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周衍 > 第25章 第25章
 
后来的几天,沈闲就消停了许多,不再像前一段时间一有空闲就往外跑,在院子里戳戳鸟窝,下荷塘里掏掏莲藕,那藕本来在池子里长的好好的,他非要去掏,一截一截的断藕扔在岸上,藕洞里面全是泥,怎么也吃不了。

最后是城主提着棍子站在池子边上,那意思很明显,你不上来,我的棍子就下来,沈闲很识时务,湿漉漉的带着一身泥爬到岸上。

沈闲坐在他爹旁边,一边揪着裤腿上的水,一边偷偷的瞅被他祸害的东一个坑,西一个洞的荷花池子,有点意犹未尽。

“爹,你看,我挖了好多藕。”沈闲决定,要从根源上解决问题,把他爹说服,就没有人可以阻止他在池子里面挖藕。

城主单手拎着一截藕举在手上,泥水滴答滴答的掉在地上:“你看看你挖的,要是能吃也就罢了,洞里面全是泥,怎么吃!”

城主看着残破的荷花池子,十分的痛心疾首,想当初他为了博得夫人欢心,找工匠找人修了这个荷花池子,又托人跋山涉水的运来这个荷花种子,入夏来,花开的又大又香,人路过荷花池子衣服上都会沾染上荷香,被这混小子挖走了这么多,他怎么不心痛。

“沈闲,你能不能离这些花花草草远一点,”城主揪着他的耳朵,恨不得把这个混账捆起来暴打一顿:“上次柳府管家都来了,说你抱着人家花园子里最好的花走了,看你这么喜欢花,问你要不要种子给你送点来,人家说得含蓄委婉,意思你明白吗?”

沈闲揉着耳朵,被他爹吼的发懵,闻言两眼迷茫:“什么意思?”

“就是说,给你一堆种子,自己种,”城主深吸一口气:“让你不要再去觊觎人家花园子里的东西,个丢人玩意儿。”

沈闲皱了皱鼻子:“爹你干嘛又骂我,这都多久的事了,总是翻旧账,没劲。”

城主想一脚给他踹到池子里面去:“那我这一池子花被你糟蹋的,明年还开吗?人家怎么招惹你了你这么报复人家!”

沈闲拧干了裤子,坐在地上撇嘴,一边收拾自己刚刚挖出来的辛苦成果,一抹脸上一道一道的泥,脏兮兮的一个泥孩子。

“我又没挖多少,这么多荷叶杆子呢,”把挖的藕兜在衣服里面站起来,沈闲小声嘟囔:“小气。”

“你叽叽歪歪说什么呢?”城主拧着眉毛把沈闲扯到自己身前来,大手一抬给沈闲脸上的泥抹了:“没有个人样。”

城主抬起手的时候沈闲还以为他爹要揍他,没想到只是给他擦脸,不过城主的手上全都是老茧,下手还没个轻重,沈闲疼的呲牙咧嘴的。

“等会去换身衣服过来,今天冬至,你娘让厨房煮了羊肉汤,叫明朝也过来,等会你再门口接人家去。”

沈闲还抱着自己的宝贝藕,看着城主后方:“可是,他已经来了哎!”

几日未见,周明朝似乎又长高了一点点,他冠着白玉簪,衬的面如冠玉,手上还是拿着他的扇子,朝荷花池子这边走过来。

人家的孩子,一表人才,风姿绰绰,自己家的这个,裤腿挽了一截挂在腿上,浑身上下都是泥,还没出息的抱着一堆断了的藕,看着不知道从哪个地里面滚出来的。

只看了一眼,城主就不想看了,他招呼周明朝快过来吃饭,走之前还瞪了沈闲一眼。

“我爹又瞪我!”沈闲睁大了眼,觉得莫名其妙:“他刚刚已经骂了我一顿了,还瞪我干什么?”

周明朝也不知道,他才刚来,他低头看了沈闲怀里的藕一眼,又审视着沈闲今日的打扮:“你这是,掉在池子里面顺便挖了点藕上来吗?”

“没有没有,”沈闲献宝一样把自己挖的藕给周明朝看:“这些都是我自己挖的,厉不厉害?”

一个泥人骤然靠近了就连周明朝也向后退了几分,他看见沈闲脸上的神情又靠拢了沈闲一点,低头看着那些藕:“厉害,可是有的地方破了,有泥。”

“没事,”沈闲一边走,路上留下一串泥水印子:“我后面就没挖破了,我们吃没破的,这个破了的藕还能给它种回去吗?它还会开花吗?”

周明朝想了想,然后摇摇头:“好像不能,会腐烂的。”

“啊!好可惜,”沈闲脑袋耷拉着看着自己的宝贝藕:“那把它洗干净了还能吃吗?”

这个周明朝知道:“洗干净了就能吃。”

“那就好!”沈闲又抬起头:“那我让厨房婶婶做桂花糖藕,周兄你喜欢吃吗?”

周明朝不太喜欢吃甜食,可是沈闲看着他,眼睛很亮,带着泥的小脸满是期翼,于是他就点了点头:“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