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周衍 > 第24章 第24章
 
买字画的书生姓李,名清风,隔壁县城的人,家中贫瘠,余粮不够裹腹,这才经营字画营生,不求生意红火,只求裹腹温饱。

书生一身是才还自求上进,一直到柳直行说府上缺个账房先生,把人带回柳府的时候,柳老师看着人还是越看越满意,一点都不后悔。

“先生,这是我家小女,月絮。”

出乎意料的事,柳直行刚刚把书生带回来,就看见他那个久未出户的,日渐消瘦的闺女,破天荒的在院子里晒太阳。

柳月絮正在照料她的宝贝花枝,她应该是出来有一段时间了,额头上都沁出了细碎的汗珠,她拿帕子抹了抹鬓角,抬眼看了一眼柳直行旁边的李清风:“父亲。”

唤了一声父亲,柳月絮顿了顿,自觉也没什么好说的,遂又低头摆弄绣球的花枝。

李清风当即向前走了一步,生生忍住了走到柳月絮身边的欲望,他朝柳月絮作了一礼:“小生李清风,见过柳姑娘。”

柳月絮没理他,愁淡的蹙着眉毛,转身回房去了。

柳府的墙头上,在角落的隐蔽处悄悄藏着两颗脑袋。

“他们见面了,见面了。”这样看着沈闲还要比周明朝还要高些,他一把抓住周明朝的袖子,比里面见到心上人的李未还要激动:“周兄,李未和柳姑娘说话了!”

周明朝面无表情的跟着沈闲的动作往旁边偏了偏:“你可以再大声一点,这样柳伯父就会把你邀进府里做客。”

“那倒不用,”沈闲立即松了手,还贴心的抚平了周明朝袖子上被他攥出来的褶皱:“我得回家吃饭,不然爹娘会担心的。”

院子里,柳月絮已经走了,李未还在和老爷说话,柳直行笑着,眉眼是长辈的温和,周明朝远远望了一眼:“这就是你的过桥梯?”

“是啊!你看他们笑的多开心,说不定过两天就能收到柳家的喜帖,让我们上门喝喜酒呢!”

沈闲脸上的笑容太的意,周明朝又问他:“你这样笃定,今日柳伯父抽的签若不是阴阳失调的解法,你又想怎么办?”

万一有一点偏差,今天柳直行就不会把“李清风”带回柳家。

“他求的是这个啊!况且他家中就是这样的预示,”沈闲认真的说:“所以他的签就应该是这样解的,不管他怎么抽,结果都和现在是一样的。”

“是吗?”周明朝看着他。

“嗯!”沈闲昂首挺胸,丝毫不怯。

真的是这样,不是因为那个解签的老师父就是送我周衍那本占卜书的住持老师父。

“少,少爷,”鸿鹄扭曲的声音从下面传来:“你好了没,我坚持不住了。”

墙角下,鸿鹄奋力向上托着沈闲,脸涨的通红,两腿发着抖,如果沈闲还不下来,可能今天他得被人拖着回沈家。

“哦,好的好的,”沈闲扒拉着墙头向下一看,微笑着道:“我下来了。”

周明朝足尖一点,轻飘飘的就落了地,在他们不远站定,看着沈闲一二一二的小声喊着口号。

“少爷你别晃,我把你放下来。”

“我没晃,你倒是慢一点啊!你是赶着回去和大黄抢饭吗!”

墙根处,两个身影摇摇晃晃,好像随时都会掉在地上,让人看着就心惊胆战,周明朝看了一会,终归是忍不住,走了几步伸出手去。

“抓住我。”

“周兄你人真好!”沈闲感动的抓住那只手。

“……那个,周兄你要不要过来一点。”

可是他随即就发现了周明朝除了递给了他一只手让他站的稳一点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实际性的帮助,他仍旧在鸿鹄肩上僵持,时间久了,他的两腿也开始发酸。

周明朝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种情况,沈闲似乎听见他啧了一声,这一声很轻,似有若无,然后他看见周明朝张嘴,说了两个字。

“弯腰。”

沈闲就条件反射的弯腰了。

周明朝在下一刻就两手拖住了沈闲的腰,用一种环抱腰身的方式,将沈闲身体悬空,离开了鸿鹄的肩。

周明朝比鸿鹄靠谱多了,他拖着沈闲,几乎是很轻松的,就把沈闲从鸿鹄的身上抱了下来。

沈闲“嘿”的一声,双脚踩到了实地,他拍了拍袍子,神清气爽:“天色不早了,周兄咱们吃完饭再回去吧!”

他步子慢,周明朝也在不知不觉间放慢了速度:“你想吃什么?”

沈闲暗含期待:“徐记点心铺好像开张了。”

哪有人正餐吃点心的,周明朝几乎是瞬间就懂了沈闲的意图,不是天色已晚,是跟着柳伯父上山烧香,集市逛街,还趴着半天墙头偷看饿着了,找点东西吃罢了。

“不能多吃,”吃点东西,周明朝是允许且纵容的:“但可以带几份回去。”

“可是,”沈闲低着头把两根食指对在一起,从这人扭捏的情态可以看出一点害羞来:“出门急,我忘了带钱。”

鸿鹄满脸鄙夷都掩饰不住:少爷你和周公子出门什么时候自己给钱过。

周明朝已经走进铺子里面了:“我带了银钱。”

“大佬啊大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