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周衍 > 第43章 第 43 章
 
一大早, 镇上的人就在吵吵嚷嚷的,像一群麻雀在枝头叽叽喳喳,吵得人睡不着觉, 老太太醒的早, 把早饭煮在锅里就去凑热闹。

“饭在锅里热着,醒了记得吃啊!”

站在院子里喊了一声,老太太穿上自己的小黑布鞋,小步子哒哒哒的跑去看今天发生了什么热闹事。

掩上院门的时候, 沈闲正窝在周明朝怀里, 周明朝搂着他的背, 两个人头靠头, 睡得正香。

昨天晚上在小房子逗留的太久, 回来的时候夜已经深了, 沈闲和周明朝草草洗漱了一番就上了床, 天冷,床又太窄, 两个人睡着睡着就靠在一处去了。

沈闲原本是个一有动静就醒的, 这会竟然没被吵醒,反倒是一到时间就醒的周明朝无意识的收拢了手臂,沈闲被抱的不太舒服, 哼哼了一声,周明朝睁开了眼。

沈闲在他臂弯处, 弯着腰把头埋在他胸口, 手还抓着周明朝的衣服, 露出的小半张脸看着有点鼓,像刚刚点好的白嫩豆腐。

周明朝盯着沈闲漆黑的发顶看了一会,轻轻抬起手。

刚刚一动, 被子就开了个口子,早上带着寒气的风呼呼的往被窝里灌。

沈闲一个激灵,把周明朝抱的更紧了,他一脚搭在周明朝的身上,眼睛还没睁开:“周兄,你干嘛!”

那一脚放在周明朝的腰腹处,酥酥麻麻的还带着点痒,周明朝眉心很浅的皱了一下,很快又被他强行释然的松开了。

“外面好像很吵,”沈闲的脑袋被周明朝很轻的拍了一下:“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还在浓浓睡意里面的沈闲自然听不见周明朝在说什么,他只知道这被子小,周明朝一动就四处漏风,冬天被冷醒的感觉太痛苦,沈闲一点也不想再感受一次。

沈闲:“……呼~”

为了表示自己睡得很逼真,沈闲还假装自己打起了呼。

周明朝:“……”

整日就知道贪睡胡闹,遇见不想听的就耍宝撒娇,仗着自己好看就是为所欲为,真是……

周明朝也不知道拿他怎么办,沈闲手脚并用的缠着他,周明朝动也动不了,看着窗外高悬的日头,周明朝轻轻叹了口气。

赖了好半天,沈闲才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周明朝都已经下床穿戴整齐了,站在床边看着他,沈闲才苦大仇深的把裹在身上的被子一掀,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英勇就义的表情是揣着炸弹炸敌方的营帐。

掀开被子沈闲还坐在床上,两眼无神。

周明朝盯着他看了一会:“你在干什么?”

沈闲抬眼:“养神。”

……周明朝顿了顿,还是没说什么,出门接水去了。

打好水让沈闲洗了脸,再给沈闲扎好翘来翘去的一头乱毛,沈闲坐在桌子边上,吃了两口粥又把勺子放下来发呆。

周明朝:“……怎么了?”

沈闲低着脑袋,小声说:“没睡够,不想吃饭。”

这破孩子实在被惯的不能要了。

周明朝深吸一口气,沈闲的粥碗就被加满了,两个小包子也放在面前,沈闲抬起头,是周明朝不容置喙的脸。

“吃完。”

沈闲:“……”

周明朝朝他凉凉一瞥。

沈闲:“嘤!”

周兄好凶。

沈闲拿起筷子吃了两大碗粥,还外加两个包子,一个蛋,一个花卷。

吃完了还没见老太太回家,沈闲还自觉的把碗收在水池子边上,挽起袖子把早饭的碗也洗了,他没洗过碗,水花四溅,袍子都湿了大片,最后周明朝看不下去,给碗冲了一下,看着干净多了。

两个人给屋子里留了一锭银子,关上门刚刚要走的时候就遇上看热闹回来的老太太。

“睡醒啦!早饭吃了吗?”天还没亮就起床的老太太精气神比沈闲还好。

“吃过了,很好吃!”沈闲也笑着回答:“今天我和兄长就走了,打扰老人家一晚上,真是不好意思。”

“那有啥不好意思的,没饭吃了就回来玩,老婆子这还有你们的一口饭吃。”

年轻人有年轻人自己的事要做,老太太看他们都收拾好了,是要走的意思,也没多留他们,她向周明朝沈闲招招手,花白的头发盘在脑后,精致的一丝不苟。

两个人都向热情慈祥的老人家道谢后,双方走向了不同的道路,老太太回院子吃早饭,沈闲和周明朝去府衙。

“唉!”走在小道上,沈闲忽然叹了口气。

“怎么了?”周明朝还以为他是舍不得老人家。

沈闲掐了一朵路边的野花,一片一片的扯着花瓣:“老人家说以后没吃的就去她家,我吃的又这么多,你说她以后会不会后悔然后把我赶出去啊!”

……

周明朝抿着唇,沉默的握紧了右手,今天,他再没话找话,他就把清心经抄一遍。

“老奶奶一个人住,看着好可怜。”沈闲又说。

周明朝低头看路,不欲与他搭话。

“年纪大了腿脚不好,左右离的又远,”沈闲顾自感伤:“要是一脚踩滑了倒在地上可这么好?老年人骨头脆啊!”

虽然萍水相逢,心善的人就是让人念念不忘,忍不住回想。

沈闲是真心关心老太太,周明朝紧绷的嘴角都柔和不少:“老人家说她孙子这几天就回来了,到时有人照顾她。”

“孙子?”沈闲想说老人家哪里又有个孙子!突然又想到昨天晚上包饺子的时候闲聊,老人家却是说过他有个打人特疼的孙子现在在当兵,这几天就要回来了。

“哦哦哦!我想起来了。”

“可是,”沈闲还没来得及为老人以后有了依靠舒心,又皱了眉:“老人家有了孙子……”

沈闲看着好像很苦恼的样子,周明朝自然而然的问:“有孙子怎么了?”

“有孙子不就多一个人和我们抢饭了!”饺子虽然多了点,但是是真好吃,沈闲一拍手:“那孙子为什么不再多当几年兵!”

周明朝:“……”

他回去就把清心经抄三遍。

周明朝打定注意不想多说话,像最初沈闲刚刚撞了头的时候,但是沈闲毫无察觉,这会他精神头渐渐回来了,叽叽喳喳的像是刚出笼的雀。

“周兄,今天早上外面好像很吵,我们没赶上热闹。”

“嗯。”

你再多磨蹭一会,饭点都过了。

“今天早上的红薯粥好喝,周兄你喝了几碗?”

“一碗。”

你喝了两碗。

“这里有红薯地吗?那个好像是,咱们偷偷挖一点回去呀?”

“那是豌豆苗。”

笨蛋。

周明朝带着聒噪的沈闲走入了秋阳镇的繁华地带,迎面就是急匆匆的李未和梁永瑞。

“周公子,沈小兄弟,你们在这呀!”

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沈闲才会遇上这样的事,李未一直心怀愧疚,今日早早的就起床来找梁永瑞询问案情进度,也不只是个人原因,李未今早出门的时候,听见的都是议论镇上屠夫李庸深夜死在巷子里面的事。

好像一夕之间,李庸离奇死亡的事传遍了街头巷尾,似乎还有传言是某位大户人家的公子干的,县令还试图包庇,一时间这件案子闹得沸沸扬扬,事情变得不如原来那样轻松了。

“怎么了?这么急,”沈闲不太正经的看着李未:“新婚第一天,不在家陪新娘子啊!”

“没,月絮她懂得,”李未的脸又红了:“她在家需要静养,我看她气色好了很多,我就没带她出来。”

“那你们这是去哪?”

“我们去李庸的家里边,那边出了点问题,我府上的衙役回来说昨夜有人偷偷潜进了那间被封的屋子里面。”

这事牵扯到沈闲,梁永瑞就对此格外的上心,大早上的就有人来报说李庸的屋子被人翻了,他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还在床上,饭都没吃火急火燎的穿起衣服就出门来了,碰巧遇上了同样担心这件事的李未,刚刚出府,就碰到了相携而来的沈闲和周明朝。

有人潜进被封的李庸的家里面!沈闲和周明朝表情如出一辙的微凝。

“周公子你们二位放心,我的人说里面东西没少,只是旁边窗户的门栓子被人拆掉了,今天早上去看的时候那窗户还明晃晃的开着,窗框上还结着水汽,想来是半夜偷偷溜进去的,等发现的之后人早就不见了。”

凝重不见了,沈闲和周明朝的表情变得有点古怪。

梁永瑞也越说越气,他怎么最近点背,老是碰上倒霉事,那一个穷屠夫家里有什么好翻的,能藏金子吗!

“在我县竟然有这种胆大包天,肆意妄为的小贼,实在是忍无可忍,我觉得,或许这人就是杀人凶手也不一定。”

沈闲吓了一跳,连连摆手:“不至于,不至于。”

“不,沈少爷放心,在下一定不会姑息此等小贼,一定要严惩不贷,重重惩罚。”

梁永瑞的衷心让沈闲有点尴尬:“那个,梁大人。”

梁永瑞低头附耳:“您说,”

“昨天晚上,”沈闲摸了摸鼻子,看天:“我和周兄去李庸屋子看了一眼,走的时候,好像,貌似,没有把窗户关下来。”

昨天晚上周明朝和沈闲把李庸的小屋子摸索了个遍,走的时候沈闲又累又困,一个劲的让周明朝快走,周明朝被他催的急,一时就……

作者有话要说:  梁永瑞:尴尬吗,反正我是挺尴尬的,小丑竟是我自己。感谢在2021-11-03 22:14:08~2021-11-06 01:41: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清风梳叶、敲可爱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