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周衍 > 第19章 第19章
 
“你身后那是……沈闲!你给我过来!”

城主眯着眼睛看清柳直行身后那个人影后,当即条件反射的就要去找棍子。

“爹!”沈闲溜的飞快,像只窜进草丛的兔子呲溜一下躲在周明朝身后:“我没干什么,你干嘛又想揍我!”

“城主,城主消消气,”柳直行也拦:“沈小公子最近懂事许多,刚才还说给我家絮儿做媒,这份心意就足见这是一个纯良的好孩子。”

纯良的好孩子听见这话身子一僵,他和周明朝对视一眼,牛皮要吹漏了,跑不跑?

果然,城主疑惑的问:“做什么媒?”

“那个……”沈闲看着天顾左右而言他,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来。

“你家小少爷说府上今日来了一位表亲,”柳直行这时适当又妥帖的表现了自己的善解人意,替沈闲解释道:“说是与我家絮儿年纪相仿,正好城主您也在这,他小孩子不懂其中厉害,若是这事是您和夫人二位思虑后的决定,那……”

“我从来不知府上来了一位表亲,还要做媒!”城主愣了愣:“沈闲你又在做哪门子的妖!”

“什么!”沈闲骤然提高的音量让周明朝都往旁边躲了躲,他从周明朝身后出来,眼睛瞪着,神情像是一只被人踩了尾巴的猫:“那个人竟然是骗我的!”

周明朝看着他,无声的朝躲在一边的鸿鹄打了一个手势,鸿鹄识趣的带着李未退下了,给沈闲留下一个发挥自己的场地。

“那个人跟我说他是我远在乡下的表兄,还说他爱慕柳姑娘,让我帮帮他。”

沈闲看着像是受了莫大的欺骗,其神情之可怜让城主都看不下去了,他骂了沈闲一句:“我们是迁家来临州城的,哪来乡下的表亲!”

“今日大早,哦不,昨日早晨,”沈闲想了想时间,发现对不上,就毫不脸红心跳的改了个时间:“昨日清晨,我起了个大早准备出门练剑,想着回来的时候给爹和娘带一笼现蒸好的蟹黄小汤包的时候。”

昨日清晨,应该是沈闲在睡觉,梦里想着自己在吃小笼包的时候。

“我刚刚推门出去,一道人影就从天而降,啪叽一声就摔在我面前!我吓死了。”

周明朝又很想把扇子打开来挡住脸,但这样显得自己很心虚,他手指在扇骨上蹭了蹭,忍住了。

城主看着沈闲,还是很狐疑。

沈闲顶着他爹的目光,面上看着跟真的似的:“那个人一看见我,就抱着我的腿哭天喊地,说他可算是见着我了。”

“那人是谁?就是你说的那个表兄吗?”柳直行已经被这跌宕起伏的开场震撼了,什么人能大早上不睡觉爬人家门上然后啪叽一声摔下来!没个十年八年的驴脚踢脑大抵是干不出来这种事情。

然后沈闲就绘声绘色的开始讲述那人是如何的凄惨,从隔壁县来到临州城经历了何种的折磨,他对柳小姐的心意是如何的令日月都变色,他和沈府又是怎样七拐八绕的亲戚关系。

沈闲把自己说的就是一个只是想帮助一个无辜可怜人的天真少年,总而言之一句话,这事是那人说的,亲戚关系也是那人编造的,爱慕柳姑娘也是他编造的,和沈闲一点关系也没有。

“……”城主忍了又忍:“你当我们都是傻的吗?”

“不信你问周兄,”沈闲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把问题抛给了周明朝:“当时他也出门练剑,碰巧遇到了。”

出门练剑碰巧遇到的周明朝:“……”

“咳!”几道目光灼灼,周明朝觉得自己后背已经出汗了,他折扇不自觉的摇了起来,沈闲头发都乱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以为这事扯上明朝就和你没有关系了!”城主突然吼了一声:“沈闲,你是没长脑子还是当我们都是瞎的!”

沈闲心下一紧,怎么?骗不过去了吗?

周明朝心下一松,终于,不用他说谎了吗?

“我来的时候看见鸿鹄带着一个陌生男子,是不是就是骗你的那个人!”

“唉!?”

沈闲连连点头:“对对对,就是他!”

“这些后生简直不知所谓!”城主怒气冲冲的架上柳直行的手臂:“听风便是雨,也不管那人是不是骗子,说到底还是我们疏于教导。”

柳直行尴尬拍着城主的袖子:“都是小孩,不辨真假也是难免的。”

“实在是蠢!”城主拉着柳直行走了:“这事我都惭愧,好在今天我来了,不然你们还真得上那人的当!走走走,我自罚三杯向你赔罪。”

“他们就走了?”这事解决的太轻易,沈闲不太敢信。

“伯父应该是猜到了什么,”周明朝扇子没摇了,虚虚的握在手里:“柳伯父是外人,总不好当着外人面拆穿你,你晚上回家怕是要问你。”

想到他爹那张眉毛倒竖的脸,沈闲打了一个寒颤。

“周兄,晚上我能去你家睡一觉吗?或者你来我家,我的床分你一半也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