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周衍 > 第16章 第16章
 
“其实,有的时候并不一定要局限于某个固定的想法,比如个矮的人不能蹦得很高,个子小的人力气很小,高的人就很强壮,”沈闲抬手向上,一手捂着胸口,侃侃而谈:“比如从流飘荡,任意东西,也是人生逆旅的乐境,周兄,你说是吧?”

他们已经在小溪上从流飘荡了快半个时辰,周明朝不可置否。

“周兄,周兄,周兄你睡着了吗?”沈闲不折不挠,沈闲不抛弃不放弃,似乎今天卯足了劲就是要周明朝开口。

叹了口气,周明朝正要说话,岸上的人发现他们两不在了。

夫人和刘夫人聊了半日,心满意得的抬头找沈闲,转了个圈也没找到人。

“闲儿,闲儿呢!老爷,闲儿不见了!”

“我家公子也不见了!”

“他们去哪了?”

众人一听,急了,什么!沈少爷和周公子都不见了!

岸上一堆人就开始找,有人扒开草丛,有人沿着墙根缝隙摸索,有人对着石洞大喊有人吗?

在赏花会成一团乱麻的时候,有眼尖的看见湖中心有两个人。

“哎!船上有两个人,是他们吗?”

“是他们!他们在干嘛呢!”

“游船呢,真有雅兴。”

一群人就这副画面叽叽喳喳做出了评价。

当机立断,周明朝打开折扇,挡住了脸。

沈闲恍然大悟,怪不得周兄总是带一把折扇在身上,原来是这个用途。

正想着要不要坐到船那头去和周明朝挤一挤,沈闲也想挡个脸,夫人在岸上唤他。

“闲儿,你和明朝怎么跑到船上去了,当心掉到水里去。”

“啊?那个……”沈闲偷摸着,屁股只起来了一半,他尴尬的悬在半空,和假意拿折扇遮太阳的周明朝对视一眼:“我们,我们晒太阳呢。”

“晒什么太阳,胡闹,赶紧回来。”这个暴躁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城主的。

“哦~”

沈闲坐好,慢吞吞的握着身前的桨,众目睽睽,周明朝也抬眼看着他,沈闲抬起手。

“哎呦!”沈闲手上一滑,船桨呲溜一下子就掉进了水里。

对上周明朝有点不可置信的神情,沈闲朝他眨眨眼,转头对他娘喊:“我的浆掉了,娘,怎么办!”

那语气中的焦急,那情绪中的悔恨,若不是周明朝亲眼看见沈闲把浆推下水去,只怕是都要信了。

“你这孩子,怎么不小心点,那就只剩明朝了,明朝啊,别玩了,快把船划回来。”

……

周明朝身子一僵。

众目睽睽的焦点又变成了周明朝,他放下扇子,在许多期盼的眼神下,周明朝缓缓握上了船上仅剩的,唯一一对船桨。

那一瞬间,沈闲看见周明朝的神情如同烈士扼腕那般风萧萧兮。

搭上船桨,五指收拢,再握紧,周明朝深吸一口气,正要推,就听得一声石破天惊的。

“周兄,我来帮你……哎!”

沈闲突然向他这边扑过来,但是水面上本就不稳,沈闲摇摇晃晃的还没站好,船身就剧烈摇晃,整个人都朝前方倒下去。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周明朝抬手就去拉沈闲,虽然吓了一跳,沈闲还是稳稳当当的被周明朝接了个满怀。

沈闲搂着周明朝的腰,周明朝护着沈闲的背,船身在一阵剧烈的摇晃下渐渐平息了。

沈闲摸着脑袋,头晕脑胀还没清醒,就缩在周明朝怀里动了动,找了个隐蔽的姿势,悄悄伸手那么一推。

咕咚一声,船上只剩下唯一的船桨也没沈闲推进了水里。

一系列变故让岸上的人心惊胆战。

“闲儿,你做什么!”

“你看你上来我揍不揍你!”

沈闲仰着头,得意的朝周明朝笑了笑:“不用感谢我。”

因为抬头的动作,沈闲的头发落到周周朝手背上,有些痒,周明朝垂下眼帘,盯着沈闲看了一会。

最终他在沈闲背上拍了拍:“起来吧!”

最后还是如沈闲先前那样说的,周明朝带着沈闲唰的一下从湖面略起,轻巧的落到地面。

周明朝松开手:“伯父,伯母。”

沈闲往他背后一藏,只露一个脑袋出来:“爹,娘。”

“你还上来干什么!怎么不掉水里淹死!”城主上前就要打。

城主彪悍的气息扑面而来,周明朝愣了愣,但他没动,没把背后的沈闲让出来。

“算了算了,城主,小孩子,淘气应该的,”周围的人立即七嘴八舌的劝:“况且孩子只是坐会船,没干什么,别生气别生气。”

城主还是很气,可是大人一般碍于周围有外人在场,一般都不会收拾孩子的,于是城主瞪了沈闲一眼,这事暂时就过去了。

一场闹剧平平淡淡开始,以沈闲没挨揍轰轰烈烈结尾。

周围人又都散了,赏花的赏花,吟诗的吟诗,场面再度热闹喧嚣了起来。

沈闲拉着周明朝又想要溜,夫人叫住他:“闲儿,明朝,你们别走,这是刘夫人,你们来见见。”

刘夫人脸上肉肉的,看着很富态,她乐呵呵的看着行礼的二人,笑着说好,转头又拉住了城主夫人的手:“这两个孩子长得真好,我家中两个女儿,一大一小,刚刚好,今天来的是我小女儿,让两个小的先见见?”

夫人喜道:“好呀!”

“娘,不是……”

沈闲还想婉拒,拉着周明朝就想后退,被夫人不由分说的推进了假山后面的缝隙。

夫人拍了拍手,对周明朝笑的慈眉善目:“可惜了,下次带你见见刘夫人家的大女儿。”

周明朝:“……”

其实也不必如此。

“明朝,你大些,在这里看着沈闲,别让他欺负了人家姑娘,我和刘夫人去亭子里面走走。”

周明朝僵硬的点点头。

两位气态雍容的夫人手挽着手走了:“我家闲儿最近是真的变了,你看和明朝关系多好……”

无奈的看着夫人离开的背影,周明朝叹了口气,他靠在一边石壁上,留意假山里面的对话。

假山和围墙留出了一大块空地,沈闲被推进去的时候,一个粉衣纱裙,绑着双环髻的小姑娘正蹲在地上看蚂蚁,被突然进来的沈闲吓了一跳。

小姑娘额前的头发都炸起来了,从地上捡了一根树枝,举起来对着来人:“谁!”

小姑娘脸上稚气未脱,肉嘟嘟的,蹲在地上时小小的一团,站起来也没多高,还没抽条,白胖胖的看着很可爱。

这小孩有十三吗?沈闲惊了,刘夫人是多怕自己闺女嫁不出去呀!

“你是沈闲?”刘东藏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上下打量了来人一眼,就想到这人可能是母亲前一柱香的时候给她提过的沈闲。

“我是沈……”沈闲摸着鼻子,话说了半茬。

“不用说了,”刘东藏干净利落的打断了他,小脸一翘:“我不喜欢你,咱们之间没戏。”

“……”沈闲:“啊?”

“你长得是挺好看,可我喜欢强壮一点的,”小姑娘鼻子皱了皱:“你看着太瘦了,我一拳就能给你打趴下。”

……

沈闲都不知道该吐槽这妹妹对自己的终身大事想的真多,还是应该对这孩子的身高做出鄙视,你到我胸口了吗!

“我知道我矮,”刘东藏再一次看穿了沈闲的内心,她比了比自己和沈闲之间的高度:“可我还会长的,万一就比城墙还高呢!”

……那可真是好厉害呢!

“再说了,”小姑娘话锋一转:“矮又怎么了,矮又没碍着你,我又不是吃你家米长大的,我就喜欢矮,怎么样!”

“我知道的,别顾忌外界的想法,勇敢的做自己,”沈闲摸了摸刘东藏的头发,眼神充满了爱怜和鼓励:“加油,小土豆蛋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