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穿越之觅心记 > 一百三十五章 断指的孟初云
 
  叶心檀见修云气场全开,心里有些发怵,可她代表的是天修派,不能丢了天修派的脸面。她一挥手,让众人退至身后,她上前一步,毫无惧色的看着修云。

  “灵胤真人,你们浮生阁声名在外,不可能弟子在外做了错事就只会躲起来做缩头乌龟然后让你这个掌门出来以势压人吧?我们天修派也不是好欺负的。”

  修云听了这话只觉得好笑,他收了威压,竟后退了几步,他再不言语,只是一脸看好戏的模样看着他们。

  孟初云看修云这幅模样,还以为被唬住了,又变得嚣张起来,她伸出手指着他。

  “知道怕了吧?知道怕了就把慕寒伊给我交出来,否则我们今天绝不会善罢甘休。”

  “咻。”

  一道凌厉的法术化刃而来,瞬间就切断了孟初云指着修云的那根手指,顿时鲜血喷涌而出。

  “啊!!!我的手指!”孟初云撕心裂肺的惨叫。

  众人回头望去,就见慕寒伊坐在一匹天马的背上,绝美的脸上有一双如冰霜一般的双眼,冷冷的注视着他们,一袭白衣,和一头雪色长发衬的她更加的摄人心魄。

  天修派众人都怀着矛盾的心情看着她。分明应该是敌人,他们心里却不由自主的对她产生了一丝惧意,而且竟让他们生出了向往之情。特别是顾紫曦,她默默的盯着慕寒伊,心里生出了些许羡慕,而且她怎么看,都不觉得这样的女子会像是孟师妹说的那样不堪。

  秋华驮着慕寒伊缓缓的降落到地面上,慕寒伊上前几步,瞥了一眼痛苦的面目狰狞的孟初云,面上浮现出一丝冷笑。

  她冷冷的扫视了一下天修派众人,然后缓缓开口。

  “怎么?天修派堂堂第一大门派,就是如此规矩教人的吗?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指着我师父叫嚣?这位长老,你说,我对她的惩罚是不是理所应当?”

  慕寒伊挑了挑眉,看着叶心檀。

  叶心檀被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确实是孟初云不懂规矩,指着别人的掌门叫骂,若是换了个脾气不好的人,她怕早已血溅当场了。

  孟初云止了血,忍着痛楚,抬头狠狠盯着慕寒伊。

  “你这个贱人!居然敢断我的手指,我不会放过你的!”

  “师妹,你别喊了。”顾紫曦走到孟初云身边,扯了扯她的衣袖。

  “顾紫曦!你到底是哪边的!这个贱人断了我一根手指,你还帮着她?长老!你要帮我杀了这个贱人,为我报仇啊!”

  “啪!”

  叶心檀正想让孟初云退到后面去别出来丢人,没想到修云瞬间闪身上前,用灵气化掌,狠狠的给了孟初云一巴掌。直接把她扇蒙了。她捂着脸,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叶长老,你们天修派真的应该好好教教规矩了,我修云的徒儿,也是这种阿猫阿狗一口一个贱人叫得的?既然你们天修派不好好管教,那我就只有代劳了,你应该不会介意吧?”修云说的很温柔,可做出来的事却十分霸气,可是叶心檀根本就找不到话来反驳,她气闷不已,只能让人将孟初云拉到了后面,不让她再露脸。

  “不介意。”叶心檀咬着牙说出这三个字,可是心里恨极了孟初云,这个蠢货,也太丢人了,硬生生把他们的局势扭转到了劣势的一方,还让她脸面全无,等回去了她一定要好好的收拾她。

  轩辕凛在远处的遮蔽处静静的看着浮生阁发生的一切,嘴角微微上扬,他的阿寒真有意思。若不是她不让自己出面,自己真想跟她一起好好教训一下那些自以为是的人。他似乎忘记了,自己对这些事从来都是漠不关心的。

  慕寒伊转头看着修云,露出了甜甜的微笑。小声的对他说道。

  “师父,让您担心了。”

  修云看着她的一头白发,心里有点痛惜,他心知她近日来吃了不少苦头,她的母亲,应该会更心痛吧。

  叶心檀也不想再继续耽误下去了,她清了清嗓,正色道。

  “既然人已经回来了,那我们还是说说正事吧。慕姑娘,对于你易容潜伏到我们天修派一时,你认是不认?”

  “没错,我的确曾易容成韩星云混入过天修派,我做过的事,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叶心檀也不没想到慕寒伊承认的如此爽快,准备好的一席话也没接上。

   “那,慕姑娘是否承认盗走我天修派的宝物,并拐走我天修派的外门弟子。”

  “笑话,你们天修派有什么值得我盗取的?不妨告诉你们,我潜入天修派是为了打听我母亲的下落,我之前也有去你们天修派打听过,可是你们明明知道,却对我有所隐瞒,我只有出此下策,此事,你可以回去一问便知。”

  叶心檀突然想起,她是曾听说过此事,可当时他们几个长老都说过,不许过问此事。

  “慕姑娘,即便你说的是真的,也不能排除你盗走我天修派宝物的嫌疑。更何况,你的确带走了我们派的一名外门弟子。”

  “你胡说!我师父才不是这样的人!”颜子心冲上来,拉起慕寒伊的衣袖,有些瑟瑟的对叶心檀说道。

  慕寒伊拍了拍颜子心的手,示意她安心。然后抬起头,神色淡定的看着叶心檀。

  “叶长老,我有证人。你可以回去问问江天逸。此前我一直在外门呆着,曾有两次想偷偷潜入内门查探我母亲的消息,可都被江师兄发现了,并被他赶回了外门,而且他也说过,会时刻留意我的动向,所以,我究竟没有有盗取过你们的宝物,你问问江师兄,你总不会认为你们天修派的长老之子会包庇于我吧?再有一点,颜子心不是被我拐走的,她是被孟初云打个半死扔出了天修派,此事应该有不少人都看见过,既然人你们不要,我为何不能将她收入门下?你又为何不问问孟初云,当初我和颜子心在天修派时,她曾使过多少毒计来害过我们。”慕寒伊隐瞒了江天逸曾发现她就是慕寒伊的事,江天逸帮助过她,那她定然不能出卖他的。

  叶心檀完全没有想到,江天逸竟然也被牵扯进来,还可以为她做证,而且怎么听,都觉得慕寒伊占理。她不禁有些后悔接下这破差事,之前被孟初云闹的脸面全无不说,现在还被对方的证人和大道理堵的哑口无言。自己真的是太草率了,应该先查证一番再前来兴师问罪的。

  “既如此,那我们也就不便多留,此事我会回去好好查证一番。先告辞了。”

  叶心檀不想再待下去了,她对着修云和慕寒伊微微点了点头。转身带着一众弟子离开了。

  顾紫曦刚才听了慕寒伊的一番话,第一次对孟初云所说的话产生了一丝疑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