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周衍 > 第37章 第 37 章
 
这个时候的县衙和刚才梁永瑞敲木头敲得冒出火星子来的时候天差地别, 不能说一模一样,只能说毫不相干。

衙役们拿着水火棍靠在两旁,眼观鼻鼻观心的装自己是木头人, 都分外默契的选择隔岸观火, 场面一时间寂静极了。

“沈小兄弟你,”李未瞪大了眼,如同一把锥子凿破冰面,他的声音在安静的大堂里有点刺耳:“怎么会是嫌犯呢!你这么小, 在场的, 只能打过地上的那个姑娘吧!”

沈闲瞥他一眼, 这是什么话, 他不想理他。

“咳!”县官咳了一声, 在椅子上坐下了, 他理着袖子:“也不一定, 万一是他下黑手,趁人不备背后伤人呢!”

县令正想着怎么把话慢慢的找补回来, 沈闲那边却炸了, 他盯着县官皮笑肉不笑:“你放心,我要是打你一定堂堂正正,从不在背后下黑手。”

县令今年四十岁, 这样的年纪做沈闲的长辈都绰绰有余,这话对长辈来说, 有点失礼, 可是周明朝只是看了一眼沈闲, 并没有制止他。

对长辈确实应该尊敬,可是这个秋阳县的县令实在当不得一个温和敦厚长辈,周明朝抿着唇就由着沈闲去了。

一个毛头小子实在是张狂!梁永瑞气得脸都黑了, 碍于李未在场,也不好向刚才那样发火。

“你这后生,实在是……”

“沈闲,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一会看不见你就给我惹事!”

不见其人,先闻其声,城主的声音先一步传到众人耳中。

这浑厚的声音立即让沈闲警觉了,他看了看四周,确定来人只有他爹没有夫人后,觉得今天可能要遭,他机智的周明朝身后藏了一点。

城主一进县衙的大门就看见那个让他头疼的儿子正偷偷摸摸的躲着,并试图把自己藏进周明朝和柱子的缝隙。

“沈闲!”实在是有碍观瞻,城主都不想过去揪他耳朵,站在大堂正中吼:“给我滚过来!”

城主一转身,那张不威自怒的脸暴露在烛火下面,让听见声音还有点疑惑的梁永瑞直接吓破了胆。

“城主,您怎么来这里了!这不是让我这蓬荜生辉吗!”

梁永瑞屁滚尿流的滚下椅子,不见当初坐在堂上要打沈闲板子的嚣张气焰,跑到城主面前恭敬极了:“我去备些酒菜,给城主接风洗尘?”

周明朝可以不认识,沈闲可以不知道长什么样子,但是城主,梁永瑞一定是认得的,秋阳县属于临州城的管辖范围,城主算是梁永瑞的顶头上司。

这个时候沈闲磨磨蹭蹭的走到城主身边,低着脑袋:“爹。”

一声爹让梁永瑞晃了三晃,差点倒下去,想到刚才让沈闲认罪,还要差役上棍刑,梁永瑞想死的心都生出来了!恨不得回到刚才那时候给自己两巴掌。

梁永瑞悔不当初,觉得今天不止乌纱帽要断送在这里,自己的命也要断送在这里。

城主不愧是比他们多吃了几年米的老人,见过不少大世面的他一扫周围人的神情,就知道里面有问题。

“出了什么事?”城主两手抱胸,瞥着一群就知道闯祸的小子,哼了一声:“说说吧!”

“就是……”沈闲当即就要诉苦。

“我没让你说,”城主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明朝说。”

“我来的时候只是看见衙役压着……”

周明朝原原本本把自己看到的照实说了,没有添油加醋的说辞让梁永瑞心虚的两腿发抖,在周明朝说衙役压着沈闲要打的时候,他就知道已经完了,梁永瑞小心的抬头看了一眼城主的脸色,果然有点阴沉。

县令悄悄的,在裤子上擦了一把冷汗。

周明朝说完,城主沉默着没说话。

沈闲上前一步,离他爹近了一点,很小声的说:“我真的没有杀人,我当时只是觉得有点闷,想出来透透气,走到那个巷子里看见有个人,我想扶他起来的,但是我拍他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城主看着自己儿子:“你确定你看见那个人的时候已经死了?”

沈闲想了想:“嗯,我想喊他的,结过手一搭上去那个人就倒下去了,然后那个姑娘就开始叫了。”

城主看见了角落里不知所措的林软软:“姑娘,你看见是沈闲杀的人吗?”

城主蹲下身来和她平视,明明是一个很平和没有任何压迫力的动作,林软软在这样的目光里面突然有点胆怯:“没,没有。”

“梁大人,”城主问了几个人,终于问到了梁永瑞头上:“尸体在什么地方,是因为什么原因死亡的,你去现场看过吗?”

梁永瑞擦着额头上的汗,不自觉的有点结巴:“尸,尸体在停尸房里,仵作还没去验尸,现在太晚了,现场……就没来得及去。”

城主皱了皱眉,梁永瑞咽了咽口水,忐忑不安的在原地冒汗。

“没有验尸,现场也没来得及看,”周明朝还是不咸不淡的声音:“倒是来得及给沈闲定罪。”

梁永瑞更心虚了,手抖得不成样子,内衫已经被汗湿透了。

“梁大人,”城主说:“出于公道,我得说两句。”

“城主,您说。”梁永瑞立即弯下腰。

“杀人都是要有一个动机的,沈闲以前连秋阳县都没来过,这是他第一次来这里,连这的人都不认识几个,况且他以前虽然不学无术,可还算个善良的孩子,杀人这事,他做不出来。”

沈闲眸光闪了闪,偷摸看了他爹一眼。

“这话我可能出于私心,多余的我就不提了,不说他没有杀人的原因,就是那位姑娘只是看见沈闲和那人待在一处,没有看见人就是他杀的,就只凭这一点,就断定沈闲杀人,有点过于武断了。”

“是是是,城主说的是,”梁永瑞点头如捣蒜,连连称是:“是我考虑不周,人怎么能是沈公子杀的呢?一定另有其人,我明早就派人追查凶手,还沈小公子一个公道。”

明明城主说的有道理,梁永瑞的反应就像是两个人狼狈为奸一样,城主皱了皱眉,没说话。

“不用你查。”周明朝突然说。

沈闲诧异的抬头看了他的周兄一眼,也跟着扬起下巴:“就是,不用你查,我们自己会查。”

“那个……”梁永瑞小心翼翼陪着笑脸。

“让他们查吧!”城主点点头:“发现尸体的时候沈闲就在边上,虽说没有证据人不是他杀的,也和他脱不了关系,让他们查,若是查不出来,我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31 13:58:11~2021-11-01 19:02: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言莫莫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岁月静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