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周衍 > 第35章 第35章
 
沈闲也没想到,他只是吃顿喜酒,出门吹个风的功夫,也能被人逮到衙门里来。

“堂下是何人?所为何事?一五一十的从实招来。”

县令把官帽带好,在大堂上坐下打了一个呵欠,衣服领子还有一个盘扣没有扣上。

他今日新得了一个美人,千娇百媚的好姿容,县令被她迷的毫无神志,今日县里的富商的儿子成亲他都没去,就想着和小美人温存,灯灭了,衣服还没脱完,就有人来敲府衙的大门。

县令本来不想管,可是差役说出了人命,这在小小的县城里属于大事,他不得不从美人的温柔乡里面起来。

县令尖嘴猴腮,偏偏又矮,宽大的官服罩在他身上,就像是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小孩,不像个为人端正的好官。

沈闲看了一眼县衙,暗自嘀咕:房子修的不错,但是这县令怎么看着像个没钱吃饭的流浪汉似的。

“堂下的是谁,还不快报上名来!”县令狠狠的抓起惊堂木拍了一下,连夜办公已经让他很不满了,偏偏一个少年没看他,一个女人只知道哭,一个个的都不说话,摆明了没把他放在眼里。

“大人,”女子站起身来朝县令拜了拜:“民女林娇娇,秋阳县人。”

林娇娇就是那个撞见沈闲扒拉死人,然后惊声尖叫的女子。

林娇娇抹了一把泪,她整个人瘦瘦小小的,像朵小白花,有可能是被吓着了的原因,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嘶哑。

沈闲看了看周围,朝县令拱了拱手:“在下沈闲。”

一个是娇弱的女子,一个是没有规矩的半大小子,县令冷冷的对沈闲哼了一声,本就没什么脑子的县令朝林娇娇倾斜了天平。

“林娇娇,你是本地人,”县令摸着自己的小细胡子,装的还挺像那么回事:“你说说发生了什么事。”

“我……”林娇娇往旁边瞥了一眼,小声怯懦的不敢开口。

沈闲莫名其妙,看我做什么?

“你不要怕,把你看到的,听见的,原原本本的说出来,”县令似有若无的看了一眼沈闲:“本官自然会为你做主。”

沈闲:“……”

“我,我当时从巷子口路过,看见里面有动静,以为是只野猫,就有点担心想去看看,”林娇娇身子细小的发着抖,两手捏着裙子,眼睛一直看着地面:“没,没想想,就看见这位公子手还搭在那个人的脖子上,那个人一动不动的,已经死了。”

“既然如此,”县令装模作样的沉吟半晌,转头对沈闲翘了翘胡子:“沈闲,你可认罪?”

“认罪?!沈闲眼睛都比平时大了一圈,他不可置信的望着写着公正廉明牌匾下的县官:“我要认什么罪!”

他一句话没说,也没问他,就给他订了罪?

“杀人就该伏法,人证物证都在,你还想狡辩什么!”县令冷漠的挥手:“把犯人带下去,择日再审。”

他方中还有小娘子在等着,不想这些无知的平民做过多的纠缠。

“什么东西!你们当官的就是这么办案的?哪来的人证物证,那姑娘看见我杀人了还是我手上拿着带了血的刀子正从那人的心口处退出来?”

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小霸王的沈闲终于遇上了比自己还要无耻的人,一时间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你问我了吗就给我定罪,凭着这姑娘看见我和死人呆在一起就说我杀了人,那我现在去验尸房看见仵作,是不是他也变成了凶手,也要把他关起来!”

“你你你,你放肆,”县令没想到沈闲如此牙尖嘴利,他本来是想草草了事早早收场接着与美人温存,可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

“你藐视公堂,还拒不认罪,来人啊!”县令把令签抽出来扔到地上:“给我打!给我打到他认罪!”

“凭什么?我不服!”沈闲后退了一步,大声道:“你这是屈打成招,滥用私刑!”

“你不服!你不服有什么用,”县令轻蔑的笑:“这里,秋阳县是我的底盘,给我打!”

令签在地上弹起来又落下,差役们上前来围拢了沈闲。

他娘的,沈闲被抓住手负在身后,压在板凳上,有人按着他,沈闲挣脱不开,从来都是他把人绑起来揍一顿,没成想还有人把他抓起来打他板子的一天。

沈闲的脑袋也被人按着,看不见身后的场景,但他听着板子举起来狠狠向下时带起来的,凌厉的风声。

差役举起板子,朝沈闲的身上打下去,沈闲害怕的一缩。

但是想象中的疼痛没有来临,沈闲听见一声闷响,然后有人痛苦的哼了一声,大堂上陷入一片混乱,然后沈闲又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冷清的声音。

“你们,敢打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