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穿越之觅心记 > 一百五十一章 参加秋猎
 
  慕寒伊回到皇子府,又把自己关进了房间,她一天都不想再呆在这个世界了,虽说轩辕凛伤害了她,可是她在灵月大陆,还有许多的牵挂。可是她该怎么回去呢?她是从灵月大陆坠到这个世界来的。时间线应该是一样的,只是不在同一个空间中,那她究竟为何会掉到这里来?那个黑暗的隧道应该是媒介,难道,是出现了空间的裂缝?

  她细细回想着,她曾听说过,若是修炼到一定境界的话,是可以强行破坏空间法则的,也就是说,如果她能修炼到一定境界,那她应该可以通过裂缝或者某种媒介破开空间,回到灵月大陆。

  可是这是在绝灵界,她很难修行,自己的小世界也进不去了,灵泉水也只剩三瓶,难道,自己回不去了吗?

  突然,她脑子里闪过万灵诀。对了,万灵诀第一层是可以在灵气十分稀缺的地方吸收灵气的,说不定在这绝灵界也可以,她大喜过望,准备开始修习万灵诀。

  “咚咚咚。”门响了,打断了慕寒伊。

  “姑娘,殿下让你过去一下,说是要给你安排活计。”

  慕寒伊心里十分不爽,她差点忘了,她现在是丫鬟。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知道了,我稍后就过去。”

  脚步声渐远。

  慕寒伊只有暂时放下修习万灵诀的打算。收拾了一番,前往玄君寒的寝殿。

  慕寒伊猛的推开玄君寒的房门,把正在作画的玄君寒吓了一跳。

  “怎的如此粗鲁?”玄君寒放下手中的画笔,玩味的看着慕寒伊。

  慕寒伊满脸不耐。

  “说吧,到底有何吩咐。”

  玄君寒轻笑了一下,眉眼间闪烁着夺目的色彩。

  慕寒伊不禁愣了一下。

  “小伊不必如此紧张,本皇子又不会为难你。”

  “不为难我还让我当丫鬟?哼。”

  慕寒伊不满的白了他一眼。

  玄君寒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她对这件事这么耿耿于怀,他也并非想真的想让她当丫鬟,只是找个借口把她留在府中罢了。他这些天也派人去打听过慕寒伊的身份,可是一无所获,好像是凭空就出现了这么一个人。还有她的个性,十分独特,在北御,除了他的胞妹玄清如,还没有一个女子用这样的态度来对他过,谁不是一看见他就犯花痴,若是他让那些女子来他府中当丫鬟,她们怕是挤破了头也要进来。

  玄君寒看着慕寒伊的眼睛,她脸上的伤口被白纱遮住了,只留出一双动人心魄的双眼,虽然一头白发,却看不出有一丝的违和感。若是没有那道疤,还不知是怎样的倾世容颜。

  慕寒伊见他盯着自己,也不说话,以为他生气了,好歹是个身份尊贵的皇子,自己却总是各种给他脸色看。她不由的放软了语气。

  “皇子殿下,有事就快吩咐吧,我很忙的。”

  玄君寒无奈的笑了笑,这女子,怎么总是一身刺。

  “是这样,过几日就是秋猎了,有不少皇子要去围场狩猎,想问下小伊有没有兴趣和本皇子同行?”

  “秋猎?”慕寒伊脑中浮现出画面,皇子们骑着马狩猎,一群王公大臣之女站在一旁犯着花痴…

  慕寒伊摇摇头。

  “不去不去,没意思。”

  “没意思?小伊你不是我们北御国之人吧?谁不知道我们北御国个个骁勇善战,就连闺阁女子都会骑马射箭,莫不是小伊不会骑马?不敢去?”玄君寒挑了挑眉,挑衅的看着慕寒伊。

  “怕?笑话,不就是骑马射箭吗?去就去!”慕寒伊被玄君寒的话语所激,一口应下。不就是骑马吗?她又不是没骑过,骑的还是飞马。

  玄君寒见她答应了,得逞的笑了笑。

  “那没事了,你出去吧,这几日你可以好好歇着。”

  慕寒伊也没行礼,嗯了一声,就走出了房门,还把房门砰一声关上。

  玄君寒摇摇头,这女子,还真是有点意思。

  慕寒伊回到房间,想要继续修行万灵诀,可是怎么也静不下心来。脑中总浮现出轩辕凛的模样,她有些烦躁的拿出了祭心,开始弹奏起来。

  一曲相思愁断肠,慕寒伊心口位置又传来了隐隐痛感。她闭上了双眼,任由悲凉之意将自己包裹着住。

  远远的,玄君寒听到了琴声,他怔怔的看着窗外,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很快,就到了秋猎的日子。

  慕寒伊换了一身劲装,将一头白发高高的束在了脑后。她没有蒙面,任由那条丑陋的疤痕暴露在外。

  玄君寒看着从远处走来的慕寒伊,虽脸上的结痂脱落,留下了一道肉粉色的疤痕,可是他一点也不觉得难看,反而有一种英气十足的感觉,就像是从战场归来的女将军,让人肃然起敬。

  慕寒伊见玄君寒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她,也不扭捏,一扬发,拂开裙摆就跳上了马车,坐在了车沿上。

  一位随从不满的看了一眼慕寒伊。

  “殿下,她也太没规律了。”

  玄君寒摆了摆手,轻笑了一下。

  “随她吧,这样的性子,挺好。”

  随从摇摇头,不理解为何从不近女色的七皇子殿下会对一个容貌尽毁的女子如此宽容。难不成真如那日的流言一般,他曾负了她?他马上摇了摇头,停止了自己荒谬的想法,他们的七殿下一向洁身自好,必不能做出如此不堪之事。

  “小伊,为何不坐到马车里去?”

  “不必了,我只是个丫鬟而已,哪有资格和皇子殿下同坐一辆马车,请吧,殿下。”慕寒伊错过身,将车帘撩开。

  玄君寒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跃上了马车,坐到了车厢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