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穿越之觅心记 > 一百五十四章 为玄君寒疗伤
 
  慕寒伊撇了撇嘴,翻了个白眼看着玄君寒,到底是谁在逞能,自己都受了不轻的伤了,还往上冲。可是,自己应该用什么去攻击这些人呢,法术肯定是不行的,要不用祭心,自己只用一成灵气,在他们看来,应该只是用琴音在驱使琴音制敌吧,这样的功夫,电视剧里不也常演的吗?

  慕寒伊转身往森林处走去,她要在无人的地方将祭心拿出,若是让他们看见自己凭空变出一把琴,怕是要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玄君寒见慕寒伊走了,放下心来,他眼神一凛,爆发出浑厚的内力,剑光一闪,就刺中了其中一名黑衣人,那名黑衣人倒下了。另外几名黑衣人见同伴倒下了,也被激发了斗志,若是完不成任务,他们的下场也是一样的。

  “哧。”玄君寒身上又多了一道伤口。

  鲜血已经将他一身白衣染红,他已经有些筋疲力竭,他退后几步,捂住了伤口,肩上的箭伤也让他左手再无力气。

  “七殿下,别再挣扎了,那只会让你更痛苦。”

  黑衣人阴冷的看着玄君寒,想要给他致命一击。

  突然,玄君寒身后传来一阵悠扬而婉转的琴音。众人纷纷看去,原来是慕寒伊,抱着一把琴,对他们弹拨着。

  黑衣人嗤之以鼻。

  “怎么,知道逃不掉了,弹奏为他送行吗?哈哈哈。。”

  可是,笑声才刚传出来,他们就被一阵强大的力量震飞出去,重重的跌到了地上,并吐出一口鲜血。

  在暗处的弓箭手见状,也急了,连忙对着慕寒伊射出几发箭。

  就见慕寒伊手指轻轻动了几下,琴音传出,那几支箭竟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在空中,并弹了回去,掉到了草丛里。

  那几名黑衣人惊呆了,没想到这个女子内力如此强大,竟可以用琴音来制敌,他们挣扎着爬起身想逃。

  慕寒伊放下了手中的琴,拉起弓,咻咻咻,三支箭飞快的射了出去,正中那几名黑衣人的后背,那几名黑衣人瞬间倒了下去,死了。

  躲在暗处的黑衣人吓坏了,赶紧转身逃走了。

  慕寒伊也不想去追,她快步上前,关心玄君寒。

  “玄君寒,你没事吧?”

  玄君寒也没想到,到最后竟是慕寒伊救了他,而且她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内力,连他都惊叹不已。能以内力驱动琴音制敌的人极少,至少他从没见过。真没想到她竟然深藏不露。

  他虚弱的看着慕寒伊。

  “我没事。”说完,便捂着伤口倒了下去,他再也坚持不住了,他身上本就有箭伤,又和黑衣人战斗了许久,伤口早已崩裂。

  “玄君寒!”

  慕寒伊扶住了他,她将玄君寒放在地上,静静的看着身受重伤的玄君寒,心里有些复杂。想想,玄君寒也不算太讨厌,虽让自己当丫鬟,但从来也没让她做过丫鬟的活,反而还诸多照顾她,维护她。就在刚才,他还让自己先走,自己一个人面对着危险。她看着他因失血过多而显得苍白的面容,心中微动。

  慕寒伊释放出神识探寻四周,她发现在不远处有个小小的山洞。那还是将玄君寒移到那边去为他疗伤吧。在此处若是被人发现了,也懒得解释。

  慕寒伊艰难的扶起了玄君寒,往山洞方向走去。

  山洞中。

  慕寒伊从乾坤袋中掏出一把灵匕,轻轻割断了箭头。然后握住箭尾,猛的拔出了箭。顿时血流如注。

  慕寒伊皱了皱眉头,她差点忘了,玄君寒只是个凡人,经不起这样大量的流血。她连忙撕开他肩膀处的衣服,露出了伤口,伤口外翻着,很是狰狞。

  慕寒伊思索了两息功夫,从乾坤袋中掏出了一瓶灵泉水,打开瓶封,往玄君寒的箭伤处倒去。那伤口在刚接触到灵泉水的时候就不再流血了,伤口也慢慢显得不再那么狰狞。

  慕寒伊赶紧收起灵泉水。有些心疼。就剩三瓶灵泉水了,现在还用了小半瓶,她之后还要靠这灵泉水来修行的。若是不够用,那她很有可能就回不去了。看来,得赶紧开始修习万灵诀了。

  慕寒伊探了探乾坤袋,没有可以用来给玄君寒包扎的东西。她只有从衣摆处撕下几块布条,小心的给玄君寒包扎肩膀。然后她索性将玄君寒的衣服全都褪下,露出了上半身。见他身上还有不少剑伤,她叹了口气。从乾坤袋掏出一瓶灵药,撒在他的伤口上,再轻轻的将那些伤口包扎好。

  慕寒伊见他还未醒,又释放出灵气,探入他的体内,为他疗伤。灵气滋养着玄君寒的经脉,很快就修复了他受伤的经脉。

  玄君寒在昏迷中只隐隐觉得有人脱了自己的衣服,替自己包扎伤口,还用内力替自己疗伤,一股暖流传遍全身,让他无比的舒适。他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慕寒伊见玄君寒悠悠转醒,赶忙收起了灵气,退到了一旁,坐下。

  玄君寒坐起身,见自己的赤裸着上身,伤口都用慕寒伊撕破的衣衫包扎好了,而且自己受的内伤,好像也好了。

  “谢谢你,救了我。”玄君寒看着慕寒伊,缓缓开口。

  慕寒伊偷偷瞄了一眼他胸口结实的肌肉,咽了一口唾沫,把脸别到了一边。

  “小事一桩,你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吧。”

  玄君寒看着慕寒伊微微发红的脸,笑了笑。

  “好。”

  他赶紧起身将衣服穿好。然后对慕寒伊开口道。

  “小伊,我一直没有问过你,你究竟是什么人?来自何处?你不是我们北御国之人吧?”

  慕寒伊转过头看着玄君寒。

  “之前你没问,现在,可不可以也不问?但是我确实不是你们北御国之人,至于我来自哪里,我不想说,你只需知道,我不会害你,也不会做出对你们北御不利之事就可以了,不是吗?”

  玄君寒盯着慕寒伊的眼睛,她眼里总有抹不去的哀伤,她总是把自己包裹起来,对人有着强烈的防备感。他感觉的到她身上有无数的秘密。可是现在,她至少愿意对他说出一点点。

  “好,你不想说,我就不问。”

  慕寒伊突然就泪目了,她转过头,不让玄君寒看到自己差点掉下的眼泪。

  同样的话,师兄曾对她说过,可是她伤害了师兄,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他。也不知道奈笙师兄现在还好吗?有没有好好活着?没有去为她报仇吧?他不是简羽仙的对手,而且,轩辕凛也不会允许师兄伤害简羽仙把?毕竟,是简羽仙让轩辕凛知道了真相,没有再继续受到她的蒙骗。

  她伸手抹了抹泪。

  其实,在慕寒伊转过头之前,玄君寒就已经看见了她眼里的莹光。他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思绪飘远,还偷偷的抹了抹泪,他心里有些莫名的难受,他有种想将她拥入怀中安慰的冲动。可是他忍住了。这样耀眼的女子,究竟是什么人,忍心伤她至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