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周衍 > 第20章 第20章
 
“我和你娘年少相识,二十岁成亲,”饭桌上,城主叹了口气,不复白日的精神气焰:“婚后第二年就有了你。”

夫人没接话,坐在旁边的周明朝也出声,一直扣手指的沈闲抬头左右看了看,见大家都没说话的意图,他挪了挪屁股,拘谨道:“那您和我娘,感情挺好的哈。”

……

城主深吸了一口气,罢了罢了,这儿子他是不准备要了,今天晚上就打死吧。

“老沈,”城主转头唤管家:“把家法给我拿上来。”

“爹!”沈闲大惊失色,一左一右拉紧了夫人和周明朝的袖子,就像是拉住了两张保命符:“你这是做什么,动不动就请家法,您不能让人家歇歇。”

天天从祠堂跑到他背上还有屁股蛋子上,也是很累的。

“老爷!”夫人语气嗔怒,暗含埋怨。

“伯父。”周明朝语气平淡,暗含开脱。

当时月朗风清,草丛里还有阵阵虫鸣,城主却是连叹气的力气都没有了,以前沈闲作孽,气急了还能打,现在是没干坏事,也气人,但不能打了,憋到吐血也不能动手。

“我今年还没到四十,”城主靠在椅子上,满桌的珍馐也不能提起他的兴趣,肉眼可见的颓唐:“看着已经像个糟老头子,我说实话,沈闲,自从生了你,我和你娘一年当十年过的。”

沈闲扳着指头数了一下,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那你们不是赚了吗?”

“……唉!”

沈闲坐立难安,这一口气叹的,他总觉得他爹的肺也要跟着一起叹出来了,他偷摸递给周明朝一个眼神:他说错话了?

周明朝放下茶杯,虽然他有点不理解,但这并不妨碍他大为震撼,他看了一眼桌子,示意沈闲多吃饭,少说话。

“吃饭吧!”沈闲将动欲动的时候,饭桌上又响起了城主沧桑的语调:“我只有一条,在外不要杀人放火,作奸犯科,到时你爹你娘也没法子在大牢里捞你出来,我和你娘就这点剩下的日子,你让我们过得安生一点。”

“爹,咱们家是要破……唔!”

沈闲还没说完,嘴里就被周明朝塞了一块猪头肉:“吃点菜。”

周明朝优雅的收回筷子,眼眸一眨掩盖了他的想法,吃哪补哪,长点脑子。

“吃饭,吃饭,”对于教育儿子的这个问题,夫人一向是不怎么参与的,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她给城主盛了一碗鸡汤:“先喝一碗汤,补身体。”

城主接过一口喝了,他害怕自己正当盛年就驾鹤西去,这段时间他格外的注重养生,管他什么人参鹿茸,都放在吃食里面,这段时间,城主府外面捡食吃的野猫都长胖了一圈。

“周兄,你别客气啊!想吃什么就夹,”作为主人,沈闲自觉自己有这个义务招呼一下客人,可也仅限于招呼一下。

他几乎是边客套的同时,一边伸长了隔壁去夹最外面的那盘清炒松茸,可是因为手短,他把手伸到最长,还是够不到,他又不能站起来夹,周兄还在,那样会被城主逮住机会说没规矩。

沈闲筷子在空中试了两次,最后空落落的回来了,这个季节的松茸又鲜又嫩,沈闲想着今天是吃不了了。

沈闲正想转战夫人面前的青豆虾仁,周明朝已经夹了一筷松茸放在沈闲面前的小碟子里,因为距离原因,周明朝很轻松的夹到了那盘松茸。

“周兄!”沈闲高兴的给周明朝回了一大块鱼头:“多谢。”

饭桌上,一举一动在明面上,城主和夫人都有些愣。

“明朝,你和闲儿关系这么好了?”夫人给两个人都舀了一碗汤,笑意柔和,两个孩子走的近是她们最想看到的。

周明朝接过汤碗,闻言也有点愣。

“那有什么!”沈闲咬着松茸:“周兄看我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和我重归于好不行么?”

“重归于好,”城主哼了一声,人参鸡汤和晚饭让他恢复了体力,刚刚那个被沈闲折磨的疲惫的城主只是一个幻觉:“明朝,你仔细着这小子,当心被他坑了。”

周明朝倒很轻松:“不会。”

“我怎么坑他了!”沈闲不服气,我告你诽谤!

“那个鱼头,”城主声音阴恻恻的,看了一眼周明朝碟子里沈闲夹给他的鱼头:“沈闲小的时候他娘可怜他,每顿吃鱼鱼头必然是他的,这小子吃了十几年的鱼头,早就又怨又不耐,刚才要不是他夹给你,不然今晚上抱着鱼脑袋啃的人是他你信不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