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周衍 > 第42章 第 42 章
 
李庸的小屋子房前屋后都是竹子, 就连屋子外面也是竹子,留着窄窄的一块青石板用来穿到屋前的小院子里。

穿过青石板,李庸的院子也很小, 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几步就走到屋檐下。

“这屋,咋进去?”

沈闲背着手,绕着小屋走了一圈,还是不知道怎么进去, 走正门吧, 被封条贴上了走不了, 钻狗洞吧, 沈闲又去小屋背面查探了一圈, 还仔细的观察了角落地方, 最后放弃了, 这也没有洞呀!

正苦思冥想,周明朝站在窗口, 抬手一拆, 窗户栓子就被他面无表情的拆下来了。

周明朝把窗户抬上去,拿过旁边的一根杆子支好。

“……”沈闲:“厉害厉害。”

周明朝垂下眼,手撑在窗台上, 接着巧劲一翻,轻巧的落在屋中的地面上。

“周兄, 等等我!”黑灯瞎火的, 沈闲一个人站在外面也害怕, 看周明朝进去了,赶紧撩起袍子,两只手攀在窗台上, 费劲的往上爬,他腿没有周明朝腿长,爬到一半卡住了。

屋子里有点暗,周明朝点了一支火折子,一边环顾屋里四周,一边等着沈闲进来,等了半天也没看见沈闲的身影。

一转头,沈闲一条腿搭在窗台上,另外一条腿上不来,正在来拼命的扑腾:“周兄!拉我一把。”

周明朝:“……”

周明朝走了两步,向他伸出一只手,沈闲抓着,周明朝手上轻轻用力,沈闲就像个小鸡崽子那样被提溜起来了。

“跟在我身后,不要乱跑。”沈闲被放到地上,周明朝嘱咐了一句,举起火折子在屋子里面查看。

沈闲拉着周明朝的衣服,眼中映着璀璨的烛火,他小声道:“周兄,我们这样,好像探墓呀。”

周明朝举着火折子的手一顿,无奈道:“别瞎说。”

沈闲眨了眨眼睛,听话的收敛了一点,还是很兴奋,他借着烛火,打量那位死去屠夫的屋子。

屋子在外面看着很小,屋里看着也不大,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之外,还有一个柜子之外,就没有其他多余的家具了。

桌子上还放着一套道具,屠刀,剔刀,砍刀,刀刃被磨的很锋利,在月光下寒光闪闪。

“这个刀,看着好厉害的样子。”沈闲伸手想去摸一摸。

“别乱动。”沈闲的爪子被周明朝抓住,放了回去。

“这是李庸用来杀猪的刀吗?”

“应该是。”

床上的被子整齐的叠在一起,枕头也端正的放在床上,屋子里面也收拾的很整齐,周明朝身子一偏,火折子照亮了挂在床头的一件衣服。

那是一件褐色的粗布麻衣,被人揉成一团挂在床头,褶皱处隐隐可见脏污和血迹,应当是杀猪的时候沾上去的。

周明朝把衣柜打开,里面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周明朝举起火折子凑近了看,柜子里的衣服洗得也很干净,袖口领口一点脏污之物都没有,周明朝用手摩擦了一下,衣服也很清爽。

桌子上摆着一盘小点心,不是很名贵的那种,人人都会做,但是必须得心灵手巧,不然就做不出那种韵味,但是桌子上这盘,看着很精巧,不像是在外面买的,但是已经不能吃了,点心的周围结了一层白白的霜。

周明朝把火折子举起来,沈闲看见角落里面放着一个坛子,走近了一看。

“周兄,是米缸,旁边还有红薯土豆呢!”沈闲把旁边的红薯拎起来,沾了一手的泥。

周明朝把他从地上拉起来:“不是说了不让动这里的东西。”

沈闲不服气:“你刚刚不是还摸了人家衣服的?”

周明朝被他堵的一时微滞,只能恐吓他:“你不听话,我就把你丢在这里。”

无语的人变成了沈闲:“……”

周兄知道自己已经长大了吗,还当自己是小孩子呐!

小时候的沈闲,也有调皮的让小周明朝生气的时候。

两个孩子去花园里玩,沈闲奶声奶气的说想要折几朵最好看花的送给母亲,周明朝觉得很欣慰,沈闲虽然小,但是他懂事了。

花园里最好看最大的那朵花是夫人最喜欢的秋牡丹,沈闲扯了扯周明朝的裤腿:“明朝哥哥,那朵花最好看,先不要摘它。”

三四岁的沈闲还是矮矮的,还没周明朝的腿高,但是说话已经口齿很清晰了。

周明朝看了那朵牡丹花,弯下腰捏了捏小孩的脸:“为什么?”

小沈闲扭了扭胖胖的小身子:“先不要摘他嘛~”

周明朝一向让着沈闲,也没多问:“好。”

周明朝就给沈闲摘花,月季,蔷薇,半步兰,铃兰花,形形色色一大堆,沈闲两只手换抱着,几乎快要抱不过来。

“明朝哥哥,我抱不动了。”沈闲抱着花在周明朝身后嚷嚷,小不点一抬头全都是花枝,根本看不见路,碰着周明朝的腿,跌跌撞撞的就要往下倒。

周明朝把他一把捞起来。

沈闲差点被摔了,在周明朝手里还在咯咯的笑:“哈哈哈哈哈哈,好好玩,好像在坐秋千。”

周明朝看他脸都红了,抹了一把小白团子脸上的汗:“我帮你抱花。”

“不要,”沈闲摇摇头,两条小短腿扑腾着就要下来:“我自己可以抱的。”

周明朝给他放在地上。

穿着青绿色小袍子的沈闲嘿的一声往地上一坐,两腿分开,两只小胖手把花抱在怀里,大眼睛开心的弯起来:“这样就可以啦!”

周明朝蹲在他身前,扯扯他的小袍子:“我不是说过,不能坐在地上吗?”

“呜!”沈闲把脑袋低下去,从花枝里面偷偷看周明朝。

周明朝被花丛里那只那眼睛逗笑了,在旁边的芭蕉树上摘了一片芭蕉叶铺在地上,然后把沈闲抱起来放在芭蕉叶子上。

“就在这里,”周明朝揉了揉那颗小脑袋:“不许再坐在地上。”

沈闲抱着花欢呼一声,小屁股在芭蕉叶子上扭了扭,回答的响亮又大声:“嗯!”

周明朝看着小孩笑了笑走了。

沈闲看着周明朝的背影,胖乎乎的爪子把花拢紧了,一只手胆大妄为的揪着花瓣:明朝哥哥真好,今天还没有骂他。

周明朝回来的时候,沈闲已经把那捧花揪得像个没剃干净头的脑袋,身下纷纷扬扬的全是花瓣。

“沈闲,”周明朝沉了脸,放下手里的花:“你不是说要把花送给你娘亲,这些花瓣都被你摘了,还怎么送?”

偏偏沈闲还没感觉到周明朝已经生气,还以为周明朝在和他玩。

“明朝哥哥你看,”沈闲举起花汁杂糅的手:“我的手,黏糊糊的,好漂亮。”

说着他就要压着花枝爬过来。

“沈闲!不许动!”周明朝喊他。

沈闲毫无知觉,他身体压过花枝,娇艳的花被他蹂的不成样子。

“沈闲!”看着一地残花,周明朝第一次对沈闲发脾气:“你要是不听话,我就把你丢在这里,不带你回家。”

沈闲愣愣的,看着周明朝隽秀的侧脸,终于后知后觉的感到他的明朝哥哥好像生气了。

“呜呜呜!”沈闲忍不住,哇的一声哭出来,胖爪子揉着眼睛,白皙的脸蛋上一道一道的黑印子:“明朝哥哥不要生气,不要不要我。”

他怕的是周明朝不要他,不是害怕周明朝给他一个人丢在这。

周明朝蹲在他身前,也不哄他,就看着他哭,等到沈闲哭累了,他才问:“知道错了吗?”

沈闲哭得直打嗝,现在还一抽一抽的:“呜,知,知道错了。”

“你看这些花,”周明朝把自己刚摘的花,和被沈闲压坏的花放在一起,让沈闲看:“人家开得好好的,我们把它摘下来,已经就是很不好了,你还把它压坏了,这样好吗?”

沈闲眼睛黑亮黑亮的,闻言眼睛里面又蓄满了眼泪:“不好,呜!”

“不要哭,”周明朝终于把沈闲脸上的眼泪擦掉:“以后还这样浪费人家的劳动成果吗?”

沈闲扬起脏兮兮的小脸,摇摇头。

“好了,不要哭了。”周明朝拿帕子给沈闲擦掉脸上的脏东西,把后来摘的花递给沈闲:“我们回去。”

沈闲把花接过来,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

周明朝弯腰把沈闲抱起来,往花园外面走。

走了几步,沈闲突然想起来什么,在周明朝怀里挣扎:“明朝哥哥,我们还有一朵花没摘,等等,等等。”

沈闲像条灵活的大鱼,周明朝差点没抱住他。

“这个给你,帮我抱一下,”沈闲跳下来,把花递给周明朝,小胖腿倒腾的像是踩了风火轮。

周明朝以为沈闲是忘了什么大事,他看见沈闲跑到那朵秋牡丹面前,踮起脚,咔擦一声折断那朵花。

“明朝哥哥,送给你。”那朵花有沈闲的脑袋那么大,沈闲两只手举着,递到周明朝身前。

那朵秋牡丹长得什么样,周明朝已经记不得了,反而是沈闲那张刚刚哭过的脸在他的记忆力十分深刻,到现在他都能想起来沈闲因为哭过显得格外清澈的眼睛。

现在那少年眼睛依旧清澈见底:“周兄,这边有支簪子哎!”

作者有话要说:  要问我为啥更的这么勤,因为榜单字数还没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