨了。”

“是吗!大毛,我们院子里有没有晾衣服今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